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吞噬无双
本就警惕的秦然,在听到异响后,更加的警惕了。
  
  他向着含羞草示意后退后,不仅整个人完全的融入到了阴影中,【狂妄之语】也出现在了手中,但当秦然真正意义上的来到罪孽神庙的核心,看到拷问者雕像时,仍然是吃了一惊。
  
  一张遍布利齿的嘴,正在啃食着雕像。
  
  就是一张嘴!
  
  没有任何其它的器官。
  
  更加没有所谓的喉咙之类,那张嘴一开一合间,雕像的头部就彻底消失了,仿佛是进入到了异次元。
  
  喀嚓、喀嚓。
  
  犹如之前脆骨的响声再次传来。
  
  那张嘴也做着咀嚼的模样。
  
  啪!
  
  本就布满了裂纹的雕像,又多出了一道裂纹。
  
  这道裂纹开始不断的漫延,贯穿雕像全身,与其它的裂纹不断重合,最终变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轰隆!
  
  拷问者的雕像坍塌了。
  
  碎成了大小不一的石块,跌落尘埃。
  
  但那张大嘴没有消失。
  
  咀嚼了数下的大嘴又一次的张开了,腥臭的唾液,滴落地面,迅速的腐蚀了大片的地面,让平整的地面化为了一片恶臭沼泽,一截骸骨更是被这张大嘴吐出,落在了沼泽内,迅速的,骸骨被吞噬消失不见。
  
  但更重要的是,‘它’似乎注意到了秦然。
  
  超凡之上的【潜行】与【暗之匿行术】的配合,根本无用。
  
  无形的力量向着秦然侵袭而来。
  
  饥饿!
  
  吞噬!
  
  这样的信息不住的从这张大嘴中散发出来。
  
  更加庞大的恶意则如同从天而降的流星,狠狠的拍击在秦然。
  
  一声闷哼,秦然的身影从阴影中跌出,踉跄了几步才勉强站稳。
  
  一道道精神判定,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出现。
  
  各种加持、判定优势后,已经跨过强Ⅰ级别的精神属性,随着越来越强的判定开始变得摇摇欲坠。
  
  精神冲击,化作一根根小钢针,开始刺痛秦然的身躯。
  
  接着,这小钢针不断的变大。
  
  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钢针。
  
  但这并不是结束!
  
  钢针很快的就变成了小匕首,小匕首则变为了短剑,短剑之后就是长剑。
  
  噗!
  
  噗噗!
  
  仅仅是呼吸间,秦然的身上就爆出了上百道伤痕。
  
  有长有短。
  
  有深有浅。
  
  长的,深的,一掌可见骨。
  
  短的,浅的,只有半指,但也翻起了皮肉。
  
  鲜血喷散而出。
  
  秦然瞬间就失去了行动力。
  
  【次级装甲皮肤】完全的不顶用。
  
  但秦然拥有的可不只是【次级装甲皮肤】。
  
  【圣者之刺】闪烁着属于自己的光芒,如刀似剑的白色光芒一环套这一环出现在秦然的身上。
  
  当光芒崩碎时,秦然的伤势纷纷愈合。
  
  而那张大嘴也感受到了疼痛。
  
  不过,疼痛不仅没有让对方退怯,还越发的刺激到了对方。
  
  一股精神力量从那张大嘴中溢出,开始在大厅中化作飓风,仿佛要撕裂大厅中的一切。
  
  包括秦然!
  
  感受着那汹涌的精神力量,秦然平静的抬起了左手。
  
  呼!
  
  恶魔之炎径直燃烧起来。
  
  秦然感受着周围汹涌澎湃的精神力量,如果可以的话,他绝对不想要承受这股力量。
  
  但身为‘天选者’的秦然可是很清楚,不同于【亡者凝视】的致命弱点,眼前这样无形无质的精神攻击可不是闭眼就能够躲过的,除去用自己的精神硬抗外,根本没有其它的办法。
  
  轰!
  
  恶魔之炎形成的的火球击中了那张大嘴,爆炎的特效,让那张大嘴陷入到了一片火海中。
  
  而秦然也宛如醉酒,踉踉倒地,鼻中、嘴中大量的鲜血开始淌出。
  
  火海中的那张大嘴被烧灼的吱吱惨叫。
  
  但却没有放弃吞噬秦然的想法,哪怕全身带火都疯狂的冲向了秦然。
  
  接着——
  
  砰!
  
  一条粗壮的岩浆手臂按在了大嘴的上嘴唇上。
  
  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对方按入了地面,砸出了一个硕大的坑洞。
  
  溅射而起的烈焰,充斥深坑内,如同是一个火塘,再一次的将那张大嘴包裹其中。
  
  独特的惨叫声又一次出现了。
  
  不同于之前单纯的惨叫,这一次带上了音波攻击。
  
  恶魔化的秦然一愣。
  
  虽然马上就回神了,但还是被那张大嘴摆脱了钳制,不但摆脱了,还一口咬在了秦然恶魔化的手臂上。
  
  滚烫的岩浆开始滴落在利齿间,烫的那张大嘴发出了更大声的惨叫,但也让恶魔化的岩浆手臂几近被咬断,成为了藕断丝连的状态。
  
  疼痛涌入恶魔化秦然的心底。
  
  莫名、未知的强敌。
  
  突然起来的疼痛,都让恶魔化的秦然感到愤怒、暴躁。
  
  不同于平常状态下的秦然能够极力克制自己。
  
  恶魔化的秦然,自身就散发着如同火山喷发般的混乱气息。
  
  这样的状态下,秦然的克制力大减。
  
  恶魔化秦然如火的双眼,凶光大冒,完全不理会马上就要断掉的手臂,而是用另外一只岩浆手臂抱住了这张大嘴。
  
  然后,张开了自己的嘴,一口咬在了大嘴的嘴唇上。
  
  “吃了你!”
  
  刺啦!
  
  恶魔化的秦然一口撕下大嘴上嘴唇的血肉,不由咀嚼就咽下,然后,就又是一口咬了下去。
  
  那张大嘴同样的不甘示弱,不仅吞下了秦然的那只手臂,更是开始撕咬秦然的身躯。
  
  两个怪物一般的存在,就这么不停的相互撕咬。
  
  鲜血横飞。
  
  血肉模糊。
  
  时间仅仅过去了四五秒钟,恶魔化秦然的小半腹部都被啃食了,流出了更多流淌的岩浆,那张大嘴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仅上嘴唇的**被撕咬一空,连那些倒钩般的牙齿,也被恶魔化的秦然,咬碎了吞下。
  
  此刻,恶魔化的秦然已经准备想着下**下口了。
  
  双方可以说是势均力敌。
  
  但真正意义上,还是那张大嘴占着优势。
  
  因为,秦然的恶魔化是有时间限制的。
  
  假如只有秦然一人的话,这个时候肯定会陷入到绝对的麻烦中,但……秦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恶魔的吞噬下,一块块的特殊血肉进入了体内,化为了一道道特殊的力量。
  
  这些力量就如同黑夜中的明灯,刺激着原罪们。
  
  然后,沉睡在秦然体内的原罪们开始苏醒了。
  
  “吃!吃!吃!”
  
  ‘暴食’不受控制的出现在恶魔化秦然的身边,一口就咬在了那张大嘴上。
  
  “我也要!”
  
  “都是我的!”
  
  ‘贪婪’紧随其后。
  
  “怎么可能只有你们,没有我!”
  
  ‘嫉妒’一脸嫉恨,但却以更快的速度扑了上去。
  
  “竟然敢咬我?”
  
  “我要吃了你!”
  
  ‘愤怒’大吼着。
  
  “等等我!”
  
  ‘懒惰’喊着,但还是慢悠悠的。
  
  “真是丑陋!”
  
  ‘色.欲’发出这样的评价后,张嘴就咬。
  
  唯有‘傲慢’不同。
  
  它站在那里,一脸高傲、不屑。
  
  但一体本源的力量,却是源源不断又悄然无声的涌进身躯。
  
  连它自己都没有发现,随着这些力量的涌入,它似乎变得又不同了。
  
  剩余的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妒忌更加不用说了。
  
  它们什么都没有发现。
  
  在这些原罪的眼中,此刻只剩下一件事——
  
  吃!
  
  吃掉这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