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异样
    秦然的左手手指刺入了这颗猩红的眼球中,半胶质的鲜血立刻流淌出来,但马上就被爆闪而出的电光所蒸发。
  
      啊!
  
      无法抑制的惨呼中,一道人影抽搐倒地。
  
      月光下,对方浑身焦黑,很快就没有了声息。
  
      【残暴雷霆之手.雷击】!
  
      虽然只是较强级别的电击,但刺穿了眼球,直达大脑深处的要害攻击,让这一击成为了必杀一击。
  
      秦然推开窗户,站在房间内看着窗户外,地面上倒地的尸体。
  
      不需要借助月光,凭借着SSS+级别的感知,秦然对眼前的尸体一览无遗。
  
      暗色的皮甲、软底的靴子、手中的匕首,还有腰间的包囊,仿佛都在明确的告知着秦然对方盗贼的身份。
  
      不过……
  
      对方手中的老茧,可不像是常年使用匕首留下的。
  
      应该是更粗一点的剑柄。
  
      还有对方的身形,哪怕是有着皮甲的遮掩,也显得过于强壮了一点。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每一个合格的盗贼都应该懂得该如何避开光线,特别是月光。
  
      秦然穿窗而出,蹲在尸体前细细的检查着。
  
      在看到对方包囊两瓶光洁如新的药剂时,对方的身份已经确认无疑了。
  
      “伪装成盗贼的战士?”
  
      “一个不合格的伪装者!”
  
      “找这样的人出手……”
  
      “对方是为了保密挑选了心腹手下?”
  
      “还是因为迫不及待到根本不愿意让我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看来我这个治安官远比想象中的遭人嫉恨呐。”
  
      秦然自语着,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容。
  
      远处,被惊动的民兵们快速的赶来。
  
      那位年轻的民兵队长更是跑在前列,手里还拎着一个篮子。
  
      当看到秦然面前的死尸时,民兵们脸色一变,略带紧张的看着秦然。
  
      而那位年轻的民兵队长则是迅速的检查着尸体,片刻后,年轻人脸色难看的站了起来。
  
      “是艾迪商队的护卫佣兵。”
  
      “这些该死的佣兵!”
  
      “他们太胆大妄为了!”
  
      民兵队长虽然年轻,但是却有着足够的经验,简单的查探后,就大致的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但正因为这样,才让这个年轻人越发的愤怒了。
  
      碎石镇,是年轻人的‘家’。
  
      年轻人很喜欢这个家,这是毋庸置疑的,他欢迎任何为这个家带来繁荣的客人,可对那些敢破坏这个家的人,他也不会留情。
  
      “大人,我请求大人去检查艾迪商队!”
  
      年轻人以正式的口吻,向着秦然说道。
  
      “可以。”
  
      秦然点头道。
  
      虽然他不认为年轻人会有收获。
  
      尽管对方迫不及待的想要干掉他,但敢用一个身份明显的人,对方只要不是傻子就一定会有所准备。
  
      至于这个佣兵是自己临时起意行动的?
  
      拜托。
  
      治安官的诅咒早已经在碎石镇上传开了。
  
      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不会大晚上的来治安所。
  
      年轻人带着几个民兵匆匆而去,剩余的两个民兵守在尸体旁,秦然则是拎着篮子,带着混血霜狼幼崽返回了治安所内。
  
      重新点燃的蜡烛,将治安所的大厅照的亮堂一片。
  
      篮子中的食物被秦然一一拿出。
  
      掺杂着麦麸的玉米饼和香肠,都被重新烤制加热,装在了一个盘子中,一旁的碗中则是蘑菇汤,而唯一的壶里散发着淡淡的酒味,低度的麦酒,显然是自家酿造。
  
      咔!
  
      秦然掰开玉米饼,重新烤制的玉米饼变得酥脆,麦麸的味道更是全部的融入其中,特别是入口后的粗糙感与玉米面本身的细腻,造成了一种剧烈的冲突,让秦然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他从没有想到,在这里会尝到这样的食物。
  
      略带期待的,秦然将一片香肠放入嘴中。
  
      随着牙齿的咀嚼,丰厚的油脂立刻充斥口腔与玉米饼混杂在一起,当一口蘑菇汤喝下后,秦然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当然,秦然没有忘记混血霜狼幼崽。
  
      他拿起了一块玉米饼,抛给了对方。
  
      幼崽准准的接住了玉米饼,不过,却还是用亮晶晶的双眼看着秦然,甚至,还不停的摇着尾巴。
  
      显然,幼崽母亲的血统,在这个时候显露无疑。
  
      秦然拿起一片香肠继续抛给对方。
  
      又一次稳稳的接住后,在空中的幼崽就将香肠片吞了下去,并且继续向秦然摇着尾巴。
  
      “玉米饼的味道也不错的。”
  
      秦然向对方建议着。
  
      但效果不佳。
  
      幼崽闻了闻那块被接住的玉米饼后,就置之不理的继续扭头冲秦然摇尾巴。
  
      “好吧。”
  
      “一分为二,我们各自一半。”
  
      秦然笑着,将盘中的香肠片分了一半给幼崽。
  
      对于伙伴,秦然从不会吝啬。
  
      就如他绝对不会去碰那壶酒一样。
  
      即使度数很低。
  
      晚餐很快就结束了。
  
      那位离去的年轻人快步的走到了秦然的面前。
  
      相较于离去时的愤怒,这个时候,年轻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大人艾迪商队的人都不见了!”
  
      “我询问过旅店的老板,天黑前,他还为这支商队的人送过食物、酒水,他们应该是天黑后才悄然离开的。”
  
      “抱歉,是我的失职。”
  
      年轻的民兵队长很不想这样说,但在事实面前,对方并不是一个抵赖的人。
  
      “能带我去那间旅店看看吗?”
  
      秦然询问道。
  
      他可不会在这个时候斥责年轻的民兵队长。
  
      因为,这本就不是对方的错。
  
      相反能够坦然承认自己的不足,却让秦然对对方的印象又好了一分。
  
      “当然。”
  
      年轻人点头道。
  
      在对方的带领下,秦然很快来到了碎石镇上最大的旅店:侏儒酒杯和饭盆。
  
      治安所和‘侏儒酒杯和饭盆’并不远,都在碎石镇广场边上。
  
      旅店的老板这个时候已经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
  
      在看到年轻人和走来的秦然时,马上就迎了上来。
  
      “沃恩队长。”
  
      “治安官大人。”
  
      虽然秦然刚到碎石镇,但是显然这个消息是隐瞒不住的,尤其是老比克这样的人。
  
      年轻的民兵队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留守的民兵,后者立刻低下了头,不敢与年轻人对视。
  
      这一幕落在秦然眼中,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但秦然却不在意,能够在碎石镇开着一间最大的旅店,老比克如果连这点手腕都没有,那才是奇怪的事。
  
      至于民兵的行为?
  
      民兵,不是正规军,不是真正的战士,哪怕有着一些收入,但也很微薄,想要获得更多的收入也是正常的。
  
      可有一点却实在是不正常。
  
      秦然的目光看向了碎石镇广场另外一边,与治安所相对的建筑:镇长办公室。
  
      因为刚才的事件,整个碎石镇都被惊醒了,在纷纷亮起了烛火的碎石镇上,漆黑一片的镇长办公室十分显眼。
  
      特别是,那位镇长理应住在其中的时候。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