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身份
熟悉的光芒中,眼前文字一排排的浮现。
  
  【称号副本进入!】
  
  【本次副本为多人特殊副本……】
  
  【人数:5人!】
  
  【判定玩家2567持有副卷,身份匹配中……】
  
  【身份:身为侯爵长子的你,天赋出众,既擅长剑术,又精通药理,还对占星术略知一二,你被黎明之都的人津津乐道,但你庶出的身份,却为你引来了巨大的麻烦,恰巧你听闻了‘燃烧黎明’的事情,你用你的家族姓氏,换来了一张碎石镇治安官的任命书……】
  
  【背景:驻扎在至高之路的燃烧黎明遭到了不明身份的敌人袭击,燃烧黎明遭受到了重创!此刻,燃烧黎明迫切的需要有人继承‘黎明之剑’的意志!】
  
  【主线任务:无,停留时间90天】
  
  【获得临时语言,离开副本时,自动消失】
  
  【衣物、外貌临时改变,离开副本时,自动恢复】
  
  【检测枪械、手雷年代不符,威力下降90%,这是称号副本,在进入副本后,你将没有任何补偿】
  
  (标注1:称号副本内,玩家之间不禁止杀戮,且获得对方全部物品价值提高50%,积分增加100%)
  
  (标注2:称号副本内,没有主线任务)
  
  (标注3:称号副本内,玩家无法通过击杀方式获得任何装备、道具)
  
  (标注4:称号副本内,玩家不会有通关积分、技能点、黄金技能点、黄金属性点的奖励,但你最后的评价,将会影响到你是否获得称号‘黎明之剑’)
  
  (标注5:称号副本内,玩家完成支线任务、特殊事件,不但会给予相应的通关评价,还会额外增加停留时间。)
  
  ……
  
  秦然逐字逐句的阅读着。
  
  “没有主线任务,通关也不会有相应的积分、技能点奖励,只会影响到‘黎明之剑’的归属,而且,玩家间相互杀戮可以获得更大的好处……”
  
  “鼓励杀戮和触发支线任务、特殊事件吗?”
  
  阅读完后的秦然眉头一皱。
  
  他很清楚,这样的前置条件,已经完全的将含羞草排除在外了。
  
  对方胆小的性格,不要说是杀人了,杀只兔子都不敢。
  
  但早有准备的秦然,没有任何的气恼。
  
  他只希望汇合前能够保护好自己。
  
  在进入【黎明之剑】称号副本时,秦然和含羞草就对这个特殊的副本做过一些猜测,并且准备了应对的方式。
  
  像眼前这种身份不同,出现位置不同的情况,也在秦然的猜测中。
  
  毕竟,【黎明之剑】的主卷、副卷是截然不同。
  
  “含羞草会是什么身份?”
  
  “还有,那三个家伙……”
  
  秦然低声自语着。
  
  然后,眼前的光芒、文字开始消失。
  
  他出现在了一辆马车中。
  
  马车宽大,平稳。
  
  以黑红两色为主色的车厢内,不缺少金银饰物,特别是秦然手边的门把手上,一颗成年人大拇指头大小的祖母绿,镶嵌其上。
  
  可这样的装饰没有任何暴发户的气息,反而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格调。
  
  但坐在秦然对面衣着得体的中年人,却没有让秦然有机会继续的欣赏下去。
  
  “少爷,这是我最后一次称呼您为少爷。”
  
  “您用您的姓氏换取了一次机会,我无法评价这样的行为是勇敢还是鲁莽,但我认为您应该更加理智一些。”
  
  “侯爵大人并不是不近人情,您本可以有着更好的选择。”
  
  中年人的声音略显低沉,咬字十分清晰,似乎是要把子一个一个用力吐出来一般,这让对方本就方正的脸,看起来多了一丝严肃与刻板。
  
  说话时,一个精致、鼓囊的钱袋,递到了秦然的面前。
  
  “这是侯爵大人,给与您最后的一点帮助。”
  
  中年人一丝不苟的说道,犹如一个机器人。
  
  “谢谢。”
  
  秦然接过钱袋,以更加客气的口吻说道。
  
  “您还需要什么吗?”
  
  “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可以给与您相应的帮助。”
  
  中年人继续语调平稳的说道。
  
  话语的字面意思有着关切,但语气内却显露着客气与疏远。
  
  “不需要。”
  
  秦然摇了摇头。
  
  之后,车厢内陷入了沉默。
  
  不论是秦然,还是眼前的中年人,都没有打破这种沉默的意思。
  
  轱辘、轱辘辘。
  
  车轮声清晰入耳。
  
  从日出到日落,马车缓缓的停下了。
  
  透过车窗,远处的黑暗中有着一小片光亮。
  
  “2567,那里就是你的目的地:碎石镇。”
  
  “带上你的任命书和背囊……”
  
  “希望我们可以在黎明之都再见。”
  
  中年人顿了顿之后,这样的说道。
  
  秦然点了点头,拿起属于他的东西,推开车厢门,走下了马车。
  
  扫了眼高大、健壮远超普通马儿的拉车马匹,秦然没有停留,快步的向着那片光亮走去。
  
  在拉开足够的距离后,秦然打开了他的背囊。
  
  火鸦和霜狼从背囊中钻了出来。
  
  振翅声中,火鸦飞入了夜空,成为了秦然最好的侦查伙伴。
  
  还幼小的混血霜狼,也丝毫不惧夜幕带来的黑暗,围着秦然来回跳动,时不时的抬头嗅一嗅周围的气味。
  
  或许,战斗时幼小的混血霜狼还无法成为秦然的帮手,但是远超一般猎犬数倍的嗅觉,却足以让它成为秦然的辅助侦查伙伴。
  
  并且,还带着一些独特的效果。
  
  呜、呜呜。
  
  轻声的嘶吼,从喉咙中时不时的传出。
  
  让周围被饥饿折磨的野兽们,纷纷退怯。
  
  以秦然的视力,甚至能够看到那些野兽是夹着尾巴跑的。
  
  显然,幼小、混血等等因素,并没有影响到霜狼应有的威严。
  
  就如同秦然此刻的‘身份’。
  
  一个放弃了家族姓氏的前贵族子弟,他人眼中的.赌.徒.,但治安官的任命书却是真实、有效的
  
  “站住!”
  
  “走到光亮处!”
  
  “举起你的双手!”
  
  “千万别做出任何让我误会的事情!”
  
  刚刚来到了碎石镇外,一声大喝就从镇外的木质塔楼上响起了。
  
  “我是新来的治安官!”
  
  “这是我的任命书。”
  
  秦然回应着对方,同时,将任命书抛上了塔楼。
  
  十几秒后,拦路的木栅栏被数个年轻力壮的镇民抬开了,一个背着弓箭的年轻人拿着秦然的任命书走了过来。
  
  “治安官?”
  
  “你确定你要成为这里的治安官?”
  
  对方一脸古怪的看着秦然……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