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一章 破坏前行
柔和、坚韧的光辉在秦然手WWW..lā
  
  扑来的黑色烟雾一顿后,就急速的向着暗门中缩去,犹如碰到了天敌一般。
  
  但,还是太慢了。
  
  20米长的光剑一斩而至。
  
  呼!
  
  被斩中的黑雾瞬间烟消云散。
  
  一粒粒细小如小米粒的黑点跌落在地上,不断伸展着多只腿脚,然后,僵直不动。
  
  赫然是一群黑色的虫子!
  
  老比克惊恐的看着地上的虫子。
  
  他从没有想过那些黑色雾气竟然会是一群虫子。
  
  或者说,老比克根本没有想到那黑色雾气会是‘活’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老比克一边拍打着身上虫子尸体,一边抬起头向着秦然看去。
  
  这时,太阳的光辉,再一次出现。
  
  明亮、温暖。
  
  照在了还紧紧抱着公鸡、满是惊恐的老比克脸上,照在了脚步不停,向前而行的秦然背影。
  
  老比克瞪大了双眼,想要看清楚秦然的背影。
  
  但阳光太亮了,亮到了让那背影都明亮刺眼的地步。
  
  “这、这……”
  
  老比克想要说些什么,但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这一幕。
  
  不过,老比克很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老比克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公鸡,又看了看渐行渐远的背影后,很干脆的一把将公鸡扔到一边,快步的追了上去。
  
  “大人,等等我!”
  
  “门里很危险的,需要用母猫引开那头……”
  
  轰!
  
  话音还没有落下,爆炸般的轰鸣就出现了。
  
  秦然抬起手,从那道暗门中将一个体型硕大的、完全由石头组成的狮子揪了出来,抓着对方的石头鬃毛,狠狠的砸在了身旁的地面上。
  
  接着,一脚踩了上去。
  
  烟尘飞舞。
  
  当老比克双眼能够再次视物的时候,那头传闻中屠戮了数百不开眼闯入者的石狮子已经支离破碎。
  
  特别是秦然脚踩的头颅,更是成为了粉末。
  
  老比克看着那石头狮子的残骸,忍不住的咽了口口水,但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提醒秦然。
  
  “大人,尽量不要破坏暗门,最后一个守卫和前两个是不同的,它的可怕是超乎想象的……”
  
  砰!
  
  老比克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秦然一脚就踩在了暗门前的地面上。
  
  地面马上传来一阵震动,一道道肉眼可见的缝隙以秦然脚掌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漫延着。
  
  接着……
  
  秦然脚下的大地碎裂了。
  
  连同那道暗门一起。
  
  轰隆隆!
  
  仿佛是山体划破一般,大块大块的石头向着地下沉去。
  
  “完蛋了!”
  
  “完蛋了!”
  
  老比克连连喊着,连滚带爬的想要找到一个安全的场所。
  
  值得庆幸的是,这样的地方并不是很难找。
  
  但脚下还算安稳的地面,并没有让老比克有任何的心安。
  
  相反,老比克越发的担忧、害怕起来,他静静攥着手中的青草,瞪大双眼想要找到那个被无数佣兵、强盗、土匪们称之为‘恶魔’的怪物。
  
  老比克不知道这个时候,青草还有没有用,可总比什么都不做来的强吧?
  
  下一刻,老比克就看到了那个怪物。
  
  实在是太显眼了,老比克想要看不到都难。
  
  因为,就在秦然的手中。
  
  或者更加准确点说,一颗马车**小的山羊头颅被秦然拎在了手中。
  
  虽然没有看到传闻中健壮的、刀枪不入的身躯,但老比克可以肯定,这颗头颅就是那个‘恶魔’般怪物的。
  
  除去那个怪物,哪里都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山羊。
  
  尤其是那黑色的、锋锐如矛尖的山羊角,更是与传闻中的一模一样。
  
  “大、大人。”
  
  反应极快的老比克一路小跑到秦然身边,面带着谄媚。
  
  他想要为秦然歌功颂德。
  
  到了这个时候,老比克算是发现了,那些对他来说可怕、恐惧的怪物,对眼前的这位大人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因为,眼前的这位大人是更可怕、更让人恐惧的怪物。
  
  是怪物中的怪物。
  
  看着手拎头颅的秦然,老比克不自觉的想着,而嘴里的话语则是越发的不要脸了。
  
  “您的实力好似远古的至高之路,令人畏惧。”
  
  “您未来的名声,必定如同太阳,光照人间。”
  
  “您未来的名字,亦如夜空下的星辰,注定被世人传唱。”
  
  ……
  
  老比克嘴巴不停,不住的吹捧着秦然。
  
  短短十几秒的工夫,就把秦然吹到了堪比那位天神芬里尔的程度,就在老比克犹豫是否要将秦然再提高一个档次,放在远古创世神话,天神芬里尔父辈一档的时候,繁多却不显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了。
  
  老比克马上脸色大变。
  
  到了这个时候,这位旅店老板才回过神。
  
  他们刚刚破开的只是‘密市’最外围的防御,真正的‘核心’还没有接触到。
  
  而那些防御‘核心’的人物,更是没有接触到。
  
  本该是偷偷的潜入,为什么会变成这种硬碰硬?
  
  懊恼般的自问出现在老比克心底。
  
  不过,老比克的动作却是不慢。
  
  “大人,他们人多势众!”
  
  “我们需要躲一躲。”
  
  老比克一边向着秦然说着,一边就向远处跑去,期望找到一个藏身之所,可是一片石头旷野,没有密林、河流,又要从哪里寻找藏身之处。
  
  老比克当即急得和热锅上的蚂蚁般。
  
  就在老比克犹豫是否找个石头缝隙先钻进去的时候,一直站立在山丘前的秦然动了。
  
  手中硕大的山羊头颅如同是投掷棒球般,被他扔进了眼前黑暗的密道中。
  
  顿时,骨头碎裂、身体倒地的哀嚎声就连成了一片。
  
  ‘密市’的护卫还没有看到秦然就损失惨重。
  
  这让身为‘密市’掌管者葛瑞克里大为恼怒。
  
  不停大骂那些手下废物的同时,身形修长,披着暗色金属鳞甲和披风的葛瑞克里想到了他会因此而受到那位大人的责罚。
  
  忍不住的,葛瑞克里就全身颤抖起来。
  
  必须要挽回损失!
  
  葛瑞克里决定主动出击,他拿起自己的长剑,整个人融入了石头中。
  
  在石头中犹如游泳般的葛瑞克里很快就锁定了那个令‘密市’损失惨重的家伙。
  
  葛瑞克里,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目标的身后,如同往常上万次的练习、实战般,就要一剑刺出。
  
  可就在这个时候,目光突然转身了。
  
  葛瑞克里看到了一双深邃、浩大如同星空般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