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特使
    “这、这是酬、酬劳。”
  
      艾思芬妮结结巴巴的说道,然后,这位女士马上就反应了过来,马上强调着:“我没有强迫他,是他主动给我的。”
  
      不过,这样的强调,显然是起到了反作用。
  
      秦然眼中的冷冽感,正在迅速加剧着。
  
      感受到秦然眼神的变化,艾思芬妮几乎要哭出来了。
  
      她万分没有想到那个小绵羊一样家伙的朋友,竟然会是一头独狼。
  
      羊和狼明明是两个物种,为什么可以在一起?
  
      亏她还以为会遇到另外一头肥羊,可以好好的宰一笔。
  
      艾思芬妮一边在心底大骂自己贪心,一边高声喊道。
  
      “我以我的姓氏发誓。”
  
      “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话语掷地有声,声音也是铿锵有力。
  
      但……
  
      秦然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因为,他很清楚含羞草的性格。
  
      更加清楚以含羞草的性格,在当时窘迫局面下,和对方发生什么交易的话,会陷入到什么样的局面。
  
      ‘勒.索’!
  
      或者更加准确点说是,单方面的、轻而易举的‘抢.劫’。
  
      含羞草除了无力反驳一两句外,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甚至,连反驳都不敢,最多就是张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秦然从不会怀疑含羞草会这么做。
  
      就和他不会怀疑眼前女人的外表下的贪婪。
  
      那种一出现就几乎引得原罪‘贪婪’赞叹的共鸣感,让秦然早已对对方有了一个足够深刻的了解。
  
      呼!
  
      灼热的火焰,在秦然左手上绽放。
  
      治安所内所有的人在看到秦然手掌中的火焰时,脸色纷纷一变,表情各不相同。
  
      老比克、塞易尔是单纯的想到了什么传闻,面容带着越发浓重的敬畏。
  
      早已对秦然身份有着认知的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则是面带回忆。
  
      艾思芬妮就简单多了。
  
      恐惧。
  
      最纯粹的恐惧。
  
      有关燃烧家族的传闻一一浮现在脑海。
  
      然后,艾思芬妮本就聪慧的大脑开始以远超平时的速度飞速的转动起来。
  
      她回忆着出现后的一幕幕。
  
      并且,迅速的抓住了关键点。
  
      “大人请放过我!”
  
      “我会帮助您找到斯坦贝克阁下!”
  
      “毕竟,我是这里唯一一个见过他的人!”
  
      艾思芬妮语如连珠的说道。
  
      她发誓这是她从出生以来语速最快的一次。
  
      话语出口后,艾思芬妮就闭上了双眼,仿佛不敢看最终的结果。
  
      足足三四秒,没有感受到灼烧、疼痛的艾思芬妮睁开了眼睛,不是双眼,是左眼先睁开了一条缝。
  
      当发现秦然手中的火焰已经消失后,这才睁开了双眼,忍不住的长出了口气。
  
      活下来了!
  
      但还没有等艾思芬妮真正庆幸,一股无力感就从她的身躯各处蔓延开来,让她跌坐在地。
  
      直到这时,艾思芬妮才发现自己不仅全身无力,而且冷汗早已将她精心准备的衣服打湿了。
  
      呼。
  
      一阵夜风吹来。
  
      艾思芬妮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但这样的冷意和秦然的眼神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发现秦然盯着自己时,艾思芬妮马上停下了颤抖,以尽可能温和、平缓的口吻,说道:“我是在黎明之都的一条小巷子内遇到斯坦贝克的,他遇到了麻烦,不过却有人暗中保护着他。”
  
      “那个人很强大,我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斯坦贝克也察觉到了那个人,也很提防那个人,甚至和我交易的时候,专门利用某种道具转移了那个人的注意力。”
  
      “那个人被骗了,但没有发怒,只是警告我不要随意去说斯坦贝克的事情,而被带走的斯坦贝克也没有反抗。”
  
      “我推断那个人应该是斯坦贝克的保镖,而斯坦贝克应该是出身大家族才对,只是……又有点不一样的别扭感,总之很奇怪。”
  
      不需要秦然催促,艾思芬妮就说着和斯坦贝克相遇的事情。
  
      她现在完全搞明白了,想要保命,就只有把斯坦贝克当做‘保护.伞’才行。
  
      “大人,请您放心。”
  
      “我记住了那个人的模样,而以我在黎明之都的势力,我会轻而易举的找到那个人,然后再顺势找到斯坦贝克阁下。”
  
      艾思芬妮说着,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打量着秦然。
  
      在看到秦然眼神中的冷冽散去的时候,艾思芬妮一直提着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她马上说道:“大人,我马上出发,为您寻找斯坦贝克阁下的下落。”
  
      说完,艾思芬妮就向着治安所大门挪动着。
  
      秦然没有出声,更没有出手阻止,就是这么看着对方。
  
      汗水,从艾思芬妮的额头上渗出。
  
      不一会儿就密密麻麻的一片。
  
      然后,艾思芬妮就走了回来。
  
      “大人,我想了想,认为还是听从您的指示去寻找斯坦贝克阁下比较好。”
  
      艾思芬妮这样的说道。
  
      秦然扫视了一眼低眉顺眼的艾思芬妮,径直走到了门外,将被他踢晕的、艾思芬妮的同伴拎了回来。
  
      顺手扔在了艾思芬妮面前后,秦然的目光看向了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
  
      没有言语。
  
      但只是秦然的目光,就让稍微轻松的气氛,再次变得凝重起来。
  
      斯纳克绞尽脑汁的想着能够劝说秦然的话语。
  
      可还没有等这位双剑士想到,他那两位同伴就再次开口了。
  
      “‘神射手’死在弓箭下,无怨无悔!”
  
      “和我再对决一次!”
  
      “能够死在那样的秘术之下,无怨无悔!”
  
      “我也希望和您在对决一次!”
  
      布鲁和怀利几乎是不分先后的大声喊道。
  
      类似的言论,让两人一怔,下意识的对望了一眼后,都从彼此的脸上看到了一种莫名熟悉的神情。
  
      两人犹如是初见时一般,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个微笑。
  
      而斯纳克则是捂着脸,以头不断撞墙的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这个时候,你们两个搞什么默契?”
  
      “难道不知道这是会死人的!”
  
      “死人懂不懂?”
  
      “人只能活一次,死了的话,一切就得完了!”
  
      几乎咆哮的声音从斯纳克的嘴里爆发出来。
  
      “那你为什么愿意替我们去死?”
  
      布鲁反问道。
  
      “是啊,你都愿意替我们去死了,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你博一条活路?”
  
      怀利叹息着。
  
      斯纳克一愣。
  
      “你、你们……”
  
      “因为,这是我搞出来的,我自然要负责。”
  
      双剑士结结巴巴的解释着。
  
      可布鲁、怀利完全没有去听。
  
      两人早已再一次的看向了秦然。
  
      “能死在‘神射手’的箭下,荣幸之至。”
  
      “能死在未知技巧下,同样深表荣幸。”
  
      “混蛋!”
  
      “你们能不能听我说完?!”
  
      刚刚才有点感动的斯纳克,看着两个同伴的模样,忍不住抓狂的吼道。
  
      这一次的吼声,完全就是咆哮了。
  
      治安所的屋顶都被震下了一层灰。
  
      灰尘落在昏迷的艾思芬妮同伴的鼻中,这个高大、健壮的男子径直打出了一个喷嚏。
  
      “阿嚏!”
  
      “是你这个家伙!”
  
      “告诉你,有我在,是不会让你伤害特使大人的!”
  
      男子随着喷嚏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秦然,对方马上爬起来挡在了艾思芬妮的面前,一字一句的说道。
  
      “特使?!”
  
      顿时,所有人都被这一词汇所吸引。
  
      秦然更是眯着眼开始重新打量艾思芬妮。
  
      “没错!”
  
      “艾思芬妮大人是皇室派出的特使,专门为了调查燃烧黎明的异状而来!”
  
      男子以一种得意洋洋的口吻说道。
  
      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得,对着在场的所有人,用认真的口吻说道:“这是秘密,你们要保密。”
  
      喂、喂!
  
      既然是秘密,就不要这样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啊!
  
      所有人都用看白痴一样的目光看着男子。
  
      秦然也不例外。
  
      而且,还在猜测,是否因为刚刚的撞击让对方的大脑受到了某种伤害。
  
      但接下来,秦然马上就否认了这一点。
  
      “为了让你们保密,我告诉你们我的名字,我叫做劳尔利,是艾思芬妮大人最忠诚的仆人。”
  
      “好了,既然你们知道了我的名字,那么你们就是答应给我保密了。”
  
      名为劳尔利的高大男子说道。
  
      谁答应你保密了。
  
      明明是你自说自话。
  
      老比克、塞易尔两人和斯纳克三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秦然则走到了艾思芬妮的面前。
  
      “皇室特使?”
  
      秦然问道。
  
      “是、是……误会!”
  
      “我就是为了行事方便才找到找个身份的,才不是因为想要趁着燃烧黎明出现异状大捞一笔。”
  
      “好吧,我就是一个骗子。”
  
      “希望趁乱捞一笔。”
  
      “但我对您没有恶意,请您放过我。”
  
      艾思芬妮下意识的就想要说出杜撰的身份,但是在接触到秦然的目光后,马上就实话实说道。
  
      艾思芬妮压低了声音,显然不希望周围的人听到。
  
      不过,却仍然被周围的人听到了。
  
      她的那位仆从劳尔利更是从和其余几人的交谈中转过了头。
  
      “艾思芬妮大人,这是在隐藏身份吗?”
  
      “面对敌人,都能这么坦然的隐藏自己,说出自己是骗子!”
  
      “果然不愧是艾思芬妮大人。”
  
      “您真是值得我一生追随的人!”
  
      劳尔利捂着嘴,眼泪和鼻涕哗哗的流下。
  
      竟然可以这样自圆其说!
  
      这、这货是真白痴吗?!
  
      老比克、塞易尔两人和斯纳克三人齐齐无语。
  
      “对燃烧黎明你知道多少?”
  
      秦然没有理会劳尔利这样的人,径直想着艾思芬妮的问道。
  
      “知道的不多。”
  
      “不过,黎明之都内确实是派出了王室的特使前来至高之路附近调查燃烧黎明遇袭的事件。”
  
      早已习惯劳尔利是什么人的艾思芬妮同样的目不斜视。
  
      事实上,如果不是劳尔利脑子不好使,而且实力不错的话,艾思芬妮怎么可能会带着对方来到至高之路附近。
  
      “燃烧黎明的遇袭引起了黎明之都的注意……”
  
      “而含羞草在黎明之都!”
  
      “双线吗?”
  
      “那么……”
  
      “哪里才是最重要的?”
  
      “至高之路附近?”
  
      “还是黎明之都?”
  
      秦然坐在椅子中,手指不住敲击着椅子扶手。
  
      眼前的信息,不足以拼凑出一张完整的拼图,但现有的拼图却和秦然之前暗自的猜测不谋而合。
  
      按照含羞草持有副本主卷的信息判断,黎明之都很可能更重要。
  
      但有着‘掮客’的搅局,这个推断却不一定正确了。
  
      而且,秦然猜测,也许就是‘掮客’的搅局,才让任务变成了现在的模样。
  
      又一次看了眼含羞草的信件,秦然有了最终的决定。
  
      他再次看向了艾思芬妮。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艾思芬妮马上问道。
  
      “你带着你的仆人,继续去燃烧黎明的驻地,帮助我打探消息——我给你3天的时间,3天内不论打探到什么消息,都必须返回到碎石镇这里,告知我一切。”
  
      “还有你们3个!”
  
      “我再给你们一次公平挑战的机会,赢了我会放你们离开,输了我需要你们充当我的手下三个月的时间!”
  
      “只需要三个月,三个月后,我会给与你们自由,不会以任何形式来限制你们。”
  
      秦然目光扫过了房间中出去老比克、塞易尔之外的所有人,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可以。”
  
      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齐齐点头。
  
      至于艾思芬妮?
  
      在秦然的眼中,对方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
  
      一份份契约被签订了。
  
      艾思芬妮带着自己的仆人匆匆离去。
  
      斯纳克、布鲁、怀利三人鼻青脸肿的站到了秦然身后。
  
      你说挑战?
  
      在签订完契约的几秒钟内就结束了。
  
      面对着认真的秦然,斯纳克三人比上次还要惨,根本连反应都没就被击倒在地。
  
      “大人,我愿意向您宣誓效忠!”
  
      老比克、塞易尔看到逃过一劫的斯纳克三人,马上异口同声的喊道。
  
      真正活下去的希望已经出现了,老比克、塞易尔这样的人可不愿意放弃,而且,必须要先比对方得到才行。
  
      谁也不想成为被动的那个。
  
      “我不仅知道那个家伙的一个隐秘据点,还知道一个人和那个家伙的关系非比寻常!”
  
      老比克看抢先说道。
  
      “大人,我除去给您带来一笔可观的财富外,我还可以为您找来至少五十匹上等战马!”
  
      塞易尔不甘示弱的说道。
  
      老比克、塞易尔争先恐后的表现着自己的价值。
  
      秦然就这么坐着,仿佛什么也听不到。
  
      因为,他很清楚,沉默必然让他获得更大的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