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出现
    双眼如星空倒映。
  
      在这双眼睛下,葛瑞克里感受到的只有渺小、卑微。
  
      哪怕是‘种’在他心底的秘法之术,在这个时候也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在葛瑞克里看来宛如通天支柱般的秘法之术,在这双眼睛的注视下,瞬间破碎了。
  
      砰!
  
      葛瑞克里体内一声闷响,身躯连连晃动数次后,一口鲜血喷出。
  
      不过,这口鲜血喷出,却没有让葛瑞克里受到一丁点儿的伤害,反而是全身舒坦,一股前所未有的轻松出现在葛瑞克里的身上。
  
      “感谢大人。”
  
      葛瑞克里单膝跪地,向着秦然宣誓效忠。
  
      在【梅斯丽之戒】下,葛瑞克里略微反抗的就被秦然控制了。
  
      反抗之力很小,很微弱。
  
      但足以引起秦然的注意。
  
      “利用秘术控制他人!”
  
      秦然猜测着。
  
      对此,秦然并不意外。
  
      就如同他也习惯性会用【梅斯丽之戒】控制那些不可信的原住民一样,真正令秦然在意的是:反抗之力太弱了。
  
      一点都不像是‘掮客’的手笔。
  
      以秦然对那个家伙的了解,即使无力反抗,也绝对会布置出一些让人头疼的局面来,甚至干脆就是绝杀之局。
  
      而现在?
  
      秦然的目光在葛瑞克里和‘密市’通道间来来回回的扫视着。
  
      之前有关这个‘密市’和对方在碎石镇的计划又浮现在心头。
  
      “果然……”
  
      “最大的陷阱应该是在这里才对。”
  
      秦然的双目看向通道内的黑暗。
  
       SSS+的感知让他轻松的看破了这样的黑暗。
  
      他看到了下面整齐的建筑,看到了不知所措的守卫。
  
      可是那片幽深、令人不舒服的气息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或者更加准确的说是隐匿起来。
  
      “欺骗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然后,向着葛瑞克里问道:“在这地下有什么?”
  
      “地下?”
  
      “是‘莫迪’建立的密市和一个实验室。”
  
      “密市由我负责,实验室却只能够‘莫迪’进出,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葛瑞克里如实的说道。
  
      显然,葛瑞克里也不知道实情。
  
      秦然沉默了一下,指着那些徘徊在密道附近的守卫,问道:“那些人是服从你,还是服从‘莫迪’的?”
  
      “他们都是我吸纳的人,是效忠于我的,而我在之前听命于‘莫迪’。”
  
      “而且,即使他们想要效忠‘莫迪’,也不会被‘莫迪’看上。”
  
      “‘莫迪’曾说过,不希望自己的手下是无用的。”
  
      葛瑞克里回答着。
  
      “很好。”
  
      “你让他们将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搬上来。”
  
      秦然吩咐道。
  
      葛瑞克里点头应是后就行动起来。
  
      就如同葛瑞克里说的那样。
  
      这些守卫是听他命令的。
  
      虽然有些犹豫,但在葛瑞克里几声怒斥下,这些人就乖乖的行动起来。
  
      “大人、大人!”
  
      “您不下去亲自检查一下吗?”
  
      “那个只能够由‘莫迪’进入的实验室,一定会有好东西的。”
  
      从山丘下的一处石缝里爬出来的老比克,不顾自己灰头土脸的模样,径直带着笑容向秦然建议道。
  
      “你想去?”
  
      “那你替我去查探一番。”
  
      秦然看都没看老比克一眼,就这么的说道。
  
      “真的?”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惊喜,老比克身体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向着‘密市’内走去。
  
      不过,这位阅历丰富,见识了太多人的旅店老板却没有真意义上的被惊喜冲昏头,才走出两步,老比克就硬生生的停下了脚步。
  
      老比克扭过头用略带狐疑的目光打量着秦然。
  
      他期望从秦然的神情中看出点什么。
  
      结果,除去淡然外,就什么都没有。
  
      老比克回忆着与秦然见面后发生的一切,似乎秦然从没有流露过多的神情,似乎一切都不放在心上。
  
      不、不对!
  
      对战利品还是放在心上的。
  
      那些家伙的战利品都不忘记让沃恩带回来。
  
      眼前也是!
  
      葛瑞克里带着人正在搬运着战利品。
  
      那为什么秦然对价值最高的实验室却不动心?
  
      老比克思考着。
  
      他可不会自恋到认为他是秦然的心腹,才会被秦然给予这样重要的任务。
  
      要说是心腹,那边忙碌的葛瑞克里才更像。
  
      那效忠的模样,老比克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在镇长霍尔的身上,他也看到过。
  
      老比克不知道秦然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但老比克知道,他在秦然眼中的分量并不高。
  
      之所以被带来这里,除去秦然需要一个带路人外,恐怕就是为了必要时刻,当做探路石吧?
  
      这样的想法出现在老比克脑海中后,这位旅店老板前行的脚步如重千钧,后退的步伐却是火烧火燎的。
  
      几乎是一个蹿跳就回到了秦然的身边。
  
      “大人,我认为我不足以担任这样的任务。”
  
      “您可以选择葛瑞克里阁下。”
  
      “他的实力远胜于我,能够应付会发生的危险。”
  
      老比克低头哈腰舔着脸,尽可能表现着自己的卑微。
  
      值得老比克庆幸的是,秦然并没有逼迫他,就是这么沉默的站在这里。
  
      “大人您站着一定累了,您需要一个遮阴的地方吗?”
  
      为了让自己在秦然眼中更加的有用,老比克不等秦然回答,就从远处堆积的物资中搬来了一个小木箱,同时用数根杆子撑起了一块防水布。
  
      在秦然坐下后,老比克拿出了一块薄木板,开始为秦然扇风。
  
      这样的举动看着正在搬运战利品的原‘密市’护卫们皱眉不已,脸上更是有着毫不掩饰的厌恶。
  
      但老比克却仿佛甘之如饴。
  
      对老比克这样的人来说,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更何况面对的还是秦然这样的强者,老比克太清楚在这样的强者手下会获得什么样的好处了。
  
      所以,老比克完全无视着周围的目光,面带微笑、勤勤恳恳的为秦然扇风。
  
      一直到秦然扭头看向了远处。
  
      “大人怎么了?”
  
      “您需要什么吗?”
  
      “请您尽管的吩咐我,我一定帮您办到。”
  
      “我等待的敌人来了。”
  
      “你要帮我对付他?”
  
      老比克表现着一个忠诚仆人应有的一切,但很快的,随着秦然的话语,这位旅店老板就屁滚尿流的向着一旁爬去。
  
      “大人战斗不是我的强项。”
  
      “我会在旁边为您摇旗呐喊助威的!”
  
      老比克说着,整个人就缩进了一旁的岩石缝隙内,连头都不敢露。
  
      葛瑞克里则是要带人跑来参战,却被秦然摆手阻止了。
  
      “继续做你们的实情。”
  
      秦然这样的说道。
  
      百分之百服从的葛瑞克里立刻执行着命令,葛瑞克里的手下却在神情中多了一些犹豫、不解。
  
      不是说敌人来了吗?
  
      为什么还坐在这里不动?
  
      难道等人打过来?
  
      疑惑从心头浮现。
  
      可马上的,这些疑惑的人就瞪大了双眼。
  
      他们一个个看向远方,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成百上千头狼,成群结队,如同是浪潮,正向着这里涌来。
  
      “狼!”
  
      “狼群!”
  
      一个守卫忍不住的惊呼着。
  
      更多的守卫则是颤抖着就要寻找能够躲避的地方。
  
      没有谁比他们这些在至高之路附近讨生活的人明白旷野上狼群的可怕了,更加不用说是这种超乎常人想象的数目了。
  
      即使是葛瑞克里都忍不住面色巨变。
  
      而在老比克藏身的地方更是传来了哭泣、祈祷的声音。
  
      狼群越来越近了。
  
      葛瑞克里拔剑挡在了秦然的面前。
  
      被控制的葛瑞克里虽然恐惧,但他更加看重秦然的安危。
  
      剩余的人,已经全部都躲了起来。
  
      胆大的也只是握紧武器,从缝隙中窥视着即将到来了的野兽。
  
      看着面对狼群还敢拔剑而立的葛瑞克里,他们目光中浮现了一丝敬佩,而看向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然,却是越发的不解了。
  
      不过,很快的,这样的不解,就变为了震撼。
  
      他们,看到了今生永远无法忘怀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