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八章 茶香四溢
    在秦然的视网膜上,一排文字清晰的显现出来——
  
      【食用黄金烤肉,触发小概率属性:激昂】
  
       【食用青翠果汁,触发小概率属性:英姿】
  
      ……
  
      【激昂:你的话语,可以激发身边之人(原住民)的斗志,效果持续到眼前副本结束。】
  
      【英姿:你的行为,带有别样的魔力,让人(原住民)愿意选择服从,效果持续到眼前副本结束】
  
      ……
  
      食用某些食物会带来一些效果,在丰收酒馆内品尝过一些食物的秦然是知道。
  
      但秦然从没有想过,食物会带来特殊的属性。
  
      “刚刚的食物?”
  
      下意识的,秦然看向了含羞草。
  
      “你激发了属性?”
  
      “我想要尽可能的帮你,所以使用了收集到的材料,虽然是这样,但是触发的概率却很小……没想到竟然真的行得通。”
  
      含羞草一愣,然后面容上浮现着远超秦然预料的狂喜。
  
      这样的狂喜是秦然不理解的。
  
      他不明白含羞草的狂喜是从何而来。
  
      含羞草也没有解释这是第一次有人吃下他所做的特殊食物后,激发了属性。
  
      因为,第一次,总是那么的特殊。
  
      “概率很小?”
  
      秦然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温妮莎的青睐】。
  
      显然,这应该是这个属性起到了作用。
  
      “比想象中的有用。”
  
      秦然这样的评价着。
  
      同样的,秦然也没有向含羞草解释【温妮莎的青睐】。
  
      并不是为了保守秘密。
  
      而是在秦然看来没有必要向含羞草这样的非战斗人员解释。
  
      所以,一个美妙的巧合形成了。
  
      任何的事物,对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效果。
  
      对秦然来说,巧合就是预谋,是需要警惕的。
  
      可对含羞草来说,巧合却带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不由的,含羞草心底升起了异样。
  
      看向秦然的目光也有了更深层的变化。
  
      秦然没有理会这样的目光。
  
      他已经有些习惯含羞草时不时怪异的模样了。
  
      还有什么怪异是比含羞草的胆小更值得让人惊讶的呢?
  
      因此,秦然没有理会。
  
      他开始从背包中掏出一件件装备。
  
      一件稀有级别,十一件魔法级别的装备道具整齐的摆放在餐桌上。
  
      这些,都是几天以来的收获。
  
      “挑一件稀有级别装备,或者三到五件魔法级别的装备道具。”
  
      “算是刚刚的餐费。”
  
      “不要拒绝!”
  
      “凭空多出两条这样的属性,让我知道我吃了多么昂贵的东西,而我不喜欢赊账,同样的,不需要你无条件的付出——这是和我组队同行的规矩。”
  
      秦然的话语刚出口,含羞草就要张嘴拒绝,可面对着秦然不容反驳的话语,含羞草拒绝的话语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随着与秦然相处时间变长,含羞草可是知道秦然有多么的说一不二。
  
      他知道,这个时候选择接受比较好。
  
      而且,不能是敷衍的那种。
  
      所以,含羞草细细的检查着桌上的道具。
  
      含羞草或许在战斗方面比之菜鸟都不如,但是在挑选装备方面却是极为拿手的,很快的他的目光就放在了那件稀有装备和其中的一件魔法级别装备上。
  
      但含羞草并没有忘记秦然‘挑一件稀有级别装备,或者三到五件魔法级别的装备道具。’的话语。
  
      犹豫了一下后,含羞草选择了那件稀有级别的装备。
  
      “不错的选择。”
  
      秦然将金币模样的稀有级别装备递给了对方。
  
      【名称:财富守护】
  
      【类型:饰品】
  
      【品质:稀有】
  
      【属性:财富防御】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财富女士为任何能够出得起足够价钱的人士,制作的防御道具】
  
      ……
  
      【财富防御:消耗一千枚金币(或等价2000积分),构筑一个强大级别的单体防御力场,持续2秒(或被击碎),2次/日】
  
      ……
  
      “还有这个!”
  
      “虽然我不认为你会用它,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卖给你。”
  
      秦然说着将含羞草之前注意的那件魔法级别装备递给了对方。
  
      这是一枚银币模样的道具。
  
      【名称:财富反击】
  
      【类型:饰品】
  
      【品质:魔法】
  
      【属性:财富之击】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财富女士为任何能够出得起足够价钱的人士,制作的防身道具】
  
      ……
  
      【财富反击:消耗五百枚金币(或等价1000积分),发出一道灼热的较强级别射线,攻击视野内(最远不超过50米)的单一敌人,2次/日】
  
      ……
  
      “谢谢。”
  
      含羞草接过了【财富反击】后,转账给秦然10000积分。
  
      一个还算公道的价格。
  
      虽然有着较强级别的远程攻击能力,但每次消耗1000积分的弊端,足以让大部分玩家望而却步了。
  
      除了含羞草这样不在乎积分的人外,恐怕很难有人对这件东西感兴趣。
  
      在含羞草挑选完后,秦然将装备道具一一收好。
  
      而在此期间,含羞草自动开始起身收拾餐具。
  
      所以,当爱特琳娜出现在这里时,餐桌上已经摆放了两杯茶饮。
  
      一杯是秦然较为喜欢的红茶,含羞草在里面体贴的加入了几滴蜂蜜。
  
      另外一杯则是清茶。
  
      这是神庙执事的要求。
  
      “你知不知道,鲍科德是罪孽神庙大祭司的养子?”
  
      爱特琳娜捧着茶杯,眼神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秦然。
  
      神庙执事知道秦然胆子很大,可她没有想到,秦然的胆子大到了这种程度,竟然敢对罪孽神庙大祭司的养子出手。
  
      罪孽神庙,虽然并列为雷霆神庙之下的四大神庙之一,但是因为那位神灵特殊的神职,赋予祭司们的能力却是除去雷霆神庙之外,最强大的。
  
      因此,很多人都默认罪孽神庙是除去雷霆神庙之外的第二神庙。
  
      而之前秦然对着鲍科德出手,可是让荆棘神庙的人一惊,包括那两位支持秦然的大祭司、主祭也不例外。
  
      斩杀那些帮助财富神庙的祭司和斩杀鲍科德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前者是防御中的反击。
  
      后者却是主动出击了。
  
      很可能会引起,另外一场战争。
  
      荆棘神庙对罪孽神庙!
  
      一想到这样的结果,爱特琳娜就怎么也坐不住了。
  
      她马不停蹄的来到了这里。
  
      她要告知秦然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可以的话,她希望秦然离开。
  
      虽然在刚才,爱特琳娜对是否说出这个想法还是犹豫不决的,但在看到秦然后,听到秦然的话语后,却是瞬间变得坚定了。
  
      “快点离开这里!”
  
      “逃到北方去!”
  
      “在那里你才是安全的!”
  
      爱特琳娜语速极快的说道。
  
      相较于,神庙执事的焦急,秦然却是不慌不忙的抿了口茶,让那酸甜的滋味在味蕾上彻底的化开后,才缓缓的从沙发中站了起来。
  
      “含羞草,帮我把茶盖好,凉掉的红茶会丧失一分美味的。”
  
      秦然并没有和神庙执事对话,而是询问着含羞草。
  
      “好的。”
  
      含羞草立刻点了点头。
  
      听到两人的对话,神庙执事越发的焦急了,她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没开口,就看到秦然冲她一笑。
  
      顿时,神庙执事的呼吸就一滞。
  
      她仿佛在这个笑容中看到了光辉。
  
      “在这里等我。”
  
      “好。”
  
      面对着秦然的话语,神庙执事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一直到秦然离去了许久,神庙执事才回过了神。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为什么会?”
  
      不解浮现在心头,但马上想到了什么的神庙执事脸色突然一变。
  
      难道我被跟踪了?!
  
      不好的预感出现了。
  
      与此同时,地面一阵颤抖。
  
      神庙执事本能的就要向外冲去。
  
      可才冲出一步,就停了下来。
  
      夜风,从隐秘据点的门外吹来。
  
      带着夜晚特有的凉意和浓郁的血腥味。
  
      秦然就如同离去时一般,放下背包,坐回了沙发中,
  
      神庙执事傻愣愣的看着返回的秦然,完全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她,无意识的扭过头,透过打开的门扉,看向外边。
  
      那层层叠叠的尸体,和一支折断的旗帜,顿时印入眼帘。
  
      当看清楚那面旗帜时,神庙执事再也忍不住惊讶,哪怕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也是呼喊出声。
  
      “罪、罪孽骑士团?!”
  
      喊声在房间内回荡。
  
      这个时候,坐回沙发的秦然则端起了一旁的红茶,掀开了茶杯盖,茶汤的热气,氤氲升起,茶香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