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三章 近在咫尺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狗头?!
  
  秦然惊疑不定的看着天空。
  
  不论是黑暗中的轮廓,还是凸出的嘴巴,都在告诉着秦然这是一只狗的头。
  
  但这只狗的头实在是太大了。
  
  不说其他,单单是能够一口咬住‘吞噬者’的身躯,就说明了其大小。
  
  虽然‘吞噬者’的庞大是从长度上体现的,但是宽度也是毫不逊色,一个城区的宽度,足以让任何人闻之色变。
  
  可就是这样的身躯,在那狗嘴下却显得毫无反抗之力,任由撕咬。
  
  在秦然的注视下,庞大的‘吞噬者’被撕咬出了上百个伤口,最严重的地方,几乎是一截两段,仅剩下丝丝皮肉相连。
  
  “这是什么东西?”
  
  “仅仅是一部分就这样强大,如果是整个的话……”
  
  眉头紧皱的秦然突然自嘲一笑。
  
  他想到了之前自己在无法无天面前对含羞草的评价。
  
  任何小觑含羞草的人,都将会吃不了兜着走。
  
  但现在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含羞草的实力。
  
  应该说,任何敢怀有恶意触碰含羞草的人,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一时间,秦然想到了‘掮客’在称号副本【黎明之剑】内的布置。
  
  “你究竟有什么样的布置,才敢做出这样的事情?”
  
  “或者,眼前的存在有着不为人知的弱点?”
  
  “触碰?触碰!”
  
  秦然猛地想到了刚才含羞草的话语。
  
  “如果是这样的话……”
  
  秦然目光闪动。
  
  然后,迅速思考其中的可能性。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秦然更想要行动起来,趁着‘吞噬者’被那狗头压制的机会,完成他的主线任务。
  
  但可惜的是,他一动也不能动。
  
  【震慑:精神判定通过,未陷入恐惧、混乱状态……】
  
  【束缚:力量判定未通过,暂时失去行动力……】
  
  ……
  
  尽管真正的战斗发生在天空,而他在地面,但依旧被波及到了。
  
  对此,秦然没有太多的懊恼。
  
  相反,很是庆幸。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此刻也在天空中,将会承受远超想象的精神判定,一旦精神判定未通过的话,陷入到恐惧、慌乱状态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他有办法去天空中,但不代表他在特殊状态下还能够‘自由飞行’。
  
  抬头望着天空的秦然,静静的等待着含羞草和阿夫的演出结束,脑海中自然是没有停下。
  
  “含羞草说有把握撑住10秒而,眼前的阿夫没有丝毫消失的意思,也就是说阿夫极有可能能存在10秒以上的时间。”
  
  “阿夫的攻击毫无章法,似乎是本能的进攻,并不懂得有效进攻,说明含羞草无法真正意义上的给予阿夫准确的命令……唔,等等,以含羞草的性格,这一点还有待商权,说不定他是吓傻了,根本忘了下达准确的命令。”
  
  听着空中含羞草还未停歇的哭声,看着被撕咬的‘吞噬者’,秦然不知道为什么心底升起了一道异样的波动,想让他笑出声来。
  
  最终,秦然忍住了,但嘴角却是连续的抽搐了数下。
  
  相较于只是嘴角抽搐的秦然,诸神们却是一个个大惊失色。
  
  他们如临大敌的‘吞噬者’竟然就这么被压制了?
  
  不,说是压制已经不够准确了。
  
  而是碾压!
  
  没错,就是碾压!
  
  毫无还手之力的碾压!
  
  那巨大无比的狗头是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的强大?
  
  那个毫不起眼的凡人是谁?
  
  为什么能够指挥这样的存在?
  
  一个又一个的疑问出现在了诸神的心中。
  
  特别是对含羞草有过观察的荆棘女士,更是心底翻起了惊涛骇浪,虽然她在刚刚看到了一丁点儿对他们来说的‘优势’,但她从未想过,优势会大到这种程度。
  
  能赢!
  
  这次战争,我们能赢!
  
  第一次的,荆棘女士从心底升起了希望。
  
  周围的诸神也是如此,哪怕还无法移动,但却一个个士气大振。
  
  而‘吞噬者’就不同了。
  
  它不停的发出痛苦的吼声,不断的用力扭动身躯,想要摆脱那样的撕咬。
  
  但是,往日里可以随意撞断一座山的身躯,在此刻却显得软弱无力。
  
  对方的咬合力,不仅超乎想象,而且还带着一股令它灵魂震颤的气息,越是被撕咬,它就越是胆战心惊。
  
  这个家伙是什么?
  
  为什么让我有本能的畏惧?
  
  ‘吞噬者’心底不断的想着。
  
  同时,一股即使是在它出生时,都未出现的虚软感,开始在它的身躯中漫延。
  
  随着这股力量的漫延,‘吞噬者’停止了身躯的扭动。
  
  不是放弃了挣扎。
  
  而是要拼死一击。
  
  ‘吞噬者’很清楚,在这么下去,它就真的完蛋了。
  
  必须要远离这个家伙。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令‘吞噬者’恐惧的存在消失了,连带着一起消失的还有含羞草。
  
  对于那个恐怖的存在为什么消失,‘吞噬者’不知道。
  
  但它知道,它得救了。
  
  而且,还再次轻而易举的获得了这场战斗的上风。
  
  太阳又一次缓缓的升起。
  
  黑暗被驱逐。
  
  纳威亚城如同是新的一天开始般。
  
  ‘吞噬者’舒展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诸神们则没有犹豫,身体在能够恢复行动力的一刻,就向着‘吞噬者’发动了攻击。
  
  对此,‘吞噬者’视而不见。
  
  它的注意力,放在了地上。
  
  在那里有着一个比之前毫不起眼,却又恐怖之极存在一样的凡人。
  
  一道黑色的光华闪烁。
  
  天空中的战斗继续着。
  
  一个类人模样的分身,却站在了秦然的面前。
  
  人蛇混合的头颅,有着人类的五官,却满是稀碎的鳞片。
  
  人的四肢,没有尾巴,披着一件黑色的长袍。
  
  ‘吞噬者’的分身细细打量着秦然。
  
  “不,要比刚刚那个,或者所有凡人都强大!”
  
  “已经达到了超凡的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获得‘功勋’封神吗?”
  
  “三百年前,有这么一个和你类似的家伙!”
  
  “但他失败了。”
  
  “结局很悲惨。”
  
  “所以,不如我们换一种方式……”
  
  “你告诉我刚刚那个凡人的来历,我帮助你封神,怎么样?”
  
  满是蛊惑意味的声音,从对方中响起,蛇信子也跟着一吐一吐。
  
  对于蛊惑眼前的超凡之人,‘吞噬者’有着绝对的信心。
  
  它很清楚,没有一个凡人能够拒绝封神的诱惑。
  
  看看‘英雄’艾格吧!
  
  那就是最真实的例子。
  
  妻离子散,朋友反目,下属背叛。
  
  为什么?
  
  不就是封神的机会吗?
  
  但有的时候,意外总是这样出现。
  
  就好似它之前对含羞草的轻视一样。
  
  眼下,它又犯了同样的错误。
  
  它轻视了秦然的性格中最执着的部分:朋友。
  
  同样它更轻视了秦然的胆大妄为。
  
  “封神吗?”
  
  “好!”
  
  “我答应你!”
  
  “不过,他的来历我不能当众说出,会遭到可怕的报复,我只能告诉你一个。”
  
  秦然面带犹豫,最终咬了咬牙道。
  
  “当然。”
  
  ‘吞噬者’毫不怀疑,大踏步的走到了秦然面前,挥手制造了一层隔音结界,确认声音不会传出去后,就附耳到秦然面前。
  
  看着越来越近的头颅,秦然双眼微眯,逐渐握紧了手中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