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二章 ‘燃烧’‘黎明’
    秦然不是一个善于妥协的人。
  
      哪怕得知‘掮客’的人提前进入【黎明之剑】,获得了极大的优势时,仍然没有想着放弃。
  
      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该如何扳回劣势。
  
      而眼前!
  
      他似乎看到了一些希望。
  
      因此,秦然不介意试一试。
  
      目光扫过瓦伦和那几个燃烧黎明的士兵,秦然的手掌中一道白色的光芒绽放,将周围的几人笼罩其中。
  
      不同于晨曦之力的坚韧,【圣光之术】更加的柔和。
  
      而且,拥有着缓慢恢复生命值的效果。
  
      这样的效果,自然是显而易见的。
  
      每一个沐浴在【圣光之术】中的人,都感到了迅速消失的疲惫和越发充沛的精神,特别是之前慌乱中,制造的一些细小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光辉庇护?!”
  
      曾经跟随黎明大公而战的瓦伦感受着熟悉的气息,看着熟悉的一幕,几乎是热泪盈眶。
  
      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年幼的时候,看着那光辉中伟岸的背影。
  
      就如同眼前……
  
      一模一样!
  
      “大、大人!”
  
      下意识的呢喃中,瓦伦迅速的清醒着,他看着秦然,没有谁比他更明白这代表的是什么了。
  
      “大人,请您跟我返回营地。”
  
      “他们也应该知道这个消息。”
  
      “烈焰的光照下,黎明来临了!”
  
      “燃烧黎明,需要的是驱逐黑暗的烈焰,需要的是带来光辉的黎明,而不是一些不知所谓的人!”
  
      瓦伦激动的说道。
  
      那几个燃烧黎明的士兵,更是直接单膝跪地。
  
      他们再以行动表示着自己的决心。
  
      就如同瓦伦说的那样,燃烧黎明需要的是燃烧家族与黎明家族的带领,而不是皇室指派的将领。
  
      他们想要的是在烈焰中冲锋,在光辉下无畏的战斗,而不是一群只知道争权夺利的大老爷。
  
      燃烧黎明。
  
      至高之路附近,最大的驻守军团。
  
      其名号来自燃烧家族那位侯爵的先祖和黎明家族那位大公的先祖。
  
      这两位组建了威名赫赫的燃烧黎明军团。
  
      不仅打通了至高之路,驱逐了无数盗匪,建立了军营哨所,开辟出居住地,还将原本独立在外的黄金城收归麾下。
  
      这两位的功绩,足以写出厚厚的两本书来。
  
      与之相对的,则是圣塞安达的皇室。
  
      默默无闻。
  
      籍籍无名。
  
      人们只知道燃烧侯爵,黎明大公。
  
      前者尊称为大人。
  
      后者敬称为殿下。
  
      至于陛下?
  
      没有多少人知道。
  
      但当时圣塞安达五世并不在乎,还十分乐意这样,可不是所有人都会如同圣塞安达五世一样,当圣塞安达五世逝世后,圣塞安达六世上位了,面对着年老的燃烧侯爵、黎明大公,这位六世陛下开始了他雄图大略的计划。
  
      他成功了,燃烧侯爵、黎明大公返回了黎明之都。
  
      他成功了,至高之路附近消失的盗匪再次出现。
  
      他成功了,黄金城变得阳奉阴违。
  
      他成功了,燃烧黎明内变得乌烟瘴气。
  
      他成功了,在宫廷的一次舞会时,被黄金城派出的刺客了解了性命。
  
      然后,圣塞安达七世继承了王位。
  
      然后,保持着六世对燃烧黎明的警惕。
  
      七世比六世温和,但远不如五世心胸开阔,他不愿意让燃烧黎明再次变得‘不受控制’。
  
      他下令攻打了黄金城。
  
      三次!
  
      连续三次的失败,让燃烧黎明损失惨重,让燃烧黎明内属于燃烧、黎明的烙印消失了。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
  
      但在骨子里,燃烧黎明只要还沿用着‘燃烧’与‘黎明’,烙印就不会消失。
  
      因为,所有加入燃烧黎明的士兵都会询问‘燃烧’与‘黎明’的含义。
  
      因为,所有的老兵都会向新兵告知‘燃烧’与‘黎明’的伟大。
  
      即使……
  
      百年流转。
  
      但!
  
      ‘魂’不变。
  
      ‘传承’仍在。
  
      他们在默默等待着。
  
      他们在默默坚守着。
  
      等待着离去者的归来。
  
      坚守着失去的辉煌再现。
  
      现在,他们等到了。
  
      秦然目光扫过瓦伦,扫过那几个士兵。
  
      结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
  
      以点及面,可以想象燃烧黎明内的氛围。
  
      秦然完全没有想到,过去百年,燃烧黎明的‘本质’并没有消失,还铭记着当初的誓言与承诺。
  
      百年。
  
      足以沧海桑田。
  
      足以人生几回。
  
      他实在是难以想象,这些人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燃烧黎明吗?”
  
      “燃烧侯爵,黎明大公……”
  
      秦然轻声念叨着。
  
      首次的,他对他名义上的先祖,和那位先祖好友,有了一丝丝兴趣。
  
      但秦然没有让瓦伦与几个士兵久等。
  
      “我本来就是和你们返回营地的——燃烧黎明,我很想看看它是什么模样。”
  
      “不过,我们需要安葬他们。”
  
      秦然说着就看向了哨所内遍地的尸体。
  
      生前被折磨。
  
      死后也没有得到安宁。
  
      那么,至少应该有一份体面的安葬。
  
      葛瑞克里的能力,对于安葬来说,实在是太合适了。
  
      地面微微的颤抖中,一个又一个的坑洞出现了,尸体尽量被安放整齐的放入了坑洞中。
  
      但太多无法拼凑的了。
  
      只能是尽力。
  
      秦然小心的将一个个残肢断臂,放在尸体的旁边,然后帮助尸体整理仪容。
  
      动作一丝不苟,没有任何的厌恶与轻慢。
  
      这并不是做戏,而是秦然认为这些原住民士兵,生前驻守在至高之路附近,为普通人阻挡着盗匪,死后自然应当受到礼遇。
  
      虚假和真实,不容易分辨。
  
      却有着本质的不同。
  
      瓦伦、士兵们看着秦然的神情、行为,眼神中的敬仰越发的浓郁。
  
      就连女性狩猎者看向秦然的目光,都变得不一样了。
  
      不过,马上的伊微.丹就感到如芒在背。
  
      一扭头,她就发现莎尔丽正在盯着她。
  
      伊微.丹一皱眉,没有理会莎尔丽。
  
      双方的关系,根本没有交流的必要。
  
      硬要交流,也是你给我一剑,我给你一爪的程度。
  
      “我说过了我会盯紧你!”
  
      “还有……”
  
      “离2567远点,你个XXX。”
  
      莎尔丽说道。
  
      后面的话语夹杂着一些俚语,但不用问,伊微.丹也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伊微.丹马上就要反唇相讥。
  
      可话还没出口,伊微.丹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露出了一个笑容。
  
      “你说离2567远点?”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伊微.丹反问道。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