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六章 月下黑焰
    轻蔑、不屑的话语响起,却没有引起周围人的反感。
  
      相反,在这样的话语声中,看着那位缓步而过的身影,沃恩、民兵们、佣兵们迅速的心安下来。
  
      “大家,注意!”
  
      “各就各位!”
  
      “我们要给他们好看!”
  
      安下心的民兵队长开始有条不紊的指挥着。
  
      民兵们、佣兵们迅速的各就各位。
  
      箭塔、屋顶,都是他们驻守的防御工事。
  
      沃恩站在大门附近的屋顶上,看着越来越近的强盗、土匪们,高高的举起了手臂。
  
      “第一次齐射,准备……”
  
      “放!”
  
      手臂重重的挥下,二十三支箭矢带着道道弧线消失在夜幕中。
  
      “啊!啊啊!”
  
      远处强盗、土匪们响起了惨呼声。
  
      或许箭矢不够密集,但对冲来的强盗、土匪们同样是致命的。
  
      不单单是因为碎石镇的民兵们大部分都是猎人出身,各个都有着相当不错的弓术,还因为这些强盗、土匪们根本没有想到碎石镇的人会反击。
  
      这和他们接到的消息并不符。
  
      但很快的,这些强盗、土匪们就不去想这些了。
  
      因为,第二轮的箭矢到了。
  
      嗖嗖嗖!
  
      密集的冲锋队伍,面对着从天而降的箭矢,真的如同是靶子一般。
  
      十几个强盗、土匪就这样的从战马上跌落,被随后而至的战马踩成了肉泥。
  
      而有几支箭矢却是避过了马上的人,钉在了战马身上。
  
      希律律!
  
      战马长嘶,人立而起。
  
      不仅战马上的人被掀翻在地,更是让许多根本无法躲闪的强盗、土匪,一个又一个的撞在了一起。
  
      喀嚓、喀嚓。
  
      骨头折断的声音不断在夜幕下响起,既有人的,也有马的。
  
      强盗、土匪们冲锋的势头,不可抑制的一顿。
  
      “干得好!”
  
      沃恩看着刚刚射出那几箭的佣兵,大声的赞叹着。
  
      哪怕是猎人出身,但和真正的专业人士比较起来,民兵们还是相差不少,不但是平时的训练,还有真正意义上的实战。
  
      连续两箭射出的民兵们这个时候已经微微喘息了。
  
      显然刚刚两箭,他们每一个都是拼尽全力的拉开弓弦,且进行了一定程度的预瞄,这无疑是相当耗费体力的。
  
      再看看佣兵们一个个面色正常,呼吸平稳,再连续射两轮,也是没有任何问题。
  
      “民兵们休息一轮,下一轮,佣兵们齐射!”
  
      沃恩指挥着。
  
      13个民兵马上开始调整呼吸。
  
      10个佣兵则再次弯弓搭箭。
  
      嗖嗖嗖!
  
      箭矢再一次的升空了。
  
      不过,这一次的效果却不大。
  
      混迹在至高之路附近的强盗、土匪们可不是傻瓜,在发现集中冲锋会被当做靶子后,马上就分散开来。
  
      当然了,还是有一两个倒霉鬼被射中了。
  
      沃恩面容凝重的看着夜幕下分散的强盗、土匪们。
  
      这些家伙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反应快,在他的预计中至少前三轮箭矢,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可现在只是两轮过后就反应了过来。
  
      “大家分散射击,各自寻找目标!”
  
      “注意节省体力!”
  
      沃恩提醒着周围的民兵、佣兵们,然后,拿下了身上背着的长弓。
  
      嗖!
  
      啊!
  
      箭矢射出,远处冲的最快的一个中箭强盗落马。
  
      嗖、嗖嗖!
  
      又是一连三支箭矢。
  
      每一支箭矢都没有落空。
  
      每一支箭矢都带走了一个强盗。
  
      对于沃恩的箭术,在场的人都不意外。
  
      事实上,沃恩能够成为民兵队长,优秀的箭术就是最大的原因之一。
  
      同样的,也是沃恩负责指挥,没有参与到之前齐射的原因。
  
      所有人都知道,沃恩的箭术在什么情况下才是最能发挥威力的。
  
      一道黑影悄然无声借着阴影的遮蔽,迅速靠近着沃恩。
  
      之前的指挥,刚刚的箭术,都在告诉着前来的强盗、土匪们,这个年轻人应该是负责防御的首领之一。
  
      干掉对方,就能够打击碎石镇的防御体系。
  
      甚至整个碎石镇都会不攻自破。
  
      带着这样的想法,黑影拔出了匕首。
  
      但两把长剑却更快。
  
      第一剑,黑影握着匕首的手掌齐腕而断。
  
      第二剑,黑影的头颅被削掉了。
  
      看着倒地的黑影,沃恩一愣,然后,向着斯纳克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虽然对方出手的瞬间,沃恩自问能够躲开,但受伤是绝对的了,受伤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更加不用说是在这个时候了。
  
      双剑士冲年轻的民兵队长微微点头后,就冲向了下一个目标。
  
      碎石镇的防御还是太弱了。
  
      不论是人员数量,还是人员配置都是如此。
  
      让那些善于隐踪匿迹的家伙们如入无人之境般。
  
      又一剑结果了一个潜行进来的家伙后,双剑士忍不住的叹息着。
  
      而就在双剑士叹息的时候,一支弩箭从阴影中射出。
  
      嗖!
  
      叮!
  
      阴影中的弩箭快,来自布鲁的箭矢也不慢。
  
      箭矢撞飞了弩箭。
  
      阴影中闪现了一抹红色。
  
      怀利拿着一把手弩走了出来。
  
      “这些强盗、土匪可不一般,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怀利一边赞叹着一边抬手一弩,将另一边阴影中的家伙钉在了地上。
  
      “敢和沙盗’‘碎颅者’和‘熊人’一起行动的强盗、土匪,会是一般人的话,我才更感到奇怪!”
  
      斯纳克说着冲向了新的目标。
  
      “也对!”
  
      怀利一耸肩,又一次的隐去了身形。
  
      布鲁则再次的弯弓搭箭。
  
      来自黎明之都的三人组,以默契的配合清除着潜入到碎石镇内的强盗、土匪,不过,自始至终三人的注意力都有一分放在了秦然的身上。
  
      昨晚上秦然表现出的能力,令三人无比吃惊。
  
      今天他们三人想要看一看,那样的能力究竟是什么。
  
      可结果却是让三人疑惑的。
  
      强盗、土匪的队伍已经冲到了碎石镇的大门口,改装后的鹿角更是被纷纷抬到了道路的两侧。
  
      一条坦途已经出现在强盗、土匪们的面前。
  
      而站在大门前的秦然,就是这么高傲的看着这些人,根本没有出手的意思。
  
      面对着这样的秦然,强盗、土匪们也是愕然的。
  
      昨晚的事情许多人都看到了,根本无法隐瞒,而能够此刻出现在碎石镇外的强盗、土匪,哪一个不是消息灵通的家伙。
  
      因此,看着一脸高傲看着己方的秦然,这些至高之路附近最为狡诈的强盗、土匪们立刻犹豫起来。
  
      所以,碎石镇外,就出现了诡异的一幕——
  
      一方势单力孤,一人而已。
  
      一方人多势众,却驻足不前。
  
      但双方对视,却是前者眼神轻蔑,神情高傲,后者眼神躲闪,神情犹豫。
  
      这样诡异的局面直到一声大喝响起。
  
      “给我去死!”
  
      一个健壮到不像人类的身影,挥舞着粗大的狼牙棒,从人群后冲出,重重的向着秦然砸去。
  
      呜!
  
      巨大的力道,带起了沉闷的破空声。
  
      劲风吹起了碎石镇大门附近的泥土。
  
      一些小石子也被吹了起来,打得人生疼。
  
      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那个挥舞着狼牙棒的身影。
  
      即使不是亲身经历,他们也能够感受到这一击的可怕。
  
      “‘熊人’!”
  
      “是‘熊人’!”
  
      强盗、土匪中响起了这样的惊呼。
  
      碎石镇内也有人倒吸了口凉气。
  
      ‘熊人’的名气在至高之路附近实在是太大了,和‘沙盗’‘碎颅者’三人几乎就成为至高之路附近强盗、土匪的代名词。
  
      每一个行走在至高之路上的人,都会对这三个人充满恐惧与敬畏。
  
      可站在那里的秦然不同。
  
      面对着‘熊人’的愤怒一击,站在那里的秦然依旧高傲到不屑一顾,连看都不想看对方一眼。
  
      仿佛这一击就不存在般。
  
      又似乎正视这样的对手是在侮辱他一般。
  
      很干脆的,秦然闭上了双眼。
  
      “2567大人,小心。”
  
      看到秦然闭上眼,所有人都一愣,年轻的民兵队长更是忍不住的提醒着,但秦然充耳不闻,依然我行我素。
  
      狼牙棒越来越近,呼啸声越来越响亮。
  
      交易物品被盗窃,让‘熊人’愤怒。
  
      对手的轻视……不,是无视,更让‘熊人’愤怒到了极点。
  
      愤怒,让‘熊人’的身体不住的增大。
  
      愤怒,让‘熊人’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强。
  
      愤怒,让‘熊人’感到自己再燃烧。
  
      然后……
  
      ‘熊人’真的燃烧起来了。
  
      呼!
  
      黑色的火焰从‘熊人’的双眼、口鼻耳中冒出。
  
      ‘熊人’的大脑、内脏瞬间就被烧成了灰,接着就是肌肉、骨骼、皮肤和毛发。
  
      几乎是呼吸间,上一刻还生龙活虎的‘熊人’就变成了一个燃烧的火炬。
  
      铛!
  
      沉重的狼牙棒跌落在地。
  
      巨大的响声,震得周围人心头一颤。
  
      他们下意识的看向了秦然。
  
      秦然还是站在那里闭着双眼,面容上的高傲,好似化作了嘲讽,深深刺激着这些来犯者。
  
      可面对着‘熊人’被黑色火焰燃烧的诡异一幕,这些强盗、土匪们发自本心的,没有一个敢于上前的。
  
      但有的时候,人是会违背本心的。
  
      “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怎么了?!”
  
      十几个强盗、土匪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躯不受自己控制了。
  
      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挥舞着刀剑冲向了秦然。
  
      “是沙盗!”
  
      不同于‘熊人’出现时的惊呼,当‘沙盗’一词出现的时候,哪怕是强盗、土匪们都是面带惧色。
  
      至于为什么?
  
      看看那十几个不受自己意志控制,冲向秦然的家伙就知道了。
  
      ‘沙盗’能够操纵别人的身躯。
  
      要不是**纵者的意志还在,所有人都会认为‘沙盗’会是传说中的‘月之子’,但也有传闻说,‘沙盗’有着‘月之子’的血脉。
  
      恐惧中的强盗、土匪们相互张望。
  
      当他们看到那个独眼中年人和手下的时候,不由自主的退让开来,好像是被斩裂的浪潮。
  
      ‘沙盗’在人群中显现。
  
      不单单是‘沙盗’。
  
      ‘碎颅者’同样显眼。
  
      即使身材、样貌普通,但是‘碎颅者’的标志,却依旧让普通的强盗、土匪们避之不及。
  
      ‘沙盗’‘碎颅者’‘熊人’能够成为至高之路附近强盗、土匪们的代名词,强大是一点,凶狠、残忍才是更重要的。
  
      不过,随着‘沙盗’‘碎颅者’的出现,刚刚因为‘熊人’的死,而驻足不前的袭击者们开始变得士气高昂了。
  
      ‘熊人’死了,是事实。
  
      但‘沙盗’‘碎颅者’更强,也是事实。
  
      这些强盗、土匪们相信有着两人的出手,那个挡在门前的家伙死定了。
  
      然后……
  
      自然是他们计划中最快乐的事情了。
  
      要知道,他们本来就是为了劫掠这个镇子而来。
  
      当然了,按照他们的规矩,必须要‘出力’,才能够获得这样的资格。
  
      因此,一个个强盗、土匪们的双眼红了。
  
      有杀意!
  
      更多的却是贪婪!
  
      那十几个被控制的强盗、土匪们也不例外。
  
      他们被控制不假,但他们参与其中也是事实。
  
      这就足够了。
  
      “杀!”
  
      十几个被控制的强盗、土匪们看着面前闭眼的秦然大吼出声。
  
      身后更多的强盗、土匪们也是齐声大吼,并且,他们准备发动冲锋了。
  
      他们要一举拿下这个镇子。
  
      他们要在这个镇子中狂欢。
  
      在烈焰中,大笑。
  
      在哀嚎中,畅饮。
  
      每一个袭击者都随着脑海中的想法而呼吸粗重、杀意腾腾。
  
      只是,当烈焰出现的时候,笑声却没有响起。
  
      哀嚎声倒是出现了。
  
      可那都是他们自己的。
  
      黑色的火焰如同是点燃‘熊人’一般,将眼前两百多强盗、土匪们再次的变成了一根根熊熊燃烧的火炬。
  
      皎洁的月光下。
  
      黑色火焰如同潮水一般在碎石镇大门前翻滚。
  
      ‘沙盗’‘碎颅者’的狡诈让他们免于被点燃。
  
      两人瞪着眼,咬牙切齿的看着闭着双眼的秦然。
  
      “你是什么人?”
  
      “这样的火焰根本不是燃烧家族的火焰!”
  
      两人喝问着。
  
      听到喝问声,秦然一皱眉,似乎觉得太过吵杂了。
  
      “狗吠。”
  
      淡淡的话语中,秦然转过身向着碎石镇内走去,根本连看也不看两人一眼。
  
      ‘沙盗’‘碎颅者’恨意怨毒的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背影,但却没有追赶。
  
      不是不想。
  
      而是,不能。
  
      也是,不敢。
  
      六道在黑色火焰中畅游的身影,犹如一道铜墙铁壁,就这么阻挡在了两人身前。
  
      看着六道身影面容中的色.欲、贪婪、暴食、懒惰、愤怒、妒忌。
  
      感受着六道身影那源自本心的邪异。
  
      ‘沙盗’‘碎颅者’两人齐齐的打了个寒颤。
  
      ……
  
      而在距离碎石镇稍远的地方,接到了通知的班克斯正在隐秘的准备着。
  
      “有‘沙盗’‘碎颅者’‘熊人’三个家伙在,那家伙就算是燃烧家族的庶长子,回去也是死,真是多此一举。”
  
      “不过,‘莫迪’的价钱真是不错,算是便宜我了!”
  
      班克斯轻笑着,在感到手中的宝石一跳后,马上就躲入了一旁的黑暗。
  
      远处,秦然正在飞速的靠近着。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