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东西
圣保罗学校新建成的藏书室内,秦然端坐在一张书桌后,细细的翻阅着手中的书籍。
  
  书桌上,挑亮的煤油灯,是整个藏书室唯一的光源。
  
  不过,这唯一的光源已经照亮了整个藏书室。
  
  毕竟,这只是藏书室,并不是图书馆。
  
  大约十五平左右的藏书室内收藏着从维恩家族拿回的书籍,还有一些是老修女根据记忆而抄录完成的笔记。
  
  五个书架和一张书桌,还有近五百本书籍,就是整个藏书室的所有。
  
  但对藏书室的安全,老修女是十分着急的,不仅安排了专人看管,而且还抽掉了三名护校队队员,轮班负责站岗。
  
  所幸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神迹’,而在校门口聚集的人群终于散去了大半。
  
  让护校队队员从繁重的任务中解脱了出来。
  
  而且,剩下的人,大都是真正虔诚的人。
  
  与这些人打交道,是十分容易沟通的。
  
  不需要太多的麻烦,只需要两三个护校队队员就足够了。
  
  大部分护校队队员关注的是人群中别有用心的人。
  
  那些人真的是太可恨了。
  
  短短三天不到,护校队队员已经抓住了不下十个小偷和意图挑起冲突的闹事者,尽管在警长约翰的配合下,这些家伙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但这些家伙就好似是田地里的杂草,怎么除也除不干净。
  
  也因此,圣保罗学校的复课时间不得不再向后推迟一周。
  
  关于这些,都是秦然在吃饭时,和艾克闲聊知道的。
  
  至于老修女?
  
  虽然老修女大部分的时间也会在藏书室,但进入了阅读状态的秦然,很难和对方闲聊。
  
  而在吃饭时,老修女每次都虔诚的进行祷告,显然也不是什么好的谈话时机。
  
  呼!
  
  将眼前的书合上,秦然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抬起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
  
  对于现在的秦然来说,不眠不休个几天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不眠不休中,还有进行阅读,那就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幸运的是,秦然是有选择性的进行查找,而不是通读所有的书籍。
  
  假如是后者,不要说是三天了,三十天都很难完成。
  
  感受着大脑传来的疲惫信息,秦然不由闭起了双眼,但嘴角却不由上翘。
  
  秦然的心情很不错。
  
  这次的收获远超他的想象。
  
  不单单是找到了他心中一直寻找的答案,还找到了【晨曦骑士锻体术】进阶的线索。
  
  没错。
  
  诚如那位光明教会的骑士所说【黎明晨曦法】已经丢失了。
  
  但是,感悟【黎明晨曦法】的地方可没有丢失。
  
  那里不仅完好无损的存在着,还近在咫尺。
  
  ‘对【黎明晨曦法】感悟毫无所得的我,选择了最初的方式:进入最初的神迹之地!’
  
  这是在一本类似笔记的书籍中找到的,源自一位不知名的晨曦骑士。
  
  晨曦教会的最初神迹之地在哪?
  
  毫无疑问,就是圣保罗教堂。
  
  而且,里面还关押着一个复生的‘瘟疫之神’。
  
  秦然从没有想到这里会和【黎明晨曦法】有关联。
  
  或许希望有些渺茫,但秦然不介意试试。
  
  更何况,他本身就要和那位‘瘟疫之神’谈一谈。
  
  假如对方真的知道什么的话……
  
  那就真的是大收获了。
  
  当然了,秦然没有因此而兴冲冲的冲进圣保罗教堂内,他还有一两件事情,需要证实一下。
  
  ……
  
  关押俘虏的地窖内,在维恩庄园墓地内被秦然抓住的俘虏没有受到任何的拷问。
  
  因为,对方在从昏迷中醒来后就成了一个傻子。
  
  不是伪装的那种。
  
  除去知道吃喝睡觉外,就只知道傻兮兮的笑着,说着一些不着边际,其他人根本无法听懂的话语。
  
  不过,就在秦然进入到这里后,本来一副傻子模样的俘虏,立刻双眼变得浑浊起来,嘴里的自言自语,也变得条理清晰起来。
  
  “数日不见,2567。”
  
  “你看起来状态不太好。”
  
  对方问候着秦然。
  
  “嗯,你知道的,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秦然模棱两可的说道。
  
  “感受到光明教会的盛气凌人了?”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还是小觑他们了!”
  
  “那位现任主教阁下已经出发来这里了,按照时间,很快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到了那个时候,你才会明白之前光明教会的骑士是多么的谦逊有礼。”
  
  对方轻笑了两声,缓缓的说道。
  
  “我期待着。”
  
  秦然故作傲然的说道。
  
  在那位光明教会的骑士最近没有再次出现后,秦然就猜到了光明教会有着有什么样的打算。
  
  无非是重新谋划或者等待命令。
  
  而以当时他狠狠教训了对方一顿的情形,无疑后者的可能性直线拔高。
  
  关乎到一次‘复兴’的机会,可不是一个骑士头领能够决定的。
  
  更高身份的人出现,是理所应当的。
  
  “神子的骄傲让你变得目空一切了!”
  
  “2567你应该更加清醒的判断眼前的局势,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
  
  “我希望帮助你,同样的也希望你帮助我,我们是互利互惠的!”
  
  对方摇了摇头,发出了一声叹息。
  
  “互利互惠?”
  
  “我可没有看到!”
  
  只是一个藏头露尾,连真正身份都不敢显露的家伙。”
  
  秦然讥笑一声。
  
  “我的真正身份,我会在一个适当的时机告诉你,但不是现在。”
  
  “但就算我没有显露真正的身份,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合作,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会给予你相应的帮助。”
  
  “请收起你讥讽的神情,我不是无的放矢你可以前往后十字街墓园,在署名肯特的墓碑下,有着我给你的东西。”
  
  说完,对方再一次的消失了。
  
  俘虏又变成了傻兮兮的模样。
  
  扫了一眼俘虏,秦然转身向外走去。
  
  当离开了地窖,甚至是走出了那一块范围后,秦然都是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
  
  可在秦然的心底,却是冷笑连连。
  
  他越发的肯定对方想要干什么了。
  
  不过,同样好奇,对方会给他留下什么东西,来对付一位名为主教,实际为教皇的人物。
  
  秦然脚步未停,径直的前往了后十字街墓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