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一章 跃斩
看着那身着罪孽神庙祭司服,快步而来的老者,贺拉斯全身战栗。
  
  不同于一般的祭司服,这件祭司服上,绣着一条金线。
  
  在诸多神庙中,这代表着一个意思:大祭司!
  
  罪孽神庙的大祭司:布尔维尔!
  
  布尔维尔,一个在纳威亚城,乃至在整个南方都举足轻重的人物。
  
  绝不单单是因为对方是罪孽神庙的大祭司。
  
  还因为对方本身的传奇。
  
  没错,就是传奇!
  
  从对方十三岁杀死两名.成.人帮派成员,身受重伤被一位无名的罪孽神庙执事收养后,对方的人生就是让他人震惊的。
  
  十四岁,重伤初愈后的对方,一个人依靠着从罪孽骑士那里学来的技巧,将那个帮派上下二十人,全部的干掉。
  
  然后,再次的身受重伤。
  
  所有的人,都认为对方死定了。
  
  可是在昏迷了三天后,布尔维尔再次的苏醒了。
  
  所有人都在为布尔维尔的生命力惊讶,并且认为捡了一命的布尔维尔一定会老老实实的继承自己养父的职位。
  
  事实上,之后的两年也大致如此。
  
  直到那位可怜的执事前往南方途中被一伙盗匪劫杀。
  
  十六岁的布尔维尔在得到这个消息后,当晚就消失在了神庙中。
  
  布尔维尔不知道他的养父是被谁杀的。
  
  不要紧。
  
  但凡是前往南方的盗匪,杀了就好。
  
  十人、百人、千人、万人。
  
  一日、十日、百日、千日。
  
  一年、两年、三年……十年!
  
  布尔维尔从十六岁的少年,变为了二十六岁的青年,而他的名字更是成为了南北通路上盗匪恐怖的梦魇。
  
  每一个盗匪最害怕的就是遇到布尔维尔。
  
  所以,那里的盗匪越来越少。
  
  从最多时,成百上千股盗匪,变得寥寥无几。
  
  最终,更是了无声息。
  
  那个时候,二十六岁的布尔维尔返回了纳威亚城。
  
  破布烂衣,手握生锈铁剑的布尔维尔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但他却没有理会这些,径直的返回了罪孽神庙,成功挑战当时的骑士长,接着成为了新任的骑士长,之后的二十年,则是成为了主祭,最终是大祭司。
  
  四十六岁的大祭司。
  
  一个绝对值得让人铭记的年纪。
  
  但放在布尔维尔身上,却一点都不奇怪。
  
  太多的功勋,太多的战绩,让所有人都对这位大祭司心悦诚服。
  
  哪怕对方老了,也是一样。
  
  至少,来自狩猎者神庙的贺拉斯已经吓懵了。
  
  看着出现的罪孽神庙大祭司,只剩下颤抖的贺拉斯脑子里变得一团乱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么巧合的事情。
  
  就在他要站到对方的对立面去时,对方就出现了!
  
  太巧合了。
  
  巧合到,思维都被吓到僵直的贺拉斯都现了不对。
  
  贺拉斯下意识的看向了一侧的秦然。
  
  “我会原谅他的。”
  
  “就如同你们愿意站在荆棘神庙一方一样。”
  
  秦然用淡淡的语气,缓缓的语调说着,仿佛陈述着一件不容改变的事情。
  
  而且,自始至终,秦然的目光都没有看对方一眼。
  
  秦然的注意力,早已经被那位突然出现的罪孽神庙大祭司吸引了。
  
  同样的,那位大祭司也没有理会贺拉斯,而是直直的朝着秦然走来。
  
  当距离秦然还有二十米左右时,这位大祭司停下了脚步。
  
  两人互视对方,大祭司的目光精亮,刺眼夺目,秦然目光一反之前的淡然,变得如刀如剑,锐利无匹。
  
  呼!
  
  夜风回回吹动着,但是当接近秦然、大祭司时,却一瞬间沉静下去,好似吹进了无底深渊,没有任何的回响。
  
  静。
  
  无比的幽静。
  
  静的让人难受。
  
  静的让人胆寒。
  
  被两人无视的贺拉斯,感觉自己.胸.口闷,就如同承被铁锤敲打在胸部一样,难受的想要吐血。
  
  毫不犹豫的,贺拉斯带着自己的动物伙伴就退到了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可随即这位狩猎者神庙的祭司就再次脸色大变。
  
  “快走!”
  
  翻身骑在自己的动物同伴身上,贺拉斯径直下达了命令。
  
  贺拉斯伏在黑犬的背上,感受着动物伙伴带着自己的远去和心绪的平静,不由自主的,这位狩猎者神庙的祭司就回头看了一眼。
  
  瞬间,贺拉斯的双眼瞪得老大。
  
  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尸山血海!
  
  他看到了由骸骨搭建而成的王座!
  
  他看到了万千亡魂在月夜下仰天哀嚎!
  
  他看到了两个手持利刃,身披鲜红,宛如修罗的王者!
  
  杀!
  
  杀杀!
  
  杀杀杀!
  
  ……
  
  一声声如炸雷被的喊杀声回荡在贺拉斯的心中,刚刚平复的心绪,刹那间,就如遭雷击。
  
  噗!
  
  一口鲜血再也无法忍喷了出来。
  
  “怪、怪物!”
  
  “两个怪物!”
  
  嘴角挂血的贺拉斯这样的呻吟着。
  
  而后,狩猎者神庙的祭司就这么昏迷在了自己动物伙伴的背脊上,任由动物伙伴托着自己离去。
  
  贺拉斯离去了。
  
  可暗中却出现了更多的人。
  
  他们以饶有兴致的目光看着对峙着的秦然、布尔维尔。
  
  “‘杀手之王’对‘杀戮之王’吗?”
  
  “有趣!有趣!”
  
  “就是两个刽子手的自相残杀!”
  
  “刽子手?”
  
  “不、不,强者理应受到尊敬,他们是修罗!”
  
  “有幸看到这样的战斗。”
  
  ……
  
  阴影中、角落里,无数的声音交流着。
  
  或低或高。
  
  或表示钦佩。
  
  或饶有兴致。
  
  或嗤之以鼻。
  
  但不论哪个都没有掩饰的打算。
  
  因为,他们或是大祭司或是主祭的身份,根本不需要这样的掩饰。
  
  不需要。
  
  也不必要。
  
  毕竟,他们和两个即将展开生死战的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他们只是旁观者。
  
  而秦然、布尔维尔都没有理会这些旁观者。
  
  两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对方的身上。
  
  除了对方之外。
  
  他们看不到其它,听不到其它。
  
  呜、呜呜!
  
  夜风不知觉的变大了。
  
  秦然的鸦羽斗篷猎猎作响,梢更是被高高吹起,凌乱起舞,露出那令人难以忘却的双眸。
  
  清澈如水。
  
  却又杀意沸腾。
  
  倒映着布尔维尔一点点的从剑鞘中抽出了长剑。
  
  那把长剑、普通,充斥锈迹。
  
  鲜红的铁锈,让那把长剑看起来如同是废铁。
  
  但随着长剑一点点被抽出,越刺耳的亡魂哀嚎声,彻底的掩盖了夜风。
  
  所有人的眼前,都似乎出现了上万人被屠戮的幻觉。
  
  秦然也不例外。
  
  甚至,他才是最为直观的那个。
  
  但也是完全没有受到影响的那个。
  
  呜、呜呜!
  
  啊啊啊!
  
  身边,夜风喧嚣。
  
  耳边,哀嚎连鸣。
  
  而秦然一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他跃向了半空。
  
  巨大的、妖异的紫色剑刃高高举过头顶。
  
  骤然,异紫的月光突然一亮。
  
  妖异的紫色剑刃,顿时光辉夺目,重重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