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二章 真假
“随你的心意。”
  
  老人面对着那位主教的问话,漫不经心的一点头,仿佛对方说的就是一些平常的琐碎般。
  
  “那我称呼您为维恩伯爵吧。”
  
  “毕竟,在您设计陷害了晨曦骑士团、阴影教会后,我再称呼您为陛下的话,就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那位主教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又一次的发出了叹息声。
  
  “在见到您之前,我愤怒、疑惑。”
  
  “愤怒您的背叛。”
  
  “疑惑您的失败。”
  
  “可没有想到见到您之后我却变得豁然开朗——虽然您是带领着教会的教士团伏击阴影教会的,但是想必阴影教会也给您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伤势吧?”
  
  “这样的伤势不仅让您转换身份席卷天下的计划泡汤了,还不得不假死,苟延残喘在世间,为他人做了嫁衣……”
  
  “说实话,见到这样的您,我剩下的就是可怜了。”
  
  话语间,那位主教的双眼中浮现了怜悯。
  
  “是啊,意外总是会发生。”
  
  “我制定了‘神灵’计划,它也成功了,可结果:我却不是最终的受益者。”
  
  “这么多年来,我自己一想到这件事也会感觉自己太傻了,傻到竟然会选择相信他人,你说对不对,我的弟子?”
  
  初代维恩伯爵微笑道。
  
  “嗯。”
  
  “一切都是您教导有方。”
  
  那位主教点了点头。
  
  接着,就是一阵沉默。
  
  双方一个悬浮高空,一个漂浮半空,就这么的对视着,炙热的阳光遍散而下,光芒照耀,让那些远远观战的人不由双眼一眯。
  
  而就在这一眯的瞬间,初代维恩伯爵就消失在了原地。
  
  下意识的,所有人一抬头,看向了高空。
  
  在那位主教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
  
  无声无息,包裹着白灰绿三杂色光芒的长剑,就这样的刺向了那位主教,可却被一柄金色的长剑所阻拦。
  
  锵!
  
  两柄光芒组成的长剑,相互碰撞,发出了宛如金属长剑般的响声,但爆出的却不是火星子,而是一道道异样的气劲,仿佛火花一般飘落在地,发出一声声爆响,让那片大地仿佛被轰炸了一般。
  
  嘎吱吱!
  
  两柄交织的光剑,抵死相交,很明显金色的长剑占据着绝对的上风,仅靠一只手就抵挡了对方双手持剑的主教轻声说着。
  
  “老师,您真的老了。”
  
  “竟然做出了这样浅显的攻击……”
  
  “就让做为弟子的我,送您一程吧。”
  
  话音落下,那位主教空着的另一只手中,金色光辉暴涨,又一柄光剑出现了,且直刺初代维恩伯爵。
  
  噗!
  
  剑刃穿透血肉的响声。
  
  那位主教胸前凸出了一截剑刃。
  
  白灰绿三色沾染着鲜血,异常的刺眼。
  
  而金色长剑距离初代维恩伯爵还有一指的距离。
  
  那位主教低头看了看凸出的剑刃,面容惊讶。
  
  “当初你在背后刺我一剑,我现在还给你,你在惊讶我是怎么做到的?”
  
  “放心吧!”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初代维恩伯爵笑着。
  
  从背后刺穿那位主教的光剑开始炸裂。
  
  只是……
  
  那位主教根本没有任何事情。
  
  胸膛是被炸穿了。
  
  甚至前后通透,可那位主教没有一点事,就连一点鲜血都没有流出来,仅有一丝电火花和齿轮的卡顿。
  
  魔偶?
  
  机械?
  
  数个想法出现在了初代维恩伯爵的心底,哪怕他的身躯被金色的光剑刺穿了,灼热的高温正在焚烧也是一样。
  
  在白灰绿杂色光剑爆炸的时候,金色的光剑就爆发出了不可思议的速度,将初代维恩伯爵的胸膛刺穿了。
  
  “不愧是‘太阳’。”
  
  初代维恩伯爵赞叹着。
  
  这当然不是那位主教的力量。
  
  对方是他的弟子,对方有着什么样的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就算是过了几十年,也不可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要知道,真正的核心秘术都是他所掌握的。
  
  “是啊!”
  
  “如果没有‘太阳’的话,我连出现在老师您面前的勇气都没有,您实在是太可怕了。”
  
  “为了和您对抗,我舍弃了我的身躯,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我会以我的方式,完成老师您的愿望。”
  
  “所以,请您去死吧!”
  
  那位主教说着,更强的气息就从一旁的飞艇上传来。
  
  与之同来的还有高温!
  
  让天空扭曲。
  
  让大地干裂。
  
  让海水蒸发。
  
  无与伦比的高温化作一点光,在那位主教的手中聚集着。
  
  初代维恩狛爵被刺穿的身躯早就在高温下如同干尸,不过,并没有死亡。
  
  “有进步,值得夸赞。”
  
  初代维恩狛爵这样的说着。
  
  极为熟悉对方的那位主教心底一凛。
  
  本能的就要加快速度。
  
  但!
  
  黑暗更快。
  
  明亮的天空,呼吸间就暗了下来。
  
  太阳被一层黑幕遮挡。
  
  云朵被阴风吹散。
  
  被金色光剑刺穿的初代维恩狛爵猛地爆裂开来。
  
  一块块稀碎的蓝绿色晶石四处飞散,砸在了那位主教、飞艇身上。
  
  带着灼热高温,极具杀伤力的金色光芒在碰到蓝绿色晶石的时候,顿时崩散,溃不成军。
  
  随之而来的就是坠落!
  
  犹如一颗流星,就这么的砸在了下面的地面上。
  
  本来就深的大坑,变得更深了。
  
  但令人惊讶的是,那飞艇有着超乎想象的坚固,从高空坠落并没有破碎,只是撞碎了边缘,大部分都保留完整,就是失去了飞行的能力。
  
  与之相比,那位主教就不怎么好了。
  
  被初代维恩伯爵捏着喉咙拎在了面前。
  
  “我曾经教导过你一句话:人,一定要靠自己!”
  
  “你看起来早就忘记了。”
  
  “依靠外物得到的力量,怎么会长久?”
  
  “更何况,这些外物本来就是对我极为熟悉的,你认为我不会留下什么后手,以防万一吗?”
  
  初代维恩伯爵笑问道。
  
  “那么,您认为我会不知道?”
  
  那位主教笑得更灿烂。
  
  然后,一把抓住了初代维恩伯爵的手臂。
  
  “抓住您的本体了!”
  
  轰!
  
  话音刚落,炽白色的光芒就将两人笼罩。
  
  一条条手臂粗细的电弧肆虐。
  
  周围半径10米之内,全都是道道电弧,就如同是一个从地下爬出的闪电怪物般。
  
  一道身影迈步从阴影中走出,看着眼前的电弧,不由笑道:“很壮观吧?2567阁下。”
  
  电光闪烁间,赫然是初代维恩伯爵。
  
  此刻,对方一尘不染的看着一处阴影。
  
  下一刻,面带高傲的秦然缓步走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