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八章 走来

      “谈?”
  
      秦然笑了。.
  
      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
  
      是吝啬鬼看到了一座无主金矿的笑容。
  
      “你拿什么谈?”
  
      秦然缓缓的问道。
  
      “我会给你意想不到的好处!”
  
      “我的知识,我的收藏,都可以给你!”
  
      对方迫切的说道。
  
      但秦然却是摇了摇头。
  
      “不要用这样空洞话语来搪塞我,也不要拿看不到的东西来诱.惑我!”
  
      “我需要的是,真实的,具体的,能够看到的利益!”
  
      “听明白了吗?”
  
      “你好好的思考一下,我希望当我再次出现在这里的时候,你已经拿出了足够打动我的东西。”
  
      说着,秦然扯过一具死尸的上衣,将两个盒子包裹后,拿了起来,转身就走。
  
      秦然丝毫没有理会耳边传来的喊话声。
  
      因为,秦然知道,拖得越久,对他来说就越有利。
  
      一个被囚禁许久的囚徒,最煎熬的是什么时候?
  
      并不是暗无天日的囚禁生涯。
  
      而是在得知了有希望离开后,还必须要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下去。
  
      这样的滋味,是无比难受的。
  
      秦然有把握,只需要几天的时间,昂西兰科就会拿出真正的诚意来。
  
      同样的,他也需要几天的安排来应对昂西兰科。
  
      秦然可没有天真到,认为他在和一个神灵发生了诸多的冲突后,还有和平收场的可能。
  
      哪怕是复生的神灵也一样。
  
      对方是神灵的本质不会变。
  
      对方一旦脱困了,必然就是一场战斗的开始。
  
      所以,秦然必须要准备一些东西。
  
      至少,他要创造足够多的有利条件。
  
      而除去这两个原因外,就是……
  
      那些被瘟疫感染的人,快要撑不住了。
  
      对于这些城门失火,被殃及池鱼的无辜人,秦然心底有着歉意。
  
      在举手之劳的范畴中,他不介意给予对方帮助。
  
      ……
  
      “医生!医生!”
  
      小女孩清脆的呼喊声中,充斥着焦急、惊慌和恐惧。
  
      在她的身边,她的母亲早已陷入昏迷,脸上、手上更是出现了一块块青黑色的斑纹,而她的父亲也在刚刚昏倒了。
  
      仅留下小女孩一人在原地。
  
      穿梭在人群中的欧普迅速的注意到了小女孩这边糟糕的情形。
  
      即使是在诸多感染瘟疫的病患中,小女孩这样的情形也是极为罕见的。
  
      欧普快速的走了过来。
  
      “孩子,别担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曾在老修女那里学习到医术的欧普安慰着女孩,声音轻柔,面容和蔼,与老修女一脉相承。
  
      “他们会好吗?”
  
      女孩询问道。
  
      “会的!”
  
      “我向你保证!”
  
      欧普用力的点了点头,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的可靠。
  
      但是在欧普的双眼中,却是浓浓的担忧。
  
      对未来的担忧。
  
      对生命逝去的担忧。
  
      他不知道那位的计划会不会成功,但他知道,再过一会儿,这里将会出现大面积的死亡。
  
      瘟疫传播的速度比他想象中的要快。
  
      而致命性,更是远超他的想象。
  
      就算他想尽了办法,也只能是稍微抑制一点瘟疫传播的速度。
  
      治愈?
  
      那是不可能了。
  
      “孩子,来,和我到那边去!”
  
      “你需要充足的睡眠,当你一觉睡醒后,你的父亲和母亲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欧普安慰着女孩。
  
      可就在话音落下的时候
  
      噗!
  
      女孩母亲手上、脸上的青黑色斑纹就这么爆裂开来。
  
      里面腥臭的液体四散飞溅。
  
      欧普一把将女孩.抱.在了.怀.中,以自己的后背阻挡着满是瘟疫的液体。
  
      嗤嗤嗤!
  
      腐蚀出现了。
  
      ‘乌鸦服’在那腥臭的液体下毫无作用。
  
      满是瘟疫的液体渗入了欧普背部的肌肤。
  
      欧普一把推开了女孩。
  
      “孩子,离我远一点!”
  
      “来个人,照顾一下这个孩子!”
  
      欧普大声的喊着,周围的同事。
  
      又一个穿着‘乌鸦服’的医生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哭喊的女孩。
  
      “欧普,你怎么样……”
  
      “别过来!”
  
      “我被感染了!”
  
      面对着搀扶自己的医生,欧普快速的一摆手,他直接脱下了‘乌鸦服’。
  
      它,没用了。
  
      瞬间,清爽的夜风扑面而来。
  
      欧普深深的吸了口气。
  
      “需要用‘那个’了。”
  
      他这样的说道,指了指早就准备好的火油桶。
  
      “欧普!”
  
      “事情还没……”
  
      ‘乌鸦服’下传来了女性的声音。
  
      “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糟糕!”
  
      “以现在的手段根本无法克制瘟疫的传播,只剩下这一步了……将病患集中起来,我这个刽子手需要和他们一起先行了至少,这能够让我们坚持更多的时间,这段时间内希望老师能够清醒过来,只有她能够解决这次的瘟疫了。”
  
      欧普打断了对方的话语,向着火油桶走去。
  
      病患被集中了。
  
      扭开了火油桶的欧普,将火油倒在周围后,将自己从头到脚的淋了一遍,接着,拿起了还未点燃的火把。
  
      看着欧普的动作,抱着女孩的女医生哭出了声。
  
      “晨曦女神,您看到了这一切吗?”
  
      “请求您怜悯欧普吧!”
  
      “他不应该承担这样的痛苦!”
  
      女医生哽咽的道。
  
      被抱在怀中的女孩在这个时候突然的挣脱了女医生的怀抱,冲入了火油浸湿的范围,冲到了她的父亲、母亲身边。
  
      对于孩子来说。
  
      还有什么是比父母更重要的呢。
  
      生死。
  
      对他们来说不重要。
  
      远远比不上父母。
  
      看着身边爬在昏迷的父母身上哭泣的女孩,欧普点火的动作一僵。
  
      “神啊,您是多么的残忍!”
  
      周围的医生、被感染瘟疫者的家属们更是连连惊呼。
  
      “神啊!”
  
      “求您让一切回归正常吧!”
  
      “我们不希望看到地狱!”
  
      祈求声此起彼伏。
  
      杂乱无章。
  
      却又彼此一致。
  
      它们汇聚在一起,化为了最初的念头:善。
  
      善,聚集着悲悯、仁慈。
  
      聚集着世间的美好。
  
      也让眼前的一切看起来越发的残忍。
  
      僵直的欧普最终选择了点燃火把。
  
      因为,身为医生的他很清楚,这样做才是对的。
  
      “抱歉!”
  
      “如果有来生的话,我愿意向你赔罪!”
  
      欧普看着小女孩说道。
  
      然后,他最后一次注视着自己所在的人间。
  
      火把落下。
  
      但,大火并没有出现。
  
      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了
  
      “地狱本就不该在人间。”
  
      “烈焰归属地狱。”
  
      “光,则来自人间。”
  
      话音落下,一束耀眼的光辉刺破了黑暗的夜空,照耀着整个圣保罗学校。
  
      秦然迈步,从光中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