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九章 对视
爱特琳娜行走在尸体间。
  
  她细致的辨认着这些尸体的身份,每当出现一个耳熟能详的大人物时,神庙执事就会忍不住的发出一声惊呼。
  
  罪孽骑士团的骑士长,副骑士长。
  
  罪孽神庙的马可,隆尔、杰拉德、塞西尔四位祭司。
  
  一一出现在她的眼中。
  
  与其他普通骑士的尸体没有什么两样,都是被巨大的武器撕裂了身躯。
  
  当重新返回到隐秘据点时,爱特琳娜看向秦然的目光变得炙热、不可思议。
  
  罪孽骑士团全灭了!
  
  还连带着四位罪孽祭司!
  
  这个与灭掉财富神庙骑士团不同。
  
  不仅是因为罪孽骑士团的实力要比财富神庙的骑士团更胜一筹,还因为这一次罪孽神庙骑士团可是有祭司跟随。
  
  有着祭司跟随的骑士团和单独的骑士团完全是两个概念。
  
  所以,尽管秦然有着单独灭掉财富神庙骑士团的壮举,但在神庙区的众人看来,虽然值得赞扬,却不是什么夸耀的事情。
  
  可这一次不同!
  
  秦然灭掉的是一个有着祭司跟随的骑士团。
  
  爱特琳娜已经完全能够想象的到,神庙区内得到消息的众人会是什么样的表情了。
  
  惊讶?
  
  不敢置信?
  
  恐怕,更多的是恐惧吧!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某些人的鬼蜮心思。
  
  甚至,在这几天里,她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其余一些神庙里传来的风言风语。
  
  爱特琳娜清楚,这是因为她的‘身份’特殊,那些家伙故意说给她听的,希望她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从而影响到秦然的计划。
  
  很卑鄙?
  
  更卑鄙的,她也见过。
  
  为了信徒、资源,神庙和神庙之间绝对不是一团和气。
  
  明争暗斗络绎不绝。
  
  “只是……这一次,你们全都失算了!”
  
  爱特琳娜心底忍不住的浮现了一抹快意。
  
  然后,她缓缓的、轻手轻脚的坐到了秦然的身边。
  
  模样非常的乖巧。
  
  配合着漂亮的容颜,别有一番惹人疼惜的气质。
  
  显然,在目睹了秦然能够在短时间内灭掉一个有着祭司跟随的骑士团后,神庙执事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端着茶杯的秦然瞟了一眼爱特琳娜,对对方的打算心知肚明。
  
  不过,却没有理会。
  
  他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罪孽神庙接下来的动作上。
  
  鲍科德是一个引子。
  
  罪孽骑士团和那四个祭司也是一个引子。
  
  为的就是引出罪孽神庙的大祭司或者主祭。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在秦然的计划中,只有罪孽神庙的大祭司、主祭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目标。
  
  在这个神灵为主角的世界中,想要获得最可观的收益,屠神无疑是首选。
  
  可在实力不足的前提下,这样的做法就是找死。
  
  那么就只能够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一些重要的配角:侍奉神灵的仆人。
  
  相较于普通的祭司、执事、骑士,大祭司、主祭之类的角色自然就成了首选。
  
  简单的说,秦然的目标就是大祭司、主祭这类的人物,不论是哪个神庙的,之所以选中罪孽神庙,也不过是因为财富神庙罢了。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秦然非常的感谢财富神庙。
  
  如果不是对方,他怎么会有这么‘光明正大’的借口?
  
  这些话,他是不会和爱特琳娜说的,哪怕双方现在是合作者。
  
  即使这个合作者,想要更近一步。
  
  秦然低下头看着对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和尽量不着痕迹向着自己靠来的身躯,缓缓的说道:“爱特琳娜你需要休息了,明早我会送你返回神庙。”
  
  “好的。”
  
  神庙执事身躯一僵。
  
  不过,立刻就点头应是。
  
  她原本就不敢反抗秦然,在发现秦然远比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后,更是不会有这样的心思了。
  
  神庙执事乖乖的站起来,走向了房间。
  
  但是,在路过含羞草身边的时候,神庙执事却是狠狠的瞪了含羞草一眼,很明显的,神庙执事将某些事情怪罪到了含羞草头上。
  
  含羞草一愣。
  
  根本不明白神庙执事的意思。
  
  只是本能的一缩脖子,向后退了两步。
  
  看着含羞草胆小慌张如同受惊小鹿般的模样,神庙执事越发的不爽了。
  
  因为,她发现对方这种模样,十分的吸引人,特别能激发人的保护.欲。
  
  这让她更加证实了某些猜测。
  
  可在秦然身边,神庙执事不敢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举动。
  
  只能是在心底无数次咒骂了含羞草,然后,快步离开。
  
  看着神庙执事的背影,不明所以的含羞草长长的出了口气。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能够感知到对方的恶意。
  
  幸好有秦然在。
  
  含羞草看着坐在沙发中的秦然,心中莫名的安稳下来。
  
  就如同他敏锐的感知到神庙执事的恶意一般,他也敏锐的察觉到是什么让对方顾忌、害怕的。
  
  所以,含羞草越发的感激秦然,越发的想要为秦然做些什么。
  
  “你要吃点心吗?”
  
  “红茶陪一些甜味点心是很不错的。”
  
  “当然,你想要咸味的,我也很拿手。”
  
  含羞草询问着秦然。
  
  为秦然做更多可口的食物,是他唯一能够想到报答秦然的方式。
  
  “甜味的。”
  
  秦然很认真的思考后,这才回答道。
  
  “请稍等。”
  
  含羞草快步的走进了厨房。
  
  听到厨房中面粉和蛋清搅拌的声音,秦然心情愉快的检查着刚刚的收获。
  
  总共五件魔法级别的道具,四件来自四个祭司,剩余一件则是来自罪孽神庙骑士团骑士长。
  
  显然罪孽神庙骑士团比其它神庙骑士团要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但五件魔法级别道具中,并没有需要特别在意的道具,但秦然也没有随意的丢弃,而是妥善的装入背包。
  
  对秦然来说,任何的战利品,在可拿取的范畴内,就是不容丢弃的。
  
  特别是一些注定高价值的战利品,更是如此。
  
  因此,等待中的秦然耐心十足。
  
  没有一丁点的急躁。
  
  足足五分钟后,他再次整理背包后,这才缓步的向外走去。
  
  青白与异紫的月光下,罪孽骑士团的尸体越显狰狞恐怖,可秦然就如同迈步在后花园内,无视着浓郁的血腥味,走到了众多尸体中心的位置。
  
  刚刚在这里,他突破了罪孽骑士团重重的守卫,斩杀了那四个祭司,一举奠定了胜局。
  
  而现在,被【狂妄之语】斩裂的四具尸体全都消失不见。
  
  不单单是这四具尸体。
  
  罪孽骑士团骑士长、副骑士长和很多罪孽骑士团骑士的尸体也消失不见了。
  
  秦然低头查看着痕迹。
  
  然后,他双眼一眯,扭过了头。
  
  一张干瘦如骸骨的脸,不知何时的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正用那浑浊的双眼与他对视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