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七章 城头
迪尔德被簇拥着来到了大营的门口,站在城墙上,向下看去。
  
  瓦伦,他自然认得。
  
  对于这个死硬的、让他丢了数次脸面的家伙,迪尔德没有任何的好感。
  
  所以,一有机会,迪尔德就毫不犹豫的下了杀手。
  
  只是……
  
  “废物一般的家伙!”
  
  迪尔德心底评价着那位副官,脸上的笑容却越发的自然了。
  
  虽然瓦伦之前没有死,但这一次对方死定了,而且,还是会死在他的手中。
  
  一想到能够亲手干掉瓦伦这样的家伙,迪尔德心底就忍不住的泛起了欣喜,带着这样的喜悦,迪尔德看向了与瓦伦并肩而战的秦然。
  
  然后,迪尔德的眉头就是一皱。
  
  有关燃烧家族庶长子的传闻,他听了无数遍。
  
  虽然身在至高之路附近,但是有关黎明之都的消息,他们这些贵族老爷可是异常关心的。
  
  尤其是像秦然这样,在黎明之都有着赫赫名声的人物。
  
  “天赋出众,既擅长剑术,又精通药理,还对占星术略知一二的燃烧家族庶长子,竟然长的这么普通?”
  
  迪尔德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面容普通,不够英俊的秦然显然不符合贵族圈子的审美。
  
  而最擅长以貌取人的迪尔德对秦然的最后一点兴趣也失去了。
  
  “反正是一个死人!”
  
  “不知道擅长占星术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死期?”
  
  “你的头颅那位大人可是一直都很想要啊!”
  
  迪尔德满怀恶意的想着。
  
  然后,他装模作样的说道:“迎接特使2567!”
  
  “迎接特使2567!”
  
  传令兵重复着。
  
  一声接着一声,好似浪潮,一波接着一波,在山峰下传播着。
  
  一众士兵高举盾牌,手中的长剑有序的敲击着盾牌。
  
  啪!
  
  啪啪!
  
  啪啪啪!
  
  仿佛是战歌般的节奏在城墙上响起,而一队二十几人,手持弓弩的士兵,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这些士兵身后,用极为隐蔽的方式,将箭矢对准了那落在地面上的篮子。
  
  毫无疑问,当秦然进入篮子的时候,就是箭矢落下的时候。
  
  “一个不体面的死法。”
  
  “不过,对一个庶长子来说,足够了!”
  
  迪尔德看着缓步走近吊篮的秦然,眼前不由自主浮现了秦然惨死的画面。
  
  然后,迪尔德眼前一花。
  
  原本走近吊篮的秦然突然从他的视野中消失了。
  
  “人呢?”
  
  迪尔德一愣。
  
  但马上的,他就再次看到了秦然,以及他的……后背。
  
  喀嚓。
  
  脖颈被拗断的脆响还在回荡,两声惨呼就随之响起。
  
  “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名义上南营地的主将和副将,就这么的被秦然踢下了城墙,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后,惨叫声戛然而止。
  
  被感染了狼瘟的人,身体会发生质的变化。
  
  力量、速度、体质,都会远超常人。
  
  可这并不代表,他们是不死的。
  
  一旦超过了某个极限,他们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城头上一静。
  
  敲击着盾牌的士兵呆愣着看着秦然。
  
  手持弓箭的士兵更是不知所措。
  
  不是该伏击秦然的吗?
  
  为什么三个首领会这么容易就死了?
  
  下意识的,长剑、弓箭就对准了站在那里的秦然。
  
  面对着明晃晃的剑刃与箭矢,秦然面色淡然,他的目光扫视过眼前被感染的士兵,一字一句的说道。
  
  “战士肯达,曾经独自面对一支二十人的盗匪,以重伤的代价,将他们全部的干掉,让被劫掠的商队脱险。”
  
  “斥候艾蒙,在面对黄金城奴隶贩子的捕奴大军时,冷静应对,不仅传回了消息,还为大部队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
  
  “中尉里斯,你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不畏强权,面对贵族将领无礼的斥责,敢于替同伴挺身而出。”
  
  “还有……”
  
  秦然的话语声平淡,并不高亢,但每一个字都落入了在场士兵的耳中,那些被点到名字的士兵,一个个的呆愣在原地,然后,愕然的看着秦然,他们从未想到,这些他们自己都快遗忘的事情,竟然会被一个陌生人提起。
  
  “你们的功勋!”
  
  “你们的荣耀!”
  
  “没有一个人遗忘!”
  
  “遗忘的是你们自己!”
  
  “时间是可怕的!”
  
  “它让你们忘却了在加入燃烧黎明时的誓言!”
  
  “它也让你们忘却了最初的热血!”
  
  “它更会让你们与你们心中的信念背道而驰!”
  
  “但有的人不会!”
  
  “在来到这里之前的哨所内,那里的士兵不会这样,他们哪怕是死,也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他们用手中的武器对抗着盗匪,他们用手中的盾牌保护着来往的商旅,他们知道他们身上背负着的是什么……燃烧黎明!”
  
  “燃烧的烈焰中,黎明的光辉下,圣塞安达永远不会黯淡!”
  
  “你们忘记了这句话吗?”
  
  “你们看看你们盔甲上的徽章,摸一摸你们后脖颈处的纹身!”
  
  “烈焰中升起的太阳!”
  
  “它烙印在你们的脖颈上,告诉着你们——燃烧黎明,永不低头!”
  
  平淡的话语,缓缓变得铿锵有力,宛如敲打在了周围士兵的心头,他们下意识的看着盔甲、盾牌、武器上的徽章。
  
  他们下意识的摸着后脖颈处的纹身烙印。
  
  他们的双眼逐渐的迷茫。
  
  “可、可是狼瘟……”
  
  一个士兵几乎是下意识的呢喃着。
  
  声音不高,周围的人都听到了,秦然的目光一下子看向了这个士兵,士兵马上就紧张起来。
  
  “你是培达尔,碎石镇出身?”
  
  秦然语气温和的问道。
  
  “是的,长官!”
  
  士兵马上回应道。
  
  “我是现在碎石镇的治安官,一个放弃了家族姓氏,换来一个在贵族老爷们眼中渺小机会的可怜人。”
  
  “他们认为我疯了!”
  
  “他们认为我是傻子!”
  
  “但我仍然这么做了!”
  
  “因为我希望看到我的先祖战斗的地方!”
  
  “我希望依靠我的力量,重新获得先祖的荣耀!”
  
  “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吗?”
  
  秦然说着抬起了双手,左手中烈焰燃烧,右手中白色光辉照耀。
  
  顿时,引起了士兵们的惊呼。
  
  “‘燃烧’!”
  
  “‘黎明’!”
  
  惊呼声此起彼伏。
  
  但真正让士兵们惊讶的事情才真正的出现。
  
  他们看着秦然身形变大,手掌变成了爪子,嘴巴凸出,黑色的鸦羽风衣变为了白色的皮毛。
  
  一只直立的、手中带有烈焰与光辉的狼人就这么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你们感染了狼瘟!”
  
  “我也一样!”
  
  “但我不会甘愿成为贵族老爷们权利斗争的牺牲品!”
  
  “我会自己拯救自己!”
  
  “现在,你们愿意和我一起吗?”
  
  狼人化的秦然大声问道。
  
  众人面面相觑后,培达尔第一个站出来了。
  
  “愿意!”
  
  这个来自碎石镇的士兵高声回答着。
  
  “愿意!”
  
  “愿意!”
  
  “愿意!”
  
  更多的人站出来了,他们看着狼人化、毫无掩饰自己真实身份的秦然,一个个解除了体内被感染的、躁动的野性。
  
  然后,一个个半人半狼的怪物出现在了城头上。
  
  他们扔下了武器,围绕着秦然,如同围绕着自己的王,仰天长啸。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