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七章 来袭
    秦然一脸的不可思议。
  
      阴影教会,虽然很少听老修女说起,但是这并不代表秦然不知道阴影教会在眼前副本世界的影响力。
  
      在教会统治的年代,光明教会之所以不是一家独大,就是因为阴影教会的存在。
  
      双方因为某些教义的缘故,天然就是敌人。
  
      再加上双方从不缺少狂信者,明争暗斗更是层出不穷。
  
      只是……
  
      阴影教会源自晨曦教会,还是让秦然感到了匪夷所思。
  
      “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秦然愣了两秒后,给予了这样的评价。
  
      “相信我,你不是第一个惊讶的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阴影教会最初只是一位晨曦骑士的理念:‘以阴影守护信徒!’,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理念被不断的认可、展,尤其是经历了数次‘圣战’后,面对无辜死去的信徒,很多晨曦骑士无法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所以,他们选择了更极端的方式。”
  
      老修女带着善意的笑容,娓娓道来。
  
      “因此,贡兰森才有这出色的潜行技巧?”
  
      秦然想到了初见时,那位老骑士的表现。
  
      “嗯。”
  
      “不过,贡兰森并不出色,至少和真正的阴影骑士相比较,只是普通级别,你看过贡兰森的笔记,对【暗之匿行术】有印象吗?”
  
      面对着老修女的问题,秦然立刻点了点头。
  
      对于笔记上,唯一名字完整的秘术,他怎么会没有印象。
  
      “当把【暗之匿行术】修炼到最高程度时,可以穿梭阴影。”
  
      老修女的描述,立刻让秦然瞪大了双眼。
  
      穿梭阴影?
  
      拥有着凡级别【潜行】,且体验过凡之上【潜行】的秦然,十分清楚【潜行】这项基础技能进入到凡之后的可怕。
  
      更加不用说是穿梭阴影了。
  
      一旦使用这样的能力搞刺杀的事情,会生什么?
  
      你能够想象明明前一刻走过,还没人的角落,突然在你经过后,出现一把浸毒匕,无声无息刺向后背的恐怖吗?
  
      就算防御过人也是无用的。
  
      而且,秦然十分肯定,阴影教会必然有着与之相匹配的手段。
  
      那些被涂抹的秘术名字足以说明一切。
  
      在这些秘术的组合下,被刺杀者恐怕到死都不知道生了什么。
  
      “贡兰森笔记本上被涂改的秘术,都是源自阴影教会?”
  
      秦然为了确定心中所想,再次开口问道。
  
      “一部分是,一部分不是。”
  
      “一些事情,我无法向你坦白,还是交由返回的贡兰森告知你一切吧。”
  
      老修女面带歉意的看着秦然。
  
      “不,莫妮修女,您告知我的已经够多了。”
  
      秦然立刻摆了摆手,然后,面带疑惑的问道:“有着阴影教会的那些阴影骑士,5o年前的战争?”
  
      “你在好奇阴影骑士们为什么不出手?”
  
      “嗯!”
  
      “有着一群能够穿梭阴影的顶尖刺客,我很难想象当时的贵族们是怎么获得胜利的。”
  
      秦然如实的说道。
  
      这是他最为不解的。
  
      因为,他想象不出那些贵族们是怎么保证自己安全的。
  
      或者说,贵族们是怎么应对阴影教会的。
  
      “假如阴影教会真的加入了战争,也许真的可以改变5o年前的那场战争,可是在战争爆前的六个月,阴影教会就向所有教会出了密信,称他们因为‘神的旨意’需要离开,归来之期不定。”
  
      老修女面带苦涩的叹息着。
  
      没有谁,比这位老修女深知阴影教会的强大。
  
      也正因为这样,老修女的苦涩才越的无奈。
  
      “‘神的旨意’?”
  
      秦然一皱眉。
  
      对于这种巧合,他自内心的不相信。
  
      “离开了晨曦女神的他们信奉着‘阴影之主’——那是一位中立的神灵,而且,与晨曦女神有着相当默契的关系,也因此,阴影教会建立的时候,得到了晨曦教会的全力支持,而不是动‘圣战’。”
  
      老修女告知着秦然更多的秘闻。
  
      “您确定阴影教会的主教和那些阴影骑士还……”
  
      ‘活着’两个字秦然没有说出,但意思却在明显不过了。
  
      “我无法确定。”
  
      “但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会让他们丧命,虽然我们称呼是主教,但实质上,那位就是教皇,一位强大的可以媲美现在万人军队的存在,还有二十位阴影骑士,每一个都是令人心悸的强者,当他们在一起时,我不认为谁能够威胁到他们,更何况那份旨意,确实带着神灵的气息。”
  
      老修女这样的说道。
  
      “是这样吗?”
  
      秦然没有再反对。
  
      只是眉头越皱越紧。
  
      ……
  
      某处以黄金、宝石为装饰的宫殿内。
  
      一位身披红色主教服的中年男子跪倒在那高大到需要宫殿单独制造一个穹顶,才能够容纳的神像前,低声的祷告着。
  
      巨大的宫殿内,只有这样的祷告声回荡。
  
      站在周围的侍卫,一片肃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出声打扰,就连呼吸声都变得极为克制。
  
      足足半个小时后,当祷告结束,中年男子站起来时,等待许久的传讯骑士,才将密信送了过来。
  
      “哦,神子?”
  
      “这个年代还会有神子降生?”
  
      看着密信上的内容,中年男子不由来了兴趣。
  
      不过,那感叹声中,却充斥着讥讽。
  
      但是随着对密信的阅读,中年男子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
  
      在密信字里行间的描述中,中年男子感受到了熟悉的东西。
  
      但他并不能够确定。
  
      可这并不妨碍他做出决定。
  
      “那家伙!”
  
      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一把就捏碎了密信。
  
      不是揉,也不是撕扯。
  
      就是手掌一握,那特制的信纸就这么的碎成了细微的纸屑。
  
      当手掌再次张开时,纸屑仿佛灰尘一般飘落。
  
      “我需要前往晨曦教会一趟。”
  
      中年男子边走边说。
  
      “是,主教大人。”
  
      一旁的骑士躬身领命。
  
      十几分钟后,一艘糅合着科技萌芽,但更多却是炼金工艺的飞艇从宫殿中升空了。
  
      以远奔马的度,向着晨曦教会所在的方向而去。
  
      宫殿外围的某处阴影中,看到这一幕的老者,不由眯起了双眼。
  
      然后,迅的融入阴影中,消失不见。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