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六章 甜风
秦然身后,一道身影不带一丝风声的靠近着,手中的匕首直刺秦然。
  
  但却避开了秦然的要害,而是瞄准了肩膀附近。
  
  怀利并不想要杀死秦然。
  
  双方没有仇怨。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怀利还很佩服这位燃烧家族的庶长子,竟然能够舍弃自己的名字、荣耀,来到至高之路附近的小镇上担任一个治安官。
  
  这在大部分人看来都是不可思议的。
  
  要知道,燃烧家族的庶长子尽管无法继承家族的爵位,但获得一个勋爵或者男爵的爵位也不是不可能的。
  
  哪怕不是世袭,也足以让无数人抢破了头。
  
  所以,怀利的出手选择了很有分寸的那种。
  
  不过,下一刻,怀利就万分庆幸自己的选择。
  
  嘶!
  
  毒蛇的长嘶突然在耳边回荡着,全身一颤,被震慑的怀利瞪大了双眼看着那完全违反了人体构造进攻方式的踢腿。
  
  砰!
  
  秦然的脚尖点在了怀利的脖颈上。
  
  拿捏了分寸的劲道,让怀利一声没吭的晕了过去,但却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
  
  秦然眉头微皱的看着倒地昏迷的斯纳克、布鲁、怀利。
  
  三人没有杀意。<>
  
  他能够清楚的感知到。
  
  而那个‘莫迪’安排的人可不会没有杀意,特别是在看到他俘虏了老比克后。
  
  “另外的势力吗?”
  
  秦然目光再次扫过三人,抬手依次拎住三人的衣领子,另一只手拎着老比克向着治安所走去。
  
  治安所内,沃恩已经开始审讯抓到的俘虏了。
  
  在看到秦然拎着的老比克时,沃恩一怔。
  
  “连老比克也是?”
  
  年轻的民兵队长面容十分的复杂。
  
  对于将碎石镇当做是‘家’的年轻人来说,碎石镇上的每个人都算得上是类似‘家人’般的存在,可是他刚刚抓到的家伙中却大都是这样的‘家人’。
  
  这让年轻人在情绪上有些无法接受。
  
  但理智却告诉着他什么是正确的。
  
  “需要我审问他吗?”
  
  年轻的民兵队长问道。
  
  “不,他们交给我了。”
  
  “你先将他们全都分开单独关押,派两个警惕的人守着他们,除去水之外,不需要给他们食物。”
  
  “你带领剩下的人去他们的家中,搜寻所有有价值的东西。”
  
  秦然摆了摆手,吩咐道。<>
  
  “是,大人。”
  
  年轻人马上就行动起来。
  
  所有的俘虏,包括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被搜身后,全部的关押在了治安所内的‘监牢’内:一个连普通成年人躺下都困难的狭窄牢房。
  
  在治安所内,有着十五个这样的‘牢房’,由原本的两个正常房间改造而成,加固了金属栏杆和石头制成的墙壁,足以应付大部分的犯人。
  
  两个民兵轮流在走廊上巡逻。
  
  每隔十分钟,就会挨个检查牢房,一人拎着油灯拿着短剑,一人在后面端着十字弓。
  
  他们已经得到了秦然的命令,任何人有异动,杀无赦。
  
  说这句话的时候,秦然没有压低声音。
  
  因此,距离治安所大厅不远的牢房内,所有人都听到了。
  
  每一个人都异常的配合。
  
  他们没有一个人会怀疑秦然的话语,尤其是当他们亲耳听到了秦然对于其他俘虏的拷问后,对于秦然的恐惧更深了。
  
  “啊!啊啊!”
  
  “我的手指!”
  
  “我的眼睛瞎了!”
  
  “求求您放过我!”
  
  “我已经告知了您我所有知道的!”
  
  ……
  
  手指被掰断的声音,眼睛被戳瞎的声音,牙齿、骨头被敲碎的声音,之后更是加入了烙铁与皮肉滋滋作响的焦臭味道。<>
  
  老比克、塞易尔看不到,但听到的、闻到的,却让他们全身战栗。
  
  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的脸色也是变了变。
  
  直到这个时候,三人才想起来除去特殊的天赋、强大的实力外,燃烧家族一向是以残酷而闻名的。
  
  “将这些人拉出去,吊死在镇外。”
  
  平淡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的话语声响起,却让听到的人打了个哆嗦。
  
  包括两个民兵。
  
  但不需要秦然催促,两个民兵马上就行动起来。
  
  几个往日里鼎鼎有名的通缉犯、杀人狂就这么被两个民兵拖死狗一般的拖了出去,吊死在镇外。
  
  整个过程没有一点反抗。
  
  这些凶恶的家伙自然是不愿意死亡的。
  
  可全身骨头被秦然敲碎七七八八的他们,根本不要想着反抗。
  
  死亡,就是他们唯一的下场。
  
  “那么……”
  
  “你们呢?”
  
  秦然站在牢房外,缓缓的问道。
  
  不是对一个人,而是对所有人。
  
  “大人我愿意向您效忠,告知我所知的一切,并且,为您带来一笔财富!”
  
  本身就是投降的塞易尔毫不犹豫的高喊着。
  
  “大人求您放过我,我知道那个家伙的一个隐秘据点。”
  
  老比克以比塞易尔还要高的声音喊道,让人十分怀疑对方,这么矮小的身躯中,为什么会爆发出这么响亮的声音。
  
  两人的话语,让两人暂时获得了活下来的机会。
  
  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却不同。
  
  三人心中的骄傲,让他们无法向塞易尔、老比克这样放弃尊严换来活命的机会。
  
  三人透过金属栏杆看着彼此。
  
  他们都看到了同伴眼神中的苦涩。
  
  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在离开黎明之都后,他们连燃烧黎明的大营都没有看到,就会被燃烧家族的庶长子吊死在碎石镇外。
  
  恐怕传到黎明之都,会被人当成笑话吧?
  
  只是……
  
  平时听到笑话时,他们三个也会哈哈大笑。
  
  可当笑话中的主人公成为自己时,他们真的是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这位大人,我们真的没有恶意。”
  
  “之前的一幕,我完全就是因为好奇,而后面也是我的两个同伴为了救我,如果要被吊死的话,请您吊死我一个,放过我的同伴。”
  
  斯纳克说道。
  
  他希望为自己的同伴争取一线生机。
  
  可斯纳克有点错误估计了自己同伴的想法。
  
  “死亡并不可怕,尤其是同为‘神射手’,我希望死在你的弓箭下,而不是被吊死。”
  
  布鲁大声的说道。
  
  “你之前的技巧是什么?”
  
  “是燃烧家族的秘传吗?”
  
  “能在为我演示一遍吗?”
  
  “不然,我死也不甘心!”
  
  怀利更大声的喊着。
  
  听到两个同伴的喊声,如果不是有着铁栅栏的阻止,斯纳克真的想要冲过去一把掐住两人的脖子,大声质问两人是不是疯了。
  
  就在斯纳克捂着脸十分后悔和两个不知所谓的家伙组队来到至高之路附近时,一阵夜风突然吹进了治安所。
  
  带着丝丝香甜的味道。
  
  但更让人在意的却是带着这丝香甜味道的主人。
  
  一位披着红棕色斗篷的女子。
  
  即使帽兜遮挡着容颜,在场的所有人也都被对方摇曳的身姿所吸引,仿佛看到了一位绝世佳人。
  
  唯有秦然不同。
  
  在对方出现的刹那,秦然就直接对脸一脚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