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五章 背叛
圣塞安达的皇室在燃烧黎明的将领,名义上是四个.
  
  分别负责燃烧黎明南北的两个营地。
  
  只不过,早在百年前,圣塞安达七世下令攻打黄金城的时候,靠近黄金城南面的驻地就已经失守,就剩下了靠近碎石镇一侧的北营地,以及十一个哨所。
  
  燃烧黎明北营地常驻军大约是三千人左右。
  
  每个哨所则是五十到一百人不等。
  
  还有一支被称为王牌的千人骑兵队伍,不计算辎重军和杂军在内,燃烧黎明总共有五千人左右。
  
  而算上辎重军和杂军的话,这个人数则达到了一万。
  
  但在一万人中,有近两千人感染了狼瘟。
  
  其中,包括不少底层、中层军官。
  
  更加让秦然在意的是,被圣塞安达皇室派来的四位将领中,有三位被感染了狼瘟,其中包括北营地的副将领和名义上南营地的正副将领。
  
  “四个将领剩下一个……”
  
  秦然眯着眼思考着。
  
  他现在越发的好奇,狼瘟的感染条件是什么了。
  
  或者说,‘掮客’手下的目的是什么了。
  
  根据布雷福克所说,感染狼瘟的人,都是在燃烧黎明中有着一定身份,或者相当名望的。
  
  很显然,这并不是自然的瘟疫。
  
  而是‘掮客’手下搞的鬼。
  
  “你为什么这么做?”
  
  “身份带来的主线任务?”
  
  “又或者是……某些不知道的隐秘事件?”
  
  秦然猜测着。
  
  不过,有一点秦然是十分清楚的。
  
  绝对不允许对方成功!
  
  至于该怎么破坏?
  
  秦然再一次在脑海中完善着自己的计划,同时,继续询问着必要的信息:“布雷福克,谁给你的命令,让你杀掉瓦伦?”
  
  “是迪尔德将军!”
  
  “在我离开营地的时候,迪尔德将军就下令,让我找准机会干掉瓦伦,还有、还有大人您。”
  
  “他真是罪该万死!”
  
  “大人,请您放心,我一定会把他的头颅扭下来的!”
  
  被控制的布雷福克在想到营地副将的命令时,既惶恐,又愤怒,跪在地上的他,赌咒发誓的说道。
  
  “被感染了狼瘟后,你们还选择服从他?”
  
  秦然眉头一挑道。
  
  “他承诺会给我们真正的身份,哪怕是感染狼瘟,也会让我们生活在阳光下,而不是被处死或者关押。”
  
  布雷福克回答道。
  
  “是这样吗?”
  
  秦然沉吟了片刻,然后,再一次的问道:“感染了狼瘟中,有哪些重要的人物,或者你认为的重要人物,你都将他们的名字,特征告诉我。”
  
  “是,大人。”
  
  布雷福克马上就描述起来。
  
  ……
  
  距离秦然一行还有些距离的地方。
  
  一座在至高之路上罕见的山峰陡然出现在了旷野上。
  
  山峰不算高,但却极为陡峭。
  
  有些地方,完全就是与地面垂直的。
  
  燃烧黎明的北营地,就坐落在这里。
  
  坚固的石质材料砌成的城墙,每个十米就会出现的箭塔,还有久经训练的士兵,都让这座兵营如同要塞般固若金汤。
  
  而在兵营深处,一个私密的会议正在召开着。
  
  参加的人只有三位。
  
  主持者则是这座兵营的副将迪尔德。
  
  身形还算高大,但却极为消瘦的迪尔德,哪怕留着络腮胡子、穿着皮甲、腰间佩戴着宝剑,也没有多出任何威武的气息。
  
  反而是有点沐猴而冠,让人看着发笑。
  
  但这位副将可不这么认为。
  
  迪尔德认为自己有着常人所不具备的勇武和一往无前的决心。
  
  用一种故作沉稳的目光,迪尔德扫视着自己的两个同僚后,开始缓缓的说道:“计划怎么样?”
  
  “还算顺利!”
  
  “大部分的人都愿意加入我们!”
  
  名义上南营地的副将笑着说道。
  
  而那位主将却有些犹豫。
  
  “是不是太冒险了?”
  
  对方问道。
  
  “冒险?”
  
  “任何事情都需要冒险!”
  
  “不冒险,怎么会成功?”
  
  迪尔德笑着摆了摆手。
  
  “但风险太大,却没有足够的利益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时候那些士兵没有得到想要的,会发生什么?”
  
  “一场哗变将无法避免!”
  
  名义上南营地的主将提醒着迪尔德。
  
  听到这样的提醒,迪尔德没有气恼,反而是得意的笑了。
  
  事实上,他一直在等待有人询问他这一点。
  
  毕竟,这是他计划中最得意的地方。
  
  “我需要他们哗变!”
  
  “假如他们不这样做的话,我们又怎么能够顺利脱身呢?”
  
  “那位大人给予的承诺名额可是不多,将我们几个抛开的话,最多也只能治疗几人而已。”
  
  迪尔德压低了声音。
  
  但得意的模样却是根本无法掩饰,狭瘦的面容上更多的是对那些士兵的不在意。
  
  在这位贵族老爷的心中,不要说这些士兵了,就算是整个燃烧黎明的人都死光了,都不关他的事。
  
  虽然……他是那些人名义上的长官。
  
  “你确定我们能够顺利的加入到黄金城?”
  
  “而且,还拥有现在的身份、地位?”
  
  名义上南营地的主将问着最担心的事情。
  
  “当然!”
  
  “这是贵族间的承诺!”
  
  “是最值得信赖的!”
  
  迪尔德肯定的说道。
  
  “那,那个特使呢?”
  
  “你打算怎么办?”
  
  名义上南营地的主将又问道,脸上却流露着一种.淫.邪的神情。
  
  “她也算是重要的交易物品之一!”
  
  “那位大人对她可是很感兴趣的。”
  
  迪尔德说着走向了一旁的酒柜。
  
  名义上南营地的主将则迅速收敛了他令人作呕的神情,变得正襟危坐起来。
  
  对方很清楚,那位大人代表的是什么。
  
  既然那位大人表示了有兴趣,那么他就不能够流露出任何一丝一毫的异样来,不然会死无葬身之地的。
  
  “放轻松,我们是同伴!”
  
  “不需要这样!”
  
  “来,喝一杯!”
  
  “等到我们加入了黄金城,财富、女人都会享用不尽的,何必在乎一个呢?”
  
  迪尔德拿着酒瓶、酒杯,给两个合作者倒上了略带甜馨味的葡萄酒,然后,举起了酒杯。
  
  “明天日出时,就是我们成功的时候!”
  
  “为了我们的成功,干杯”
  
  叮!
  
  清脆的碰杯声中,迪尔德和两个合作者一饮而尽。
  
  接着,三人相视一笑。
  
  他们三个,没有一个发现在窗户外,黑影一闪而过。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