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九章 欢迎来到碎石镇
    仿佛是一片阴影笼罩在心头。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让秦然下意识的看向了远处:至高之路的方向。
  
      但在他的视野中却什么都没有,而那一丝悸动也仿佛随之消失,一切就好像是出现了幻觉般。
  
      不过,秦然可是深知其中的可怕。
  
      哪怕那就是幻觉!
  
      要知道,此刻他的精神属性已经达到了G+级别,评价早已是强Ⅱ之上,未入Ⅲ级别的程度。
  
      能够给他这种级别精神都不舒服感觉的幻觉,对于其他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更何况……
  
      那真的是幻觉吗?
  
      秦然抬手放在.胸.前,感受着两颗心脏强有力的跳动,感受着晨曦之力的流转,感受着瘟疫之力的潜伏,感受着恶魔之力的桀骜,感受着原罪之力的肆意,感受着圣刺之力的内敛。
  
      感受着,仿佛随之消失,却仍然存在的‘心悸’。
  
      如同是一个狡诈的小偷,那份‘心悸’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潜藏在了他的心中,假如没有发现的话,无疑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但发现了?
  
      桀骜的恶魔之力首先出动了,大刀阔斧的将其撕碎。
  
      肆意的原罪之力毫不嫌弃的将其吞噬。
  
      晨曦之力冲刷着对方最后的残留,直至没有一丝一毫留下为止。
  
      呼!
  
      长出了口气,秦然睁开了双眼,眸子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没有停顿,秦然俯下身,伸出一根手指,在地面上描绘起来。
  
      黎明的日出。
  
      打破黑暗的禁锢。
  
      光辉普照田野、河流、森林。
  
      淡淡的、温和的白色光芒开始在【晨曦之印】上绽放,非常自然的与秦然体内的晨曦之力产生了共鸣。
  
      然后,白色的光芒笼罩在半径10米内。
  
      光芒的笼罩中,秦然抬手捏起了一小撮泥土,细细的感知其中的变化。
  
      一丝隐晦的、阴暗的力量迅速的消逝。
  
      本就干枯没有太多水分的泥土,随着这一丝力量的消逝,而变得越发的干枯了,随着一阵风吹来,就飘散了。
  
      “可怕的诅咒之力!”
  
      秦然评价着。
  
      然后,眉头紧皱。
  
      即使对于诅咒之力了解不深,但秦然也明白他在泥土中感受到的那股力量,和刚刚莫迪爆发出的诅咒之力不同。
  
      莫迪的要更加的显而易见一些。
  
      泥土中的要更加的隐晦,不易察觉。
  
      “这股力量是来自那家伙的手笔?”
  
      “还是来自……”
  
      “至高之路?!”
  
      秦然不确定的猜测着。
  
      但有一点,秦然可以确定。
  
      对方的不怀好意!
  
      “期待你下一次的出现。”
  
      秦然淡淡的说完,拎起昏迷的班克斯就消失不见。
  
      秦然没有干掉对方。
  
      除了干掉对方不会有任何好处外,更多的原因是,他急缺人手。
  
      对方进入【黎明之剑】副本的时间,比他预计中的还要长。
  
      不仅建立了自己的势力,而且从莫迪的话语中来看,这个势力已经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面对着这样的势力,秦然并不惧怕,就如同他不介意多一个忠心耿耿的手下,尤其是在他的敌人帮助他完成了数次筛选后留下的精英。
  
      ……
  
      那处幽深的山洞内,腥臭味越发的浓郁了。
  
      动物、人类的骸骨在一夜之间多了一成还多。
  
      但更多的被称之为‘食物’的存在,还在源源不断的送进来,送到那个佝偻着身躯,却依旧显得极为高大的男子面前。
  
      和最初相比较,这个时候的男子显得越发的饥饿了。
  
      哪怕他吃了足够多的食物。
  
      “弱!”
  
      “弱!”
  
      “太弱了!”
  
      “这样低等的血肉,没有丝毫的营养价值!”
  
      男子的肚子发出一阵阵如同雷鸣般的叫声。
  
      饥饿让他不满。
  
      饥饿让他焦躁。
  
      饥饿让他……嗜血。
  
      可,下一刻,这一切都消失了。
  
      随着莫迪诅咒的爆发,男子脸上不满、焦躁、嗜血全都消失了。
  
      在男子的脸上只剩下了欣喜。
  
      “哈哈哈哈!”
  
      “意外发现啊!”
  
      男子放声大笑,就要站起来走出山洞。
  
      “如果不想成为那个家伙的猎物,你可以走出去试试。”
  
      提醒的声音从男子身后传来,让男子的动作一僵。
  
      “该死的!”
  
      “还没有发现吗?”
  
      男子咒骂了一声后,询问道。
  
      “没!”
  
      “必须要找到真正的棋子才行,一个弃子给予的线索太少了!”
  
      提醒的声音回答着。
  
      “那个棋子在哪?”
  
      男子询问道。
  
      “东面。”
  
      对方回答着。
  
      “东面?”
  
      “黎明之都?!”
  
      男子一愣。
  
      “嗯。”
  
      “黎明之都。”
  
      对方点了点头道。
  
      “你确定?”
  
      知道一些内幕的男子有些犹豫不定。
  
      “我从未出错。”
  
      对方声音平静。
  
      正是着平静的声音,让男子有了最终的决定。
  
      “走!”
  
      “去黎明之都!”
  
      “不过……”
  
      “走之前也得给那位2567制造点麻烦才行,他太顺利了,会成为我最大的竞争者,还有……”
  
      男子嘀咕着,声音却是越来越小,逐渐的微不可闻。
  
      ……
  
      葛瑞克里带着人和诸多物资赶到碎石镇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
  
      太阳的光芒,照在人身上,暖暖的,不仅驱散了连夜赶路的寒冷,就连疲惫也消失了许多。
  
      对于被葛瑞克里抱着的混血霜狼幼崽来说,更是可以撒欢了。
  
      因为,它闻到了秦然的气息。
  
      从葛瑞克里怀中挣脱的霜狼幼崽,一溜烟的钻过路障和排队的人群,半跳半攀过镇子的大门,直直的冲向了碎石镇的治安所。
  
      而有着混血霜狼幼崽带路,葛瑞克里一行很干脆的被放行了。
  
      至于其它排队的人?
  
      抱歉,请继续排队。
  
      哪怕你曾是碎石镇的居民也一样。
  
      昨晚的离开,早已让他们失去了镇民的身份。
  
      除了脸熟之外,并没有什么特权。
  
      不过,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感到不满。
  
      不仅是因为整个至高之路都是这样做的,还因为‘沙盗’‘碎颅者’和诸多强盗、土匪的头颅就挂在镇子外。
  
      在朝阳下随风摆动的头颅,就是最好的警告牌,比任何的言语、行为都有用。
  
      一个身材矮小,穿着一套不太合身制服,带着帽子的中年男子出现在了镇子的大门口。
  
      “诸位,日安。”
  
      “大家可能都认识我,我是老比克,侏儒酒杯和饭盆的老板,也是碎石镇新上任的税务官。”
  
      “我向大家颁布一条命令,这不是我的命令,是那位大人的命令,至于是哪位,想必大家都很清楚了,我就不需要废话了。”
  
      “昨晚离开碎石镇的镇民,你们背弃了最起码的信义,所以,你们不在拥有碎石镇镇民的身份,而你们的财产?那位仁慈的大人不会充公,会给你们等阶换算,你们这群混蛋,感谢那位大人的仁慈吧!如果换做是我,我一定会把你们全部吊死!”
  
      老比克说着,就冲那些羞愧低头的原镇民们一呲牙,好似一头恶犬。
  
      而后,这头恶犬的目光看向了那些归来的商队。
  
      那种恶意满满的目光,令这些商队的人心底泛起了不安。
  
      接着,这样的不安就被证实了。
  
      “新来的商队一切照旧,一个人一个铜子,一匹马三个铜子,一辆车三个铜子,并且,侏儒酒杯和饭盆欢迎你们的光临,你们会免费的获得老比克自酿的小麦酒,而昨天离开的商队……”
  
      “很抱歉!”
  
      “碎石镇不在欢迎你们!”
  
      “简单的说,你们以后出现在碎石镇附近,会被视作强盗、土匪,会被我们英勇的民兵攻击,尸体会被我们吊在镇子外风干!”
  
      老比克的话语在商队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那些商队的人一个个大喊道。
  
      “不可以!”
  
      “你们不可以这样做!”
  
      “这不公平!”
  
      “你们这是在逼死我们!”
  
      ……
  
      面对着这样的喊声,老比克冷笑起来。
  
      “这当然可以!”
  
      “因为,这是那位大人的命令!这符合圣塞安达的所有法律,即使是国王陛下来了,也无话可说!”
  
      “而你们想要的公平?”
  
      “在你们昨晚选择离去的时候,就已经和你们的勇气一起去了地狱,你们可以去那里寻找它们!”
  
      “当然,我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老比克话音刚落,一队手持长剑的民兵就出现在了老比克的身后,而在箭塔上,更是有数个新加入民兵的佣兵们弯弓搭箭瞄准着这里。
  
      顿时,场面安静下来。
  
      那些被迫离开的商队一个个依旧愤愤不平。
  
      可看看那利剑、箭矢上的寒芒,他们很明智的选择了离去。
  
      就算是他们有着更多的护卫,也是无用的。
  
      因为,碎石镇依靠的根本不是这些人。
  
      是那个燃烧家族的庶长子。
  
      想到那位的可怕,想到那爆裂的头颅,想到那燃烧的黑色火焰,这些人没有一个敢造次。
  
      而看着这些人离去的背影,老比克却继续的开口了。
  
      “对了,你们说我们在逼死你们?”
  
      “那么……”
  
      “你们有没有想过,昨晚离去的你们,是否也是在逼死我们呢?”
  
      “滚蛋吧!”
  
      “一群只想着捡便宜的混球!”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么早回来的打算!”
  
      “大人还是太仁慈了,在我看来,你们才是最该被吊死的那批人!”
  
      老比克大声喝骂着。
  
      原本还愤愤不平的那些商队,立刻灰溜溜的跑了。
  
      他们被戳中了最阴暗的小心思。
  
      看着狼狈而去的对方,老比克狠狠的冲着脚下的地面吐了口口水后,这才转过身看向今天新来的商队、旅人。
  
      “各位,请大家按照我们民兵们的吩咐排队入镇。”
  
      “还有……”
  
      “碎石镇欢迎大家的到来。”
  
      老比克如同换脸一般,收起了愤恨的模样,换上了一张笑脸,一边笑着一边向着这些新来的人欠身示意。
  
      站在暗处,目睹了这一切的沃恩,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
  
      在之前,他是最为反对老比克成为税务官的那个人。
  
      但从眼前的局面来看,老比克却是眼下最合适的那个。
  
      只是……
  
      对方是否忠诚?
  
      带着这样的疑惑,年轻的民兵队长返回了治安所,将一切如实的告知了秦然,并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用手指挠着混血霜狼幼崽下巴的秦然没有说话。
  
      一旁刚刚加入的葛瑞克里代替了秦然回答。
  
      “放心吧,沃恩队长。”
  
      “只要老比克不想死,他就比任何人都会忠诚与大人。”
  
      葛瑞克里一语双关的说道。
  
      年轻的民兵队长皱着眉思考着这句话。
  
      他总觉得这句话比字面上的意思更多。
  
      但秦然没有给年轻人更多的思考时间。
  
      “沃恩,我需要你重新编组民兵了。”
  
      “我们原本有13人,佣兵加入了10人,葛瑞克里带来了25人,人数已经达到了48人,我不需要你多么严格的训练他们,但我希望他们能够对得起身上的皮甲、腰间的长剑,后背的弓弩和胯下的战马。”
  
      秦然说道。
  
      “是,大人。”
  
      “感谢葛瑞克里阁下的捐助。”
  
      年轻的民兵对着大声应是,然后,再次向着葛瑞克里表示了感谢,语气、神态十分真诚。
  
      无疑这是让人很有好感的。
  
      特别是行动力,更是让人赞叹。
  
      “真是一个好帮手。”
  
      葛瑞克里看着对方有条不紊的安排,不由赞叹道。
  
      对此,秦然也没有否认。
  
      但也没有过多的关注。
  
      随着【烙印.皮毛坚固】技能的到手,这些临时拼凑起来的民兵,必定无法进入秦然麾下的一线队伍。
  
      那些健壮有力、远超普通狼的狼群才是。
  
      一想到那些可以急速扩张自己势力,且真正无畏、忠实可靠的狼群,秦然径直的站了起来。
  
      “霍尔、葛瑞克里,我需要你们收购大量的肉类,越多越好。”
  
      “还有注意周围的动静。”
  
      “虽然‘沙盗’‘碎颅者’‘熊人’死了,但不代表周围的强盗、土匪灭绝了!”
  
      秦然说着就向外走去。
  
      大规模的狼群自然不可能在碎石镇内。
  
      而是在距离碎石镇十五公里外的一处峡谷内,这里原本是那些强盗、土匪畜养战马的地方,再被塞易尔一锅端了之后,则成为了秦然畜养狼群所在。
  
      “大人!”
  
      班克斯看着走来的秦然恭敬的行礼。
  
      做为新的被秦然用【梅斯丽之戒】控制的人,对方迅速的表现出了远超秦然想象的能力。
  
      既有着相当级别的神秘知识,还懂得炼金、附魔、药剂学。
  
      更重要的是在对方的实验室内,有着足够多的剑脊蓝、钻石、黑油矿石等必要的完成【烙印.皮毛坚固】的材料。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秦然问道。
  
      “全部准备好了!”
  
      班克斯回答着。
  
      “那我们开始吧!”
  
      说着,秦然径直的走进了峡谷。
  
      班克斯紧随其后。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