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四十九章 头颅
    咚、咚咚。
  
      秦然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
  
      一直沉寂的瘟疫之力出现了一丝丝活跃感。
  
      因为,奥德弗体内的奇特力量。
  
      一种让常人厌恶、恐惧,但对秦然来说却是难得‘补品’的力量。
  
      “原来是这样!”
  
      秦然心底浮现了一丝恍然,然后,抬手示意出现在身边的葛瑞克里。
  
      “将他冲洗干净。”
  
      秦然这样的说道。
  
      “是,大人。”
  
      葛瑞克里一丝不苟的执行着任务。
  
      两大桶水,就这么的浇在了奥德弗身上。
  
      顿时,这位名不副实的主将就清醒了过来。
  
      “大、大人饶命!”
  
      看着狼人化的秦然,奥德弗当即喊着。
  
      而秦然却是眉头一皱。
  
      在秦然的感知中,随着昏迷的奥德弗清醒,对方体内的那股奇特力量竟然消失了。
  
      “不是根源,而是介质?”
  
      秦然沉吟片刻,马上就继续问道:“你最近接触过和狼有关的事物吗?”
  
      狼?
  
      奥德弗一愣,下意识的看了看秦然,又看向了周围被感染狼瘟的士兵。
  
      那意思自然是再明显不过了。
  
      但这样的眼神,却让周围的士兵们感到愤怒,一个个目光不善的看着奥德弗。
  
      “对不起!对不起!”
  
      “我不是故意的!”
  
      奥德弗立刻爬在地上连连道歉。
  
      而一旁的艾思芬妮却迅速的联想到了什么。
  
      “2567,奥德弗曾经斩杀过一只狼——他一直把这个当做自己的勇武事迹,而且,他还将那头狼的头颅当做战利品挂在了他的壁炉上。”
  
      骗子小姐这样的说道。
  
      “带我去看看。”
  
      秦然直接说道。
  
      “乐意之至。”
  
      骗子小姐笑着就转身向着奥德弗的住所走去。
  
      同时,骗子小姐还不着痕迹的向着伊微.丹、莎尔丽瞟了一眼。
  
      眼神中有着说不出的得意。
  
      碧池!
  
      女性狩猎者和狼人女士怒视着带着秦然渐行渐远的对方,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开始在双方心中升起。
  
      双方不由自主的对视了一眼。
  
      一起?
  
      一起!
  
      短暂的交流后,前不久还大呼不可能的双方就因为艾思芬妮的出现站到了同一阵营中。
  
      “我们需要一个计划!”
  
      “针对那个家伙的计划!”
  
      女性狩猎者如同捕食的猫科动物一般,双眼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嗯。”
  
      “那家伙身上有着狐狸的臭味!”
  
      “是个狡猾的对手!”
  
      狼人女士点了点头,第一次的赞同着女性狩猎者的意见。
  
      双方低声的交流着。
  
      艾思芬妮则带着秦然来到了北营地最大的建筑前。
  
      这里原本是燃烧黎明北营地的指挥所,但是到了经过几任皇室将领的改造,特别是到了奥德弗这一代,几乎就成为了度假的别墅。
  
      不仅是外表光鲜亮丽,内里更是奢华,放在一座营地中,更是显得无比突兀。
  
      目光扫过眼前的‘度假别墅’秦然不禁眉头一皱。
  
      “大人不关我的事!”
  
      “大部分都是我的前任们改造的,我就是一个继任者。”
  
      奥德弗见到秦然皱起了眉头,连忙撇清关系。
  
      不过,这样的撇清关系,是十分幼稚的。
  
      跟在秦然身后的士兵们,一个个的冷笑出声。
  
      那笑声告知着秦然事实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将原本的指挥所改造成现在的模样,花费了多少军费,但我希望你将这个窟窿补上,然后,将它们用到该用的地方去。”
  
      “瓦伦,由你负责这件事情。”
  
      “少一个铜子,你就给奥德弗阁下一个耳光,少一枚银币你就切他一根手指,少了一枚金币我就要他一只眼睛。”
  
      秦然缓缓的说道。
  
      语气淡然,却不容置疑。
  
      让奥德弗连解释的勇气都没有,这位名不副实的主将生怕秦然一个不高兴,对他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是,大人。”
  
      瓦伦高声应是,然后,一脸兴奋的看着奥德弗。
  
      他发誓他一定要将对方这些年从燃烧黎明中克扣的军费全部的掏出来。
  
      周围的士兵更是一脸欣喜。
  
      因为,他们将会是最直接的得益者。
  
      “大人,万岁!”
  
      “大人,万岁!”
  
      ……
  
      碎石镇出身的培达尔第一个喊道。
  
      对于身为碎石镇治安官,且同样感染狼瘟的秦然,这个士兵可是有着天生的好感。
  
      其余的士兵也是如此。
  
      不单单是那些感染了狼瘟的士兵,普通士兵在看到了烈焰与光辉后,那种从加入燃烧黎明后,就刻在骨子内的信念,早已让他们选择接受秦然的领导。
  
      更加不用说,当秦然表现出了足够的公平。
  
      吼!
  
      【狮心王】一阵颤抖。
  
      低沉的狮吼声出现在秦然的耳边。
  
      微微停顿后,缓缓的消失。
  
      这让秦然越发的确认了这些士兵的单纯,仅仅是拿回自己应得的物品就让他们这样的兴奋,就让他们愿意给予他真正的忠诚。
  
      呼。
  
      深吸了口气,秦然认为自己该多做一点。
  
      “奥德弗,将你前任将领的名字写下来。”
  
      “他们欠燃烧黎明的军费应该还了。”
  
      秦然说道。
  
      “是、是,大人。”
  
      “可他们有的已经去世了。”
  
      奥德弗连连点头,没有任何的反驳。
  
      对于奥德弗来说,他都倒霉了,自然不希望那些原本坐在他这个位置上的家伙好过,能拉下水一个就是一个。
  
      但有些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例如:死亡。
  
      “他们去世了?”
  
      “他们的家族没有灭亡吧?”
  
      “就算他们的家族也灭亡了,那墓地呢?”
  
      秦然反问道。
  
      “是。”
  
      奥德弗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真是可怕的家伙!”
  
      “和那些有名的吝啬鬼一样!”
  
      奥德弗心底暗道。
  
      不过,很快的,奥德弗就推翻了他对秦然‘吝啬鬼’的评价。
  
      “记住,算.利.息,最高的那种。”
  
      “你的也是。”
  
      秦然迈步走进了指挥所,声音传入了奥德弗耳中。
  
      看着秦然的背影,自认为已经高估了秦然的狠辣的奥德弗突然发现自己的天真、幼稚。
  
      这哪里是‘吝啬鬼’,明明是‘吸血鬼’啊。
  
      跟在秦然身后的奥德弗快哭了出来。
  
      他很清楚,算利息的话,他真的要倾家荡产了。
  
      但他又不敢拒绝。
  
      死亡和财富,该选择哪个?
  
      奥德弗还是知道的。
  
      可大量财富的失去,还是让奥德弗感到了心痛,这也让他越发的痛恨他的那些前任了。
  
      “一群该死的家伙!”
  
      “我被这个可怕的家伙.勒.索.了,你们也别想逃!”
  
      奥德弗暗自发狠。
  
      然后,他就感应到了秦然的视线。
  
      不知何时,走在前边的秦然突然停下了脚步,看着他。
  
      “大人,我没有咒骂您!”
  
      面对着秦然的目光,奥德弗大声的说道。
  
      “那你在咒骂谁?”
  
      秦然问道。
  
      看向奥德弗的目光越发的玩味起来。
  
      “我在咒骂那些家伙……我真的没有咒骂您。”
  
      “请您不要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会认为自己要被吃掉了!”
  
      奥德弗这一次是真的哭出来了。
  
      很难想象,这样一位成年人放声大哭的模样。
  
      自认为勇武的奥德弗从前也不认为自己会这样。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看到秦然总会觉得看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一样,不是在秦然狼人化后,而是在狼人化前,随着秦然出现在城头,奥德弗就好像看到了一个漆黑、拥有七颗头颅的怪物。
  
      那怪物没有咆哮,更没有攻击,就是这么静静的看着他。
  
      可就是这样静静的注视,就已经让他感到了崩溃。
  
      而秦然的目光和那怪物一模一样。
  
      可怕!
  
      实在是太可怕了!
  
      艾思芬妮皱着眉头看来奥德弗一眼,目光中带着浓浓的不屑。
  
      虽然知道对方是一个外强中干的草包,但是没有想到对方会不堪到这种程度,竟然会在秦然的眼神下痛哭流涕。
  
      “一个人怎么会被眼神吓到,真是……”
  
      骗子小姐想着,目光就看向了秦然。
  
      然后,她的想法就戛然而止了。
  
      她又一次的看到了那双她自认为遗忘的眼睛。
  
      她又一次的感受到了那种死亡的气息。
  
      不自觉的,骗子小姐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不要过来!”
  
      尖叫中,骗子小姐就向着指挥所外跑去。
  
      可还没有等到她触碰到指挥所的门,眼前的一切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内里奢华的指挥所消失了。
  
      出现的是一片旷野。
  
      一片布满了铁荆棘的旷野。
  
      一个绽放着光辉的巨人正徒步行走在旷野上。
  
      巨大、厚实的脚掌踩在旷野的地面上,地面随之震动、颤抖,但尖锐的铁荆棘却也随之刺破了巨人的脚掌。
  
      鲜血喷散而出。
  
      被鲜血浇灌的铁荆棘,迅速的软化、枯萎。
  
      巨人一路前行。
  
      那双巨大、厚实的脚掌早已千疮百孔。
  
      充斥在道路上的铁荆棘,越来越少,可也越发的危机。
  
      黑色的野兽在黑暗中窥视。
  
      它以瘟疫为呼吸,以饥荒为视线。
  
      不停制造着疾病、死亡。
  
      它是巨人的目标。
  
      同样的,巨人也是它的目标。
  
      就在这片旷野上,双方的大战开始了。
  
      巨人用硕大的拳头,砸得野兽骨断筋折。
  
      野兽用锋锐的爪牙,撕咬得巨人伤痕累累。
  
      但最终,却是巨人更胜一筹!
  
      他摘下了野兽的头颅。
  
      一颗狼头!
  
      巨人高高的举起狼头,仰天长啸。
  
      喜悦、兴奋。
  
      可巨人没有发现被他和野兽鲜血浸泡的大地发生微微的变化,更加没有注意到他自己的影子开始抖动、扭曲。
  
      骗子小姐注意到了。
  
      本能的,骗子小姐想要提醒对方。
  
      但骗子小姐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发出声。
  
      哪怕是拼尽全力了,也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相反,那抖动、扭曲的影子中,猩红色的双眼注意到了她。
  
      然后……
  
      巨大阴影向她扑来。
  
      “不!”
  
      骗子小姐一声尖叫。
  
      巨大的影子烟消云散,眼前的场景再次的变化,她又一次回到了指挥所内。
  
      “发生了什么?”
  
       “幻象?”
  
      “刚刚是至高之神走过至高之路的情形?”
  
      见识广博,且不是愚笨者的骗子小姐轻松的分辨出了刚刚好似幻觉般的情形,是什么。
  
      但这并没有让骗子小姐心底有任何的轻松。
  
      尤其是当她看到秦然走向了壁炉上挂着的狼头时,骗子小姐不由自主想到了幻象中的黑色野兽。
  
      紧张感瞬间充斥在骗子小姐内心,让她的心跳骤然加快数倍。
  
      “别动那个狼头!”
  
      她高声提醒着秦然。
  
      但,没用。
  
      秦然完全没用理会骗子小姐的提醒,就这么的把狼头拿了下来,放在手里细细的打量着。
  
      骗子小姐急速跳动的心就是一静。
  
      她瞪大了双眼,捂住了嘴。
  
      似乎一场可怕的灾难即将发生。
  
      只是……
  
      什么都没有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秦然还在拿着狼头细细打量着,奥德弗颤颤巍巍的站在一旁。
  
      一切就如同之前,没有丝毫的改变。
  
      “是我的错觉?”
  
      眼前的一幕,让骗子小姐变得不太自信起来。
  
      可硬要说是错觉,骗子小姐也是不信的。
  
      “该死的,究竟发生了什么?”
  
      骗子小姐心底连连问道。
  
      而且,这种好奇越来越严重。
  
      在好奇心的促使下,骗子小姐就想要迈步靠近秦然,她想要近距离的观察那颗狼头,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想要询问秦然。
  
      不过,还没有等骗子小姐真正的行动,一抹声音就从她身后传来。
  
      “别动。”
  
      声音淡然、冷静。
  
      却让骗子小姐瞪大了双眼。
  
      因为,那声音是来自秦然。
  
      “秦然在我身后?”
  
      “那眼前的秦然是谁?”
  
      “又是幻觉?”
  
      诸多疑问让骗子小姐的思维变得混乱,但她也没有再冒然的踏出一步。
  
      “我该怎么办?”
  
      骗子小姐压低了声音询问着。
  
      “待在这里,别动。”
  
      背后秦然的声音说道。
  
      对面查看着狼头的秦然,似乎是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抬起头看向了骗子小姐。
  
      “你认为我是假的?”
  
      “但你知道你的身后是什么吗?”
  
      对面的秦然扫视了一眼骗子小姐,就低下头继续查看着手中的狼头。
  
      “我背后是什么?”
  
      “我背后是什么?”
  
      骗子小姐心底一颤。
  
      她想要扭头查看,但是僵硬的脖颈,根本动不了。
  
      未知总是恐惧的。
  
      任谁面对未知的恐惧,都会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可有些人注定不同。
  
      例如,眼前的骗子小姐。
  
      在理智被恐惧侵蚀的时候,她依旧找到了解决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