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必然的没落
几分钟后,一大群人从庄园内走出。
  
  其中大部分都是惶恐不安,仅有少数几人带着能够被称之为敌意的眼神。
  
  不过,就算是这几个人,当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也是慌张的低下头,再也不敢抬起头来。
  
  眼前的一幕,告知着秦然维恩家族的没落是不可避免了。
  
  事实上,也是如此。
  
  当警长约翰说出要搜查维恩庄园时,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敢反对的,就这么让秦然、约翰堂而皇之的走进了庄园。
  
  并且,一进入备用的大厅,那个中年人就推着一辆小车走了过来。
  
  小车类似餐车,但上面装着的却不是食物。
  
  而是……
  
  黄金和钱币。
  
  在将盖着的布子拿开后,整块整块的金砖和一摞摞厚厚的钱币印入了秦然、约翰的眼帘。
  
  警长一愣。
  
  秦然却保持着淡然。
  
  在被带入这里,且屏退众人,仅剩下他们三人的时候,秦然就猜到了对方想要干什么了。
  
  曾经的晨曦教会也这样做过。
  
  面对着维恩家族人数众多的联军,一辆装有黄金、宝石的车子,由那位老修女推着走进了军营。
  
  然后,换来了‘和平’。
  
  现在,就是一次重演。
  
  不过,双方扮演的角色却互换了位置。
  
  本该是十分有趣的一幕。
  
  秦然心里却提不起一丁点兴趣。
  
  尤其是面对对他完全无用的黄金、纸币时,更是如此。
  
  所以,他摇了摇头。
  
  但那位中年人明显误会了秦然的意思。
  
  “殿、殿下请您宽限数日,我们一定会凑足让您满意的价码!”
  
  对方咬了咬牙后说道。
  
  “我需要的不是这些!”
  
  “不是黄金、钱币,而是曾经被维恩家族拿走的书籍、卷轴、记录的文本——那些本该是晨曦教会的东西。”
  
  “我现在只是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秦然强调着。
  
  中年人一愣。
  
  显然,他没有想到秦然竟然会要这些东西。
  
  “请您稍等!”
  
  中年人说着,就飞快的推着车子离开了,比来时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呼!”
  
  “真的是太诱.惑了!”
  
  约翰在对方消失不见后,长长的出了口气,然后,用十分敬佩的目光看着秦然。
  
  他可以发誓,在面对那些金子、纸币的时候,秦然是一丁点儿的变化都没有,即使是呼吸都没有急促一下。
  
  “‘神子’都像你这样的无欲无求吗?”
  
  约翰好奇的问道。
  
  “那是因为没有见到想要的东西。”
  
  秦然这样的说道。
  
  然后,目光就看向了走廊的尽头。
  
  秦然已经听到了脚步声。
  
  不是一人,而是很多人。
  
  下一刻,三十几个人组成的队伍就出现了,有男有女,都是之前见过的,他们每一个都是捧着厚厚的一摞书籍。
  
  再将这些书籍放在秦然面前后,这些人纷纷退去。
  
  惊慌依旧,可那几个人眼中仅存的敌意却没了。
  
  无疑,相较于金子、钱币,这些书在他们的眼中没有任何的价值。
  
  可在秦然眼中,却是千金不换。
  
  秦然弯着腰细细的检查这些书籍,片刻后,才满意的停止了腰。
  
  纸张的年代久远。
  
  略微翻看中既有着称颂晨曦女神的祷词,也有着一些秘闻记录。
  
  普通人看起来荒诞不羁,但这就是秦然想要的。
  
  当然,秦然想要的远远不止这些。
  
  “这是我们收藏中所有关于晨曦教会的书籍。”
  
  中年人说道。
  
  “很好!”
  
  “请让人将这些书籍装上马车……能够借我一辆马车吗?”
  
  秦然点了点头道。
  
  “马上为您安排!”
  
  对于秦然的要求,中年人不会,也不敢拒绝,马上就答应下来。
  
  要知道,眼前的状况比他们想象中的好了无数倍。
  
  仅仅是付出一些书籍就获得了平安,这是在秦然到来前,他们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还有!”
  
  “请派人带我去凯特利的墓地。”
  
  秦然叫住了马上就要离开的对方。
  
  被叫住的中年人先是心底一颤,不过,在听到了秦然的要求后,立刻就松了口气。
  
  凯特利虽然之前是继承人,但已经死了。
  
  死了的继承人对于现在的维恩家族来说,那就是完全不重要的。
  
  中年人在安排了马车后,就亲自带着秦然走向了凯特利的墓地。
  
  或者准确的说是:维恩家族的墓园。
  
  就在距离庄园不远的地方,一处山坡的下面。
  
  墓园由两个老人看管,在看到中年人后,马上就按照吩咐打开了墓园的大门,秦然跟在对方身后,迈步而入。
  
  “殿下,就是这里。”
  
  中年人指着一个墓碑说道。
  
  和其它普通族人的一个墓碑和一个深入地下墓穴不同。
  
  凯特利的墓室就在墓碑后,是一个位于地面上的墓室,在整个墓园中,大约有三个这样的墓室。
  
  其中,凯特利的这个墓室最小。
  
  目测长有5米,宽3米,高2米,每一面的外墙上都篆刻着属于维恩家族的徽章、花纹。
  
  “那两座是前任两位族长的。”
  
  看到秦然打量的目光,中年人解释着。
  
  秦然没有出声理会。
  
  在进入墓园后,秦然就进入了【追踪】的视野,他在寻找着凯特利留下的痕迹。
  
  对方是一个‘死人’,根本不会留在庄园内。
  
  就算庄园内有着密室之类的房间,连带上‘复兴会’的那些人进进出出也是会极为显眼的。
  
  而在整个维恩庄园内,还有哪里是比这里更加不惹人注意的?
  
  特别是一到夜深人静,就算这里发生了什么,也不会有人愿意来查看的。
  
  你指望守墓人?
  
  在看到那两人的年纪时,任何人都不会抱有期望。
  
  很快的,秦然就找到了踪迹。
  
  不过,并不是在凯特利的墓室附近,而是在第一任维恩伯爵的墓室附近。
  
  “没有选择自己的墓室,也没有选择那位维恩伯爵,而是选择了第一任维恩伯爵?”
  
  秦然脸上浮现了诧异。
  
  心底则出现了一两个猜测。
  
  因为,秦然相信凯特利这样的选择必然是有着自己的理由。
  
  至于是什么?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不过,在此之前,还需要解决点麻烦。
  
  秦然转头看向墓园的一角,眼神凌厉如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