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章 送上门
    “嘎嘎嘎!”
  
      干瘦如骸骨的脸上,嘴巴微微张开,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响声,浓稠、恶心的口水四处飞溅。
  
      秦然一皱眉,就要向后退了两步,避开了那令人恶心的口水。
  
      可数只干枯的手掌冲破了地面,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双脚。
  
      不仅将他固定在了原地,还用力将他向下拉去。
  
      更令人惊诧的是,不知何时,坚硬的碎石地面,变成了一方泥潭。
  
      鲜红如血的泥潭如同是沼泽般吞噬着周围的尸体。
  
      数个呼吸间,几十具尸体就被吞噬了。
  
      同样的,秦然的身躯,小腿以下的部分,也被拽入了泥潭中。
  
      但变化并没有停止。
  
      一个个气泡带着恶臭的味道在泥潭中不断地翻滚着,每当一个气泡‘啪’的炸裂,就有一具尸体被吞噬的尸体吐出。
  
      完全被鲜红如血的液体浸泡的尸体,再一次的活了过来。
  
      它们如同是野兽般,发出一声声的嘶吼。
  
      然后,发疯了一样向着秦然冲来。
  
      片刻间,数十具尸体就以叠金字塔般的方式,将秦然淹没了,并且血色的泥潭飞速的旋转起来,如同是一张大嘴,将数十具尸体,连带着秦然一起,全部的吞没了。
  
      当吞没一切后,血色开始退去,石子地面又一次的恢复了原样,包括那些尸体。
  
      一颗大拇指头大小的血色珍珠,从汇聚的血液中冒出,带起一道流光,飞向了一旁的阴影之中,落在了一个年长者的手心里。
  
      “狂妄自大的家伙,我不会杀了你!”
  
      “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苍老的声音中,对方转身就要离去。
  
      可才一转身,这位披着祭司袍的年长者就呆愣在了原地。
  
      在他的面前,秦然面色淡然的沐浴在月光下,斗篷随着夜风而舞,上面的鸦羽反射着宛如金属般的光芒。
  
      “你?!”
  
      年长的祭司下意识的看向了手中血色珍珠。
  
      而这也是对方生前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闪烁着妖异光芒的【狂妄之语】,将对方一剑两半。
  
      那枚血色的珍珠,高高的飞起,带着橙色的光芒,被秦然接在了手中。
  
      【名称:奈落之诱】
  
      【类型:杂物】
  
      【品质:稀有】
  
      【属性:死亡囚禁:1/2】
  
      【需求:精神A+】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这是罪孽神庙制作的高级道具】
  
      ……
  
      【死亡囚禁:祭献至少10个完整、坚韧的灵魂,来制造一个些许影响到现实的幻境(越多的灵魂会让陷阱变得越强大),被选定的目标至少需要进行S级别精神判定(最高不超过SSS+),判定成功将不受影响,判定失败,灵魂将会被囚禁其中,身体则迅速死亡。】
  
      ……
  
      “充斥着罪孽神庙特色的道具。”
  
      “你说,对吗?”
  
      秦然的食指、大拇指捏着血色珍珠,发出了轻声的叹息。
  
      而在不远处的阴影中发生了阵阵的蠕动,一道身影缓缓的站了起来,并且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着皮甲,背着长弓,腰间挂着短刀,棕色头发、胡须极为茂密,仅露出鼻子、双眼的中年男子。
  
      在对方的身边则跟着一头猎犬。
  
      这头猎犬,通体黑色,体型颇大,四肢着地时,颈背也达到了成年男性大.腿上侧,头部额头宽,嘴突出而牙齿雪白尖锐,显示着非同一般的咬合力和灵性。
  
      不过,仅凭这些,对方也就是一条优秀的猎犬,可不会引起秦然的注意。
  
      真正令秦然在意的是这头猎犬脚下的影子,仿佛是烟雾一般,不停的聚散着。
  
      而且,刚刚对方隐藏在阴影中时,也借助了这头猎犬的能力。
  
      “魔法生物?”
  
      “还是神术改造的炼金生物?”
  
      秦然猜测着。
  
      至于对方的身份?
  
      真的是太明显了。
  
      在纳威亚城内,猎人的打扮,有着一定的实力,且还有一头非同一般的猎犬,就只能是狩猎者神庙了。
  
      狩猎者,一个被无数猎人信奉的神灵。
  
      可这并不代表,秦然就会接受对方突然出现在这里,且隐藏在一旁的行为。
  
      “莱恩阁下,我没有恶意!”
  
      “我是狩猎者神庙的贺拉斯,带着善意而来!”
  
      贺拉斯敏锐的感受到秦然气息的变化,连连的说道。
  
      而贺拉斯身边的猎犬先是冲着秦然一呲牙,然后,当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就夹着尾巴躲到了自己主人的身后。
  
      显然,这条狗狗被秦然的眼神吓到了。
  
      事实上,不单单是猎犬,就连猎犬的主人也是如此。
  
      在目睹了一地罪孽骑士团的尸体,还有面对着罪孽神庙布置的陷阱都安然无恙的秦然,贺拉斯很清楚自己该有什么样的态度。
  
      为此,贺拉斯忍不住的大骂着自己的弟子普德。
  
      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混蛋家伙,他怎么会陷入到眼前这种被逼问的窘境。
  
      “带着善意而来?”
  
      “是你的?”
  
      “还是狩猎者神庙?”
  
      秦然玩味的看了对方一眼后,好整以暇的问道。
  
      下意识的贺拉斯就准备说是自己,但在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到了嘴边的话,马上改口了。
  
      “我是带着狩猎者神庙而来。”
  
      “‘伙伴节’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希望莱恩阁下您来参加这次狩猎者的庆典。”
  
      贺拉斯面容严肃,一点都看不出半路改口的样子。
  
      “嗯。”
  
      “我将代表荆棘神庙参加。”
  
      秦然点了点头道。
  
      然后,目光不着痕迹的看向了某处,心底微微惊讶。
  
      在他的感知中,一道气息正在迅速的靠近。
  
      而在干掉了之前那个祭司后,秦然原本以为对方不会出现了。
  
      反常的表现!
  
      立刻,秦然就提高了警惕。
  
      气息越来越近,这样的气息本不该瞒过贺拉斯和对方的宠物伙伴,但在秦然的话语下,贺拉斯完全的被搅乱了思绪。
  
      对方的宠物伙伴,则在之前秦然的注视下,还没有回过神。
  
      所以,贺拉斯注定了要倒霉。
  
      不过,这个时候,贺拉斯还是思考、犹豫着。
  
      邀请秦然个人,和以荆棘神庙为代表身份的秦然,对于狩猎者神庙来说,可是两个概念。
  
      前者还有回转的余地。
  
      可后者却是彻底的站到了财富神庙、荆棘神庙的对立面去。
  
      这对一直保持中立的狩猎者神庙来说,可不是好事。
  
      不过,当又一次接触到秦然看似淡然,却让他倍感压力的目光时,贺拉斯马上点头道。
  
      “没问题!”
  
      “一定问题都没有!”
  
      “只是希望您见谅普德对您言语中的不敬——他对您是心生敬仰的,只是因为鲍科德的缘故,才会一时口不择言。”
  
      贺拉斯一咬牙,开始为自己的弟子推脱着。
  
      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贺拉斯完全顾不上那么多了。
  
      或许会发生麻烦,但那也只能事后补救。
  
      现在,需要的是为自己的弟子扫清可能会出现的麻烦。
  
      可就在话音刚落的时候,远处就传来一声怒吼。
  
      “贺拉斯!”
  
      顿时,贺拉斯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起来,他完全没有想到这位会真的出现,在看到以【奈落之诱】布置的陷阱时,他就认为事情会告一段落了。
  
      谁想到……
  
      “布、布尔维尔大祭司!”
  
      贺拉斯以近乎呻吟的声音,颤抖的说出了对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