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身份
    洗礼名额?
  
      秦然一愣。天籁小『『说WwW.⒉
  
      有关‘洗礼’的事情,秦然并不陌生。
  
      在妮凯蕾的藏书中,并不缺少这种仪式的介绍,只是,令秦然没有想到的是,盗窃‘荆棘圣杯’的人,竟然会是为了洗礼。
  
      而更重要的是,能够举行洗礼仪式的人……
  
      秦然脑海中念头一转,就以更冷冽的目光看向脚下的迈尔泽。
  
      “洗礼?”
  
      “你在开什么玩笑!”
  
      “洗礼的仪式是一伙儿盗贼能够掌握的吗?”
  
      “你认为你可以用这样幼稚的谎言欺骗我?还是我的仁慈,让你有了错误的感觉?”
  
      秦然说着,脚掌就开始再次用力。
  
      “大人!大人!”
  
      “我没有欺骗您的意思,那个家伙是真的能够举行洗礼!”
  
      “这是我亲眼所见!”
  
      “所以,我才会选择加入其中!”
  
      迈尔泽语极快的说道。
  
      “已经举行了洗礼?”
  
      秦然一眯双眼。
  
      “嗯,是的!”
  
      “核心的两个成员在把荆棘圣杯偷到手的第二天就举行了一次洗礼,我们几个人就在一旁,是亲眼所见!”
  
      “而且,他答应我们只要完成了他们吩咐的任务,也会为我们举行一次洗礼!”
  
      迈尔泽连连点头。
  
      “你们有几个人?”
  
      秦然继续问道。
  
      “我们一共六个人,包括在内,外围成员有四个,除了我之外,剩下的三个家伙去执行另外一个任务了。”
  
      迈尔泽老实的回答着。
  
      “什么任务?”
  
      秦然问道。
  
      迈尔泽有些犹豫。
  
      不过,当手腕处传来更大的疼痛时,迈尔泽马上就选择了妥协。
  
      “他们的任务是拦截、干掉一位行商,并且伪装成那位行商的模样,进入到纳威亚城!”
  
      “然后,我们一行将以那位行商的身份离开纳威亚城!”
  
      迈尔泽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接着,秦然有继续询问了迈尔泽几个问题,并且穿插着一些之前问过的东西,当确认无误后,秦然将对方打晕了。
  
      “出来吧。”
  
      秦然说道。
  
      带着一分小心,含羞草走出了一旁的阴影。
  
      虽然极度缺少黄金技能点,但是含羞草依靠着积分、技能点还是将自己的【潜行】技巧,推高到了无双级别。
  
      再加上一些道具的配合,含羞草这个时候表现出的【潜行】能力,并不弱于一般的凡。
  
      可惜的是,再好的技巧,出现在含羞草这种胆小的人身上,都会有一种浓浓的违和感。
  
      就如同此刻的【潜行】,含羞草没有一丁点无声无息、融入阴影的大盗贼风度,反而像是在寒风中被吹得快要冻毙的鹌鹑。
  
      哆哆嗦嗦、颤颤巍巍。
  
      看着含羞草的模样,秦然暗自摇了摇头,径直吩咐道:“这里就是我们最近两天的落脚点了。”
  
      “那里有这个家伙储藏的食物和水,床铺的话,你也可以使用。”
  
      “谢、谢谢。”
  
      含羞草结结巴巴的说了一句后,就迅的爬上了床铺。
  
      不过,并不是躺下休息,而是缩在床铺一角,仿佛是刚刚离巢的小鸡仔般,小心翼翼的看着秦然。
  
      “放心吧,我们两个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没出现绝对危险到我自身的情况时,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所以,你要听我的安排,不要擅自做出任何决定,明白了吗?”
  
      秦然给出了自己的承诺。
  
      “明白。”
  
      关乎自己的小命,含羞草终于说话不结巴了。
  
      “能够告诉我更多关于‘掮客’的事情吗?”
  
      “当然,被契约限定的部分,可以不用说。”
  
      秦然搬过了一张椅子,坐在含羞草的对面后,缓缓的问道。
  
      对于任何一个敌人,秦然都会谨慎以待。
  
      更加不用说‘掮客’这种无比狡猾,隐藏己身的家伙了。
  
      所以说,秦然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得到有关对方信息的机会。
  
      “我对‘掮客’所知并不多。”
  
      “大部分都是在交易时,我自己的猜测。”
  
      “只有在最初的数次交易中,他为了拉近和我的关系,快的获取我的信任,才向我展示了一些能力——他可以在某个范围内,付出一定的代价得到‘系统’的帮助:包括购买我们无法购买到的装备、道具,延缓巨大城市机械执法者出现的时间等。”
  
      含羞草回答着。
  
      关于含羞草所说,秦然已经有了一些猜测。
  
      所以,此刻秦然并不吃惊。
  
      但有些事情,秦然却是无比关心的。
  
      “这是来源于他唯一称号的能力?”
  
      “那么,他是在什么时候知道你获得了【黎明之剑(正卷)】的消息?”
  
      秦然问道。
  
      “我不知道!”
  
      “【黎明之剑(正卷)】我是在试炼副本中无疑获得的,在遇到持有副卷的你之前,我从没有告知过任何一个人!”
  
      “不过……”
  
      “我觉得‘掮客’应该早就知道这件事了。”
  
      含羞草苦笑了一声说道。
  
      “也是因为他称号的能力?”
  
      秦然一皱眉。
  
      “不知道!”
  
      “因为,这只是我的猜测:在我完成试炼副本,惶恐不安的时候,‘掮客’主动的找上了我,和我开始了第一次交易!”
  
      “不单单是我,那个时候,‘掮客’总会主动找上一些人,而那些人现在都变得小有名气,甚至是闻名遐迩。”
  
      “‘掮客’应该是在付出一些代价后,就能看到玩家试炼副本的通关评价或者收获才对。”
  
      含羞草再次摇了摇头,叙述的语气有些不太肯定。
  
      面对含羞草的猜测,秦然不置可否。
  
      他从不会否认‘掮客’眼光独到。
  
      不论是依靠自身的能力,还是依靠称号的能力找到了这些值得‘投资’的人,秦然都不意外。
  
      但秦然并不关心这些。
  
      在含羞草的叙述中,秦然已经想到了其它方面。
  
      “那些被‘掮客’看中的人有意外死亡的吗?”
  
      秦然问道。
  
      “有!”
  
      “我关注过那些人,他们有不少人都消失在了地下游戏中,其中一部分和掮客有关,但大部分都是在单人副本中死亡的!”
  
      含羞草想也没想就回答着。
  
      听到这样肯定的回答,秦然微微松了口气。
  
      “幸好是这样。”
  
      “不然我就要考虑是不是应该主动投降的好——战胜一个提前布局的对手,很难!”
  
      “但总比面对一个看破未来的对手强得多!”
  
      秦然笑着说道。
  
      “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面对着露出笑容的秦然,含羞草胆子大了不少。
  
      “休息,然后等待。”
  
      秦然说着就看向了昏迷中的迈尔泽。
  
      想要在纳威亚城内活动,一个新的、可靠地身份是必不可少的。
  
      行商,则是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