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一章 作
    轰!
  
      随着对方的话语,原罪之一的‘色.欲’如同是炸裂一般,从秦然心脏中席卷而来。
  
      不过,凶猛而来的‘色.欲’对早已习惯和恶魔之力、原罪之力这样力量接触的秦然来说,根本就是毫无作用的。
  
      就好似一盆热水倒入了冰窟。
  
      瞬间,热水就没了温度,成了新的冰层。
  
      因此,哪怕原罪之一的‘色.欲’开始在秦然心底来回翻腾,也无济于事,
  
      很快的‘色.欲’败退了。
  
      但却引来了‘愤怒’‘嫉妒’‘贪婪’三个原罪的连续反应。
  
      感受着那种情绪的渲染和暗藏的不满,秦然毫不为之所动。
  
      这就像是继续多往那深不见底的冰窟里又倒了几盆热水,除了被冻结,没有其它的第二个结果。
  
      甚至,秦然又一次借着机会,细细的感知着原罪们本质的不同。
  
      面对着秦然这样的‘宿主’。
  
      ‘愤怒’‘嫉妒’‘贪婪’三个原罪连连发出不甘的吼声,然后,与‘色.欲’一般,败退了。
  
      ‘懒惰’‘暴食’毫无动静,这并不是它们所青睐的。
  
      ‘傲慢’则是毫无兴趣,它仿佛是一个高高在上的旁观者,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这一切。
  
      然后……
  
      抬起头与秦然对视。
  
      两张一模一样的容颜。
  
      一副淡然。
  
      一副高傲。
  
      两者对视良久。
  
      接着,一切回归平静。
  
      而外界则更是只停顿了一秒不到。
  
      秦然看着眼前的女子,摇了摇头。
  
      “我不需要。”
  
      秦然又一次干脆的拒绝了对方。
  
      并且,秦然心底的最后一点耐心开始消失了。
  
      与之相反的则是,越发警惕的内心。
  
      对方看起来相当的不凡,但却没有任何的支线任务、特殊事件出现,这让秦然开始怀疑眼前的一切,是否是一个新的、针对他的‘布局’。
  
      “离开这里。”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秦然的语气变得冷冽。
  
      警告的话语中,带着没有掩饰的杀意。
  
      “我……”
  
      “好的。”
  
      对方还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当她看到秦然的目光时,却无法再说出一个字。
  
      她曾不止一次的看到过类似的目光。
  
      而拥有类似目光的人,都是一种人:说一不二。
  
      对方小心翼翼的后撤。
  
      尽量让自己不触碰到伤口,同时又带着提防看着秦然。
  
      从相距的10米,到15米,再到20米。
  
      就在对方松了口气,准备转身加快离去速度的时候,一支箭矢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对方的身后,扎入了对方的后背。
  
      噗!
  
      鲜血飞溅,对方倒地不起。
  
      不过,没有死去,还残存着一丝呼吸。
  
      那件结实的皮甲又一次的救了对方,减免的力道,让那支箭矢没有洞穿对方的身躯。
  
      银白色的、附魔箭矢与鲜红的血液在午后的阳光中分外刺眼。
  
      但秦然却更在意的是射出这一箭的人。
  
      无声无息的射出箭矢,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办到的,哪怕是最优秀的猎人也不行。
  
      因为,众所周知,想要让箭矢有更强大的攻击力,就需要更大力道的弓弦,以此为基准的箭矢,破空声是不可避免的。
  
      除非是使用了魔法道具。
  
      但出现在秦然视野中的人却并没有使用魔法道具。
  
      对方手中的弓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是普通的猎弓,最多是稍微坚韧一点,而箭矢上的附魔并不是消除声音,而是让箭矢更有针对性,就和箭矢本身的质地一样。
  
      “特殊的弓箭技巧?”
  
      秦然意外的打量着对方。
  
      一身黑衣,头戴毡帽,蒙着脸,只露出一对蓝色的眼睛。
  
      哪怕有着衣物的遮挡,也难掩对方身材的娇小。
  
      应该是女子。
  
      至于为什么不是矮小的男人?
  
      秦然表示正常的男人应该不会有着那种不合比例的.胸.肌和略显纤细的手掌、手指。
  
      当然了,如果出现什么意外的物种,秦然也不会意外。
  
      毕竟,他对眼前的副本世界,最大的了解就是那简单的记忆,还有时不时从霍尔、葛瑞克里、班克斯嘴里得到的一些消息。
  
      就在秦然打量对方的时候。
  
      这位手持弓箭的人也在打量着秦然。
  
      当看到秦然脚边的混血霜狼幼崽时,对方的手掌不由自主的握紧了猎弓,但马上就松开了。
  
      “她是我的猎物。”
  
      女性的声音证明着秦然的猜测并没有错。
  
      而对于对方所说,秦然没有想要反驳的地方,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对方带着自己的猎物离开。
  
      “还有你身边的猎犬有着狼的血脉,你应该注意它!”
  
      “狼是最狡猾的生物之一,它会反噬你的!”
  
      对方靠近了之前倒地的女子,一把抓起对方,将一个铁环套在了对方的脖颈之间。
  
      期间,对方一直戒备的看着秦然。
  
      直到最后,都发现秦然没有任何过激的动作时,对方明显松了口气,并且,自认为出于善意的给着秦然提醒。
  
      “我很清楚谁是我的伙伴。”
  
      “谁又是我的敌人。”
  
      “当然,还有陌生人。”
  
      秦然淡淡的回了一句。
  
      自以为是的人太多了,挣扎求生的秦然不知道遇到过多少,再经历了数次所谓‘心平气和’的商谈而毫无结果后,秦然就放弃了这种无用功。
  
      秦然选择了更坚定的方式来拒绝那些人的‘好意’。
  
      他必须要这样做。
  
      因为,他不希望再去捡脚边的硬币或者食物。
  
      秦然带刺的回答,让对方很不适应,可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准备带着自己的猎物离开。
  
      但一阵急速的破空声,却让对方停下了脚步。
  
      四道健壮、毛发旺盛的身影挡在了对方的去路上。
  
      “该死的猎手,放开莎尔丽!”
  
       看似人类打扮,却没有人类气息的四个壮汉低吼着。
  
      拎着自己猎物的猎手,给予的回答则是一箭射出。
  
      不同于之前无声无息的箭矢。
  
      这一箭又快又狠,仿佛流星。
  
      其中一个壮汉根本没有反应就中箭倒地了。
  
      但这并没有改变对方被三个壮汉围攻的局面,很快的对方身上就出现了数道伤口,每一道都是鲜血淋漓的。
  
      而造成这样伤口的则是壮汉的手……不、不,此刻已经无法称之为手了,应该称为爪子。
  
      锋锐的爪子长在人类的手腕上。
  
      秦然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尽管之前有了一些猜测,但是真正看到了,秦然还是很感兴趣。
  
      除去书籍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生物。
  
      至于双方的争斗?
  
      秦然不打算参与其中,他就是想旁观。
  
      事实上,要不是身后的峡谷内有着他在意的狼群,秦然早就离开了。
  
      但任何时候,大部分的事情发展都是事与愿违的。
  
      面对着旁观的秦然,刚刚那位中箭倒地的壮汉摇摇晃晃的爬起来,径直的想着秦然扑来,嘴里还高声喊着。
  
      “你们干掉这个猎手,我去干掉那个家伙!”
  
      顿时,秦然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