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七章 送信
    呜!
  
      秦然的一腿,如同是被挥舞的重锤。
  
      不仅发出了令人闻之色变的破空声,带起的强风还吹起了女子的帽兜。
  
      帽兜下的容貌,没有令之前被吸引的男士们感到失望,白皙的皮肤,绝美的五官,特别是淡蓝色的双眸中,更是足以吸引任何一位异性的目光,哪怕是同性也会不自觉的沉迷其中。
  
      而那灰金色的长发编织成一个花环状,戴在头顶,剩余的头发披肩而下。
  
      但这丝毫没有改变秦然的进攻。
  
      对秦然来说,不论男人、女人,只要无法确定身份、是未知的、被确认为敌人的,那就不需要手下留情。
  
      面对这样的一击,艾思芬妮是感到吃惊的。
  
      她从没有想过一个年轻的男子会直接对她出手。
  
      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可更令艾思芬妮气恼的是……她的计划被打乱了。
  
      这让艾思芬妮很不满的看向了秦然。
  
      在绝美的容颜下,淡蓝色双眸中的不满,非但不令人讨厌,还会让人有种窃喜的感觉。
  
      只是……
  
      玫瑰带刺。
  
      美人致命。
  
      任何在这个时候出现窃喜的人,都注定是要活不到下次日出。
  
      一层半透明的防御力场出现在了艾思芬妮周围。
  
      更强的无形之力在艾思芬妮手中汇聚着。
  
      防御力场被秦然迎面而来的一脚踢碎了,无形之力如同是喷涌而出的激流,抵消着秦然余势不懈的一脚,并且似乎想要将秦然淹没。
  
      但艾思芬妮马上发现这就是奢望!
  
      不要说是淹没秦然了,就算是阻挡秦然的一脚,都显得困难重重。
  
      秦然看似随意的一脚,就如同一把利刃,劈荆斩锐的切割着激流,直至抵达艾思芬妮的面前。
  
      那无形的力量救了艾思芬妮一命。
  
      在千钧一发之际,牵拽着艾思芬妮的身躯向着旁边一偏。
  
      啪!
  
      秦然的一脚擦着艾思芬妮而过,巨大力量形成的劲风,直接‘吹断’了艾思芬妮精心编制的发型。
  
      “混蛋!”
  
      一声低喝从外面响起。
  
      一道高大的身影挥舞着大剑冲了进来。
  
      带着如同是骑士冲锋时的态势。
  
      气势汹汹,威武绝伦。
  
      然后……
  
      对方就以更快的速度,被秦然一脚踢飞。
  
      轰!
  
      对方撞破了治安所的大门后,撞入了一侧的镇长办公室,生死不知。
  
      艾思芬妮看到伙伴的模样,马上就要再次聚集无形的力量攻击秦然,但她下一刻就举起了双手。
  
      一柄剑刃狭长的长剑凌空悬浮在她面前。
  
      剑尖直至她的喉咙。
  
      死亡的气息!
  
      艾思芬妮第一次感受到了这股令人绝望的气息。
  
      大脑一片空白的她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别、别杀我。”
  
      几乎是下意识的,艾思芬妮说着。
  
      接着,艾思芬妮看到了一双淡然到淡漠的眼睛。
  
      这是怎么样的一双眼睛啊!
  
      在那双眼睛中,艾思芬妮看不到任何的感情,没有胜利的欣喜、没有被打扰的愤怒,更没有对未知的恐惧。
  
      但是,艾思芬妮却能够感受到那种深入骨髓的冰冷。
  
      他想要杀我!
  
      这个想法猛地出现在了艾思芬妮的心底。
  
      混杂着之前的死亡气息,被冲击下的艾思芬妮几乎在眼前出现了幻觉。
  
      一匹狼。
  
      独自在旷野上游荡,对月长啸的独狼。
  
      “这、这就是你要找的人?!”
  
      “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会帮助你?!”
  
      幻觉下,艾思芬妮几乎窒息,但僵直的思维并没有让她做出错误的选择。
  
      “斯坦贝克!”
  
      以几乎尖叫的方式,艾思芬妮说出了这个名字。
  
      【蒲公英之穿刺】的剑刃已经刺破了艾思芬妮的脖颈表皮,鲜红的血液沿着剑刃而下。
  
      狭长的剑刃不住抖动,似乎迫不及待的想要一饮艾思芬妮的鲜血。
  
      但却没有一分一毫的前进。
  
      因为,秦然不允许。
  
      在秦然绝对的意志下【蒲公英之穿刺】带着一声颤音,围绕着秦然旋转了两圈后,就消失在阴影中。
  
      刚刚从死亡阴影中逃脱的艾思芬妮还没有松一口气,就被拎了起来。
  
      脖领子被秦然拽住,一把拎到了面前。
  
      看着秦然近在咫尺的面容,艾思芬妮又一次的颤抖起来。
  
      “你、你……”
  
      “他在哪?”
  
      秦然打断了对方无意义的话语。
  
      “什么?”
  
      艾思芬妮一愣,有些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斯坦贝克在哪?”
  
      秦然重复了一遍。
  
      “天啊!”
  
      “那个家伙真的认识你?!”
  
      “天啊!”
  
      “你们的关系真像那家伙说的那样要好……”
  
      一连两个惊叹,艾思芬妮以此表示着自己的惊讶。
  
      可马上的,这位女士就开始后悔了。
  
      因为揪着她脖领子的手掌,放在了她的脖子上,并且,一下子就收缩到了一个极限。
  
      艾思芬妮毫不怀疑眼前的男人再稍微用点力,她的脖子就会被拗断。
  
      同样的,艾思芬妮也不会怀疑眼前的男人会手下留情。
  
      啪啪!
  
      艾思芬妮用手拍打着秦然的手臂,用眼神示意着秦然。
  
      “咳咳……我也不知道那家伙在哪,我只是在那个家伙的请求下,向你送信……咳咳……”
  
      秦然手掌微微松开,艾思芬妮发出了一连串的咳嗽。
  
      不过,就算是咳嗽着,艾思芬妮也断断续续的说出了有关含羞草的事情。
  
      “信呢?”
  
      秦然问道。
  
      “在我背包里!”
  
      艾思芬妮刚说完,整个人就被扔在了地上,而她的背包则落在了秦然的手中。
  
      一封有着火漆的信出现在了秦然的手中。
  
      而背包却没有还给艾思芬妮。
  
      因为,在对方的背包中,秦然发现了一些本该属于是含羞草的物品。
  
      秦然挑了一下眉头后,开始检查信件。
  
      事有轻重缓急。
  
      他知道现在该做什么。
  
      检查无误后,信件被打开了——
  
       2567
  
      我很好。
  
      但情况特殊。
  
      按照你的想法去做。
  
      我会一直支持你。
  
      斯坦贝克
  
      圣安历:1182年,夏
  
      ……
  
      寥寥几句话,文字潦草,但却有着两人特意准备的暗记。
  
      “很好,是暂时安全不会危及生命,但情况特殊……出现了我们预料计划之外的事情了吗?”
  
      “而且,知道我在碎石镇,却不能够自由行动……”
  
      对比着两人的暗语,秦然将信封折好,小心的放入了他的背包。
  
      然后,眯着眼看向了艾思芬妮。
  
      “我给你一次机会,解释一下为什么斯坦贝克的东西会出现在你的背包中。”
  
      秦然一字一句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