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章 切割
天空中雷鸣般的战斗还在继续。
  
  地面上,荆棘神庙和财富神庙的战斗更是进入了白热化。
  
  神庙区很大。
  
  但容纳了二十五座高大、宏伟、令人一看就心生敬仰的神庙后,却显得无比拥挤。
  
  而在这拥挤的街道上,两座神庙的骑士们相互砍杀着。
  
  并不是毫无秩序的乱斗,而是有着军阵之法。
  
  很自然的,失去了骑士长的荆棘神庙,在这样的战斗中落入了下风,哪怕是有着几位祭司辅助指挥,也没有太大的用处。
  
  相反,有点越帮越忙的意思。
  
  荆棘神庙的祭司,信奉的是那位荆棘女士。
  
  每一位祭司都可以说是意志坚韧,视命运多舛为人生考验。
  
  但,很可惜的是荆棘女士的神职中并没有‘军事’相关的。
  
  很自然的,这些祭司并不懂得军事指挥。
  
  哪怕再顽强,没有相应的能力,也是无用的。
  
  甚至,会遭受到更快的败亡。
  
  上百位荆棘神庙的骑士倒下了,鲜血充斥在荆棘神庙前的街道上,仅剩余不到的二十位荆棘神庙骑士举着盾牌挡在通往神庙的必经之路上。
  
  他们神情坚毅,目光坚定的看着对面的敌人。
  
  而在他们的身后,三位祭司同样如此。
  
  “诸位!”
  
  “我们的身后,就是温妮莎女士的神庙!”
  
  “大祭司、主祭大人正在拼尽全力支援着温妮莎女士!”
  
  “我们绝对不能够让两位大人前功尽弃!”
  
  “他们想要进入神庙,就要从我们的身躯上踏过!”
  
  年长的祭司高声大喊。
  
  在年长的祭司手中,握着一把长剑,从握剑的姿势来看,对方并不擅长剑术,可在这个时候,对方不在乎了。
  
  他只知道要击杀更多的敌人。
  
  周围两个年轻的祭司也是如此。
  
  相较于年长的祭司,两个年轻的祭司明显受过战斗训练。
  
  不过,正因为这样,他们身上的伤势也比年长祭司多出了数倍。
  
  其中一个更是肋下中剑,整个人都摇摇欲坠了。
  
  可对方却仿佛感受不到伤势般,简单的包扎后,就持剑而立,大声呼应着年长的祭司。
  
  “誓死保卫!”
  
  “誓死保卫!”
  
  ……
  
  从年轻祭司开始,到残余的神庙骑士,呼声连成一片。
  
  他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同样的,财富神庙的骑士们,也做好了胜利的打算。
  
  只要扫除了眼前的阻碍,攻入到荆棘神庙,给予荆棘女士釜底抽薪的一击,胜利就必然属于坎丽坎顿女士。
  
  “胜利属于我们……财富!”
  
  “财富!”
  
  财富神庙的骑士长一声大吼。
  
  身边的骑士们同时大吼起来。
  
  然后,这些骑士们齐刷刷的迈步前行。
  
  哗、哗哗!
  
  全身的金属盔甲与之配套的战刃、长枪,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响声。
  
  寒光阵阵,令人胆战心惊。
  
  远处观看这里的贵族卫队,更是脸色突变。
  
  这些贵族卫队成员很清楚,这些盔甲、武器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大杀器。
  
  普通的箭矢根本无法穿透这样的盔甲。
  
  而普通的皮甲则在这样的战刃、长枪下,比纸皮好不了多少,几乎是一击就穿。
  
  “可怕的神庙骑士!”
  
  “幸好,他们人数不够多!”
  
  一个贵族卫队的头领满是庆幸。
  
  “如果给我充足的资源,不计成本的投入,我也能让百人的队伍爆发出这样令人胆战心惊的力量!”
  
  “不!”
  
  “是比这个更强!”
  
  另外一个贵族卫队头领则有些不服气。
  
  “就算你能够做到比他们更强,又怎么样?”
  
  “财富女士和荆棘女士在交战,才无法将自身的力量利用祭司给予他们加持,如果一旦能够使用那两位女士的力量,你就算训练出一千个、一万个这样的战士又如何?”
  
  “还不是不堪一击?”
  
  又一位贵族卫队头领开口了。
  
  话语中,满是讥讽。
  
  可面对着这样的讥讽,却没有任何人给予反驳。
  
  所有人,都沉默了。
  
  就算那位不服气的贵族卫队头领也就是不服气而以。
  
  根本不会做出什么实质的举动。
  
  因为,在纳威亚城中,神权才是最高的标志。
  
  议会区在神庙区之下,早已说明一切。
  
  为什么会这样?
  
  自然是因为‘神灵’的强大和不可战胜。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的不可战胜,才让人们在心生敬仰的同时,暗生龌蹉。
  
  “很快就要分出胜利了!”
  
  “财富神庙必然获胜!”
  
  最先开口的贵族卫队头领说道。
  
  话语中,满是庆幸。
  
  对于身为贵族护卫的头领,对方自然不是什么穷苦的人,虽然财富神庙一直被商人们所崇拜,但其中少不了贵族。
  
  事实上,财富神庙之所以能够迅速的扩大影响,根本离不开这些贵族们的推崇。
  
  因此,在这个贵族卫队头领开口后,周围的人纷纷点头。
  
  还有一两个故作叹息。
  
  “可惜了,荆棘神庙的人也不错。”
  
  “不过,经过这一战后,恐怕会从纳威亚城的历史中消失吧?”
  
  故作叹息的人这样的说道。
  
  “嗯。”
  
  “已经衰落过一次了,就算是古老的神灵,维持现在的表象,也已经达到极限了,如果再失败的话……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了。”
  
  另一个明显知道些内部的人回答着。
  
  “见到一位神灵的陨落……”
  
  “也算得上荣幸吧?”
  
  周围的人相视一笑,幸灾乐祸的那种。
  
  不单单是这里一处。
  
  有资格旁观的人,都带着类似的情绪。
  
  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这难得的一幕。
  
  所以,他们看到了终身难忘的情形。
  
  呜!
  
  低沉有力的吼声,一头犀牛的虚影在街道的街头闪现而出。
  
  那吼声仿佛是冲锋的号角。
  
  而当它真正发动冲锋时——
  
  大地,开始颤抖。
  
  神庙区的街道左摇右摆。
  
  地动山摇!
  
  “地震了!”
  
  “地震了!”
  
  不少人惊慌失色的大吼道。
  
  但更多的人却看向了那冲锋的身影。
  
  巨大到夸张的剑刃上,妖异的紫色熠熠生辉。
  
  狂妄!
  
  桀骜!
  
  剑刃上迸射出的气息,令人心悸。
  
  感受到这股气息的人们都能感受到这把巨剑的恐怖。
  
  可更多的人却明白,真正恐怖是,握剑的人!
  
  呜!
  
  狂风扑面而来。
  
  迎风而舞的鸦羽斗篷,帽兜掀起。
  
  那年轻的面容印入了在场所有人的眼中。
  
  在所有人还在为持剑者的年轻而惊讶时,财富神庙的骑士战阵就被刺穿了!
  
  从年轻持剑者经过之地,被一分为二!
  
  整齐的如同一块被切割的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