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九章 死尸
年轻的民兵队长顺着秦然的目光看到了漆黑的镇长办公室,立刻,这位年轻人就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锵!
  
  长剑出鞘,周围的人一惊。
  
  但随即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大人,我带人去看看!”
  
  年轻的民兵对着说道。
  
  “嗯。”
  
  “我去艾迪商队的房间检查一下。”
  
  秦然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止。
  
  在他的感知中,那栋房子虽然一片漆黑,但却没有任何危险,既没有恶意的目光,也没有什么强大的气息。
  
  相反,在侏儒酒杯和饭盆这间旅店内,却有着淡淡的血腥味。
  
  不是猪羊那种,而是……人!
  
  “好的,你们两个跟上大人。”
  
  “大人,我去去就来!”
  
  年轻的民兵队长进行着妥善的安排,然后,带人快步的离去。
  
  当年轻人和诸多民兵离去后,旅店的老板,老比克这才长出了口气。
  
  “沃恩什么都好,但就是太认真了。”
  
  “我还是看着他长大的,可他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老比克一边说着一边自嘲的耸了耸肩。
  
  “认真的年轻人,并不讨厌,不是吗?”
  
  秦然笑道。
  
  “当然、当然。”
  
  “大人,请跟我来,我带您去看看那些家伙住着的房间。”
  
  老比克点了点头,圆滑又不失礼的带着秦然向着旅店内走去。
  
  一路上根本不需要秦然询问,对方就开始介绍着有关艾迪商队的一切。
  
  “艾迪商队是一个小型的商队,核心是‘艾迪一家’,总共十几个人,不过,小商队有小商队的生存方式,他们会选择抱团,而大部分的时候,都是由‘艾迪一家’的人出面打理一切。”
  
  “所以,大部分的时候,人们认为整支商队就是‘艾迪一家’的,事实上,是多支小商队组成的,他们只是会抽取一部分利润。”
  
  “哦,原来是这样。”
  
  “‘艾迪一家’是艾迪商队的名字?”
  
  秦然继续问道。
  
  “嗯,那就是艾迪商队的名字,而且,他们真的都是家人。”
  
  “很奇怪吧?”
  
  “家族掌管商队不奇怪,但是一个家族从上至下都在一个商队中,才是让人感到好奇的事情。”
  
  “不过,我心里好奇,可不敢询问他们。”
  
  老比克说着又笑了笑。
  
  “怎么?”
  
  “他们很凶恶?”
  
  闻着越来越近的血腥味,秦然问道。
  
  “敢来至高之路附近的商队,哪个不凶恶?”
  
  “遍布在至高之路中段的土匪、强盗,可不是开玩笑的,哪怕有着燃烧黎明的驻军,也是经常发生袭击,更何况现在燃烧黎明也……”
  
  说着,老比克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话语。
  
  “燃烧黎明怎么了?”
  
  秦然故作好奇的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燃烧黎明被袭击了!”
  
  “那位大公还失踪了……”
  
  “大人,以您的身份,收到的公文肯定比我道听途说的详细,您还可以向霍尔镇长询问,就不要为难我这个可怜人了。”
  
  “我只是在这里讨口饭吃。”
  
  老比克连连告饶,同时手里多出了一个钱袋,十分隐蔽的递到了秦然面前。
  
  秦然不动声色的接过了钱袋。
  
  在看到秦然接过钱袋的时候,老比克面露喜色,带路的脚步更加的快。
  
  在旅店回廊的后侧,一处只有一扇门的墙壁前,对方停下了脚步。
  
  “这里就是艾迪一家的房间,也是我这里最大的房间,他们每次来,都是选择住在这里。”
  
  老比克说着打开房门,退到了一边。
  
  一个拎着油灯的民兵率先走了进去,将房间内的蜡烛点燃。
  
  光亮一下子充斥整个房间。
  
  照亮了一排整齐的床铺,还有床铺下的行礼。
  
  床铺整齐,被褥叠起。
  
  行礼整齐,没有移动。
  
  秦然目光扫过那些床铺、行礼,最终看向了房间中的大长桌。
  
  血腥味,就是从那里传来的。
  
  或者准确点说是,从大长桌的木质地板下。
  
  而在秦然的追踪视野中,一切更是清晰。
  
  无数拖拽痕迹的终点,都是那里。
  
  “你们将它挪开。”
  
  秦然吩咐着民兵,同时目光看着老比克。
  
  对方神色如常,没有什么反常。
  
  当然了,也就是现在。
  
  在长桌被挪开,秦然掀开了一块看似坚固,实则虚掩的木板后,浓郁的血腥味随即扑面而来。
  
  烛光下,密密麻麻的尸体,露在了众人眼前。
  
  “天哪!”
  
  脸色大变的老比克一声惊呼,身形连连后退。
  
  两个民兵也是面带惊骇,其中一个完全的不知所措了,另外一个还算冷静,抽出了腰间的短剑直指老比克。
  
  “别动!”
  
  民兵道。
  
  “大、大人!”
  
  “这些人不是我杀的!”
  
  老比克立刻高举双手,结结巴巴的说道。
  
  “嗯。”
  
  秦然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扫视着这个藏在旅店房间内的密室。
  
  当他看到,内部的L型的插销时,双眼一眯。
  
  “从内部控制的密室?”
  
  秦然心底有了一个猜测,当即对着民兵说道:“去把所有的尸体都抬出来。”
  
  “是。”
  
  两个民兵面面相觑后,同时点了点头。
  
  其中那个一直不知所措的民兵显得不情不愿,磨蹭的靠近着密室,另外一个拔出短剑的,虽然也不情愿,但面对着秦然的命令却没有偷懒。
  
  让秦然大感意外的是那位老比克。
  
  “大人,我来帮忙!”
  
  “我愿意证明我的无辜,我也愿意帮助大人您,希望您能够给予我公正的待遇!”
  
  老比克主动的说道。
  
  “可以。”
  
  秦然许诺道。
  
  老比克当然不是凶手。
  
  对方身上没有鲜血味,也没有洗漱的痕迹。
  
  而且,一个身材宛如侏儒般矮小,没经过任何锻炼的中老年人,除了下毒之外,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解决这么多人。
  
  但那些尸体可不是被毒死的,而是被刺穿了喉咙。
  
  还是在一瞬间就刺穿了十几个人的喉咙。
  
  “杀人者不仅出手快,还出其不意……”
  
  秦然站在密室上,看着一具一具被抬出的尸体,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当时的一幕:艾迪一家与杀人者在这间密室内谈论着什么,接着,杀人者突然出手,没有任何防备的艾迪一家纷纷中剑倒地。
  
  也许有惨呼声发出,但有着密室门板和房间门板的阻碍,却没有一个人听到。
  
  或者那个杀人者还故意的安排人手转移了旅店内人们的视线。
  
  “啊!”
  
  就在秦然猜测时,脚下的密室内传来了老比克和民兵的惊呼。
  
  “大、大人,镇、镇长死了!”
  
  没有等秦然开口询问,民兵就结结巴巴的汇报着。
  
  ,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