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六章 凿穿
在两者无法置信的目光中,一道高大的身影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中显现。
  
  熔岩为甲,烈焰为翼。
  
  额角冲天,身带亵渎。
  
  “恶魔!”
  
  不可抑制的惊呼声中,从昂西兰科和初代维恩伯爵嘴中喊出。
  
  以两者的学识、见识和对神秘侧的诸多了解,完全可以肯定这就是恶魔。
  
  两者的大脑已经无法去猜测秦然为什么能够变化恶魔。
  
  因为,此刻充斥在他们脑海中的想法就是:逃!
  
  没错,就是逃!
  
  虽然初代维恩伯爵刚刚还鼓吹自己是人间至高,赞赏昂西兰科是复生的神灵,但真实的情况是什么?
  
  人间至高,一个没落神秘侧的人间至高。
  
  复生神灵,一个没有了神职、神格,神火都要熄灭的复生神灵。
  
  当然了,就算是这样,在他们的全盛时期,面对一个恶魔,并不困难。
  
  可现在却根本不是对手。
  
  想到这,初代维恩伯爵和昂西兰科不由对视了一眼。
  
  两者都从彼此的目光中发现了一丝惊骇。
  
  预谋!
  
  一切都是有预谋!
  
  在他们阴谋计划时,秦然也在布置着。
  
  而且,还将他们两者都装了进去。
  
  想想那个被扔进了小教堂内的‘俘虏’吧。
  
  一开始,初代维恩伯爵还能够用是秦然谨慎、小心,发现了猫腻,不愿意放弃,想要深究,或者干脆就是利用他所伪装的俘虏来向昂西兰科获取更多的筹码来安慰着自己,可现在。
  
  初代维恩伯爵发现,从那个时候起,他就踏入了秦然的算计。
  
  与昂西兰科的争夺身体和驱除邪魔的‘自.残’,不就是他落入现在这步田地的最重要原因吗?
  
  昂西兰科没有初代维恩伯爵想得多。
  
  因为,在秦然的身上,这位复生的神灵总是发现那个该死女人的影子。
  
  一样的狡诈。
  
  一样的多变。
  
  总是用假面具来迷惑每一个人。
  
  不过,一切的一切,都不重要了。
  
  最重要的是,该如何逃命。
  
  昂西兰科变化的瘟疫之兽四肢用力,巨大的身躯就向后飞去,根本没有理会粘合在飞艇上的初代维恩伯爵。
  
  而初代维恩伯爵也不慢。
  
  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飞艇几乎是在昂西兰科行动的一刻,就开始缓缓升空。
  
  不过,很显然,要比变化成瘟疫之兽的昂西兰科慢了一点。
  
  所以,初代维恩伯爵选择了‘加速’!
  
  淡金色光芒形成的套锁,悄无声息的套在了变化成瘟疫之兽的昂西兰科身上。
  
  只是……
  
  就在套锁落下的瞬间,瘟疫之兽就如同阳光下的泡沫般,啪的一声,就消失了。
  
  虚影!
  
  初代维恩伯爵脸色一沉。
  
  可紧跟着,这位初代维恩伯爵就脸色大变。
  
  一股莫大的吸力出现在飞艇下方,不仅让他的起飞变成了奢望,还改变了他的方向,让他撞向了那熊熊燃烧着的烈焰。
  
  “不!”
  
  初代维恩伯爵惊呼。
  
  可来不及了!
  
  烈焰中,那高大的身影展开了双翼。
  
  呼!
  
  灼热的狂风,席卷大地。
  
  秘法符文在双翼上闪烁不止,极度危险的感觉化作一片死亡阴影压在了初代维恩伯爵心头。
  
  初代维恩伯爵拼尽全力的构筑着防御。
  
  但本就是受损的飞艇,就算是初代维恩伯爵拼尽全力又能够怎么样?
  
  面对着袭来的烈焰冲击波,那防御真的是脆薄如纸。
  
  轰!
  
  烈焰以摧枯拉朽的姿态吞噬了飞艇。
  
  光明教会传承的武器‘太阳’,就这样在恶魔的烈焰中迅速崩溃离析,化为了火焰的燃料,附着在飞艇上的初代维恩伯爵更是首当其冲。
  
  那大半颗头颅焦黑、枯萎,不一会儿就化为了飞灰,再也没有了复生的可能。
  
  “白痴!”
  
  看着这一幕,昂西兰科冷笑出声。
  
  这位复生的神灵,不介意别人的算计。
  
  同样的,可乐意于算计别人。
  
  被算计到,只能说是对方太蠢了而已。
  
  就好似那些相信了他的话语,认为可以一步登天的傻子。
  
  如果真的能够一步登天的话,它还会被那个女人封印了千年吗?
  
  “都是些傻子!”
  
  这位复生神灵保持着自身的观点,双眼牢牢的盯着那可怖的恶魔身影,他的大脑计算着对方发出烈焰冲击波的角度。
  
  他要让自己有着足够的躲闪空间。
  
  只要闪避过两次,他就能够彻底脱离对方的攻击范围。
  
  虽然对方能够飞行,但速度绝对比不上。
  
  至于恶魔的其它类法术能力?
  
  这位复生神灵更加的不担心。
  
  恶魔毕竟不是魔鬼,更何况对方的模样,一看就是擅长近战的那种。
  
  “是先阻止我逃脱放出烈焰冲击?”
  
  “然后利用周围的地形追上我?”
  
  “还是复生一些死尸做为帮手拖住我?”
  
  一些猜测从这位复生神灵的脑海中冒出。
  
  接着……
  
  昂西兰科发现头顶一暗。
  
  下意识的,昂西兰科一抬头。
  
  这位复生神灵的双眼与上千颗眼睛对视。
  
  散发着七彩光芒的上千颗眼睛。
  
  由成百上千手臂与双腿交错扭曲而成的庞大、狰狞的外貌,黑压压一片的盖在昂西兰科头顶。
  
  本该显得巨大的瘟疫之兽,在这怪物面前,立刻变得渺小可怜。
  
  “这!”
  
  这位复生神灵呆住了。
  
  甚至,没有完整的说完自己想要表达的话语,就被上千道从天而降的灼热射线淹没了。
  
  与初代维恩伯爵类似,变化为瘟疫之兽的昂西兰科也是死无全尸,不仅如此,余势不减的灼热射线,再一次的肆虐着坑底的地面。
  
  大坑再次变深。
  
  甚至,触碰到了地下的水脉。
  
  无数的水从坑部溢出,填充着大坑。
  
  仅仅数个小时后,原本的圣保罗学校就变为了一片湖泊。
  
  阳光散在湖面上,波光粼粼。
  
  可站在湖边的神秘侧人士们却没有任何心思来欣赏这突如其来的美景,他们都在寻找着蛛丝马迹。
  
  希望知道刚刚一战最终的结果。
  
  可这样的寻找都是徒劳的。
  
  他们没有找到一个任何与这一站相关的人。
  
  秦然、贡兰森、莫妮修女都消失不见。
  
  直到三天后。
  
  一场婚礼的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