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二章 劳尔利
    低喝一声,艾思芬妮就来开了与劳尔利的距离。
  
      眼前的人,面容、身形,都如同艾思芬妮记忆中的劳尔利一般,可气质却决然不同。
  
      艾思芬妮记忆中的劳尔利给人的感觉要木讷、呆滞一些,而眼前的劳尔利不仅睿智,而且风度翩翩。
  
      完全就是一种哈士奇进化成了狼王的感觉。
  
      骗子小姐不是瞎子,更不是傻子,从小就经历无数的她,脑海中瞬间出现了数种猜测。
  
      一丝丝无形气流更是在她的手中汇聚着。
  
      “我是劳尔利。”
  
      “抱歉我一直对您的隐瞒,但那个时候的我别无选择,在那位的注视下,除了这个办法外,我根本无法离开黎明之都。”
  
      劳尔利包含歉意的向着骗子小姐一欠身。
  
      “离开黎明之都?”
  
      “你利用我!”
  
      骗子小姐回忆着遇到劳尔利的过程,其中确实是有着巧合的地方,不过,当时的她被对方呆傻的外表所蒙蔽,更何况有一只大肥羊在面前,根本没有注意到些许不正常的地方。
  
      现在想来,这一切都是对方的计划。
  
      想到这,骗子女士漂亮、精致的容颜上浮现了恼怒。
  
      既有着被信任者欺骗的恼怒,更有着对自身的恼怒。
  
      不过,马上的,这份羞怒就变成了幸灾乐祸。
  
      “我可不需要你的道歉。”
  
      “你真正要道歉的人是2567阁下才对,那位同样被你设计的无辜的、单纯,用来接近我的人,可是2567的好友。”
  
      骗子小姐轻描淡写的说着,但眼神中闪烁的光芒,却说明这位小姐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劳尔利。
  
      她希望借秦然的手,给劳尔利一个教训。
  
      但有着这样想法的骗子小姐注定是要失望的。
  
      秦然还在翻看着手中的书籍,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
  
      “他利用了你的那位好友!”
  
      骗子小姐拉高了声音。
  
      秦然依旧无动于衷。
  
      “你这个家伙,是不是故意针对我?”
  
      “为什么我就是想要从小绵羊那里收点好处,你就一副恨不得杀了我的模样,他这么做你却一点都不放在心上?”
  
      骗子小姐十分气愤的说道。
  
      而且,心中的气愤,让骗子小姐给含羞草起的昵称都顺嘴说了出来。
  
      “是含羞草,不是小绵羊。”
  
      秦然放下书,抬起头看着骗子小姐,十分认真的说道。
  
      “是、是含羞草!”
  
      “随你高兴,那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骗子小姐布满的问道。
  
      “因为,我了解含羞草。”
  
      “所以,我知道他不会让含羞草受到实际的损失,但是你不同,你的行事手段足以让含羞草受到极大的损失。”
  
      秦然看了劳尔利一眼,目光又看向了骗子小姐。
  
      “他不会让含羞草受到实际损失?”
  
      “他刚刚才承认了欺骗我、利用我!”
  
      “你别告诉我,骗.子也是不同的!”
  
      骗子小姐越发的不满了。
  
      她总觉得她受到了某种歧视。
  
      她也是很有道义的好不好?
  
      她也经常为穷人讨回公道的。
  
      她这样的在传记小说内都是主角标配!
  
      为什么在面前这个混蛋的眼中她好像是恶毒的后母一样?
  
      就因为她向那个小绵羊收取了一点路费?
  
      该死!
  
      混蛋!
  
      在心底不断咒骂着的骗子小姐,已经发誓,如果秦然不给她一个恰当的理由,她一定会让秦然好看。
  
      虽然秦然实力强大,性格也极其恶劣,但不代表他身边的人也是这样。
  
      那只小绵羊,她不敢动。
  
      但跟在秦然身后那像猫和像狗的两个女人,她还是不怕的,她也有把握挑起两个愚蠢女人的战斗,让秦然焦头烂额。
  
      “骗.子确实是不同的。”
  
      “你为了利益。”
  
      “而他?”
  
      “却是为了使命,我说得对吗?”
  
      “皇室特使阁下。”
  
      秦然说着再次看向了劳尔利。
  
      一直从出现就保持着贵族风度的劳尔利一愣,惊讶无比的看着秦然,他从没有想过他的身份竟然会被秦然得知。
  
      骗子小姐更是瞪大了双眼,以不可置信的目光在劳尔利身上打转。
  
      “您见过我?”
  
      “不、不。”
  
      “即使是在皇室中,我的存在都算是隐秘,黎明大公、燃烧侯爵都没有见过我,更加不用说是燃烧家族的庶长子了!”
  
      “抱歉,我这样说没有任何侮辱您的意思,但是我在哪里流露出了破绽?”
  
      劳尔利下意识的问道。
  
      但话语才出口,就摇了摇头,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秦然。
  
      “她。”
  
      秦然指了指骗子小姐。
  
      “我?”
  
      骗子小姐抬手指了指自己,本就因为突如其来的消息,而瞪大了的双眼在此刻瞪的更大了。
  
      “嗯。”
  
      “你的身份,哄骗一般人没有问题,但是能够混入燃烧黎明这样的军营,是几乎不可能的。”
  
      “哪怕它处于混乱之中。”
  
      “而且,你刚刚的话,更是证实了这一点,是劳尔利让你有了冒充皇室特使的诱因,也是他让你的冒出变得十分顺利。”
  
      “最初我认为你应该是有着其它方面的渠道,但是……”
  
      秦然看了骗子小姐,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眼神中的意思却是不言而喻了。
  
      这种不言而喻的眼神,让骗子小姐越发的恼怒。
  
      “我的一切公函、信件、家徽烙印都是十分可靠的。”
  
      骗子小姐忍不住的反驳着。
  
      “当然。”
  
      “可靠到劳尔利需要小心翼翼的换上他准备的,在此期间还必须不能够被你发现。”
  
      秦然说着,没有再理会骗子小姐想要咬人的表情,转头看向了劳尔利。
  
      “那么……”
  
      “皇室特使阁下,您能否告诉我您的目的。”
  
      “请千万不要说是为了燃烧黎明而来,据我所知道的所有信息,圣塞安达皇室和燃烧黎明的关系绝对不是那种和睦的、可依靠的。”
  
      秦然的目光不再是之前的一扫而过。
  
      这一次,秦然是真正意义上的看着对方。
  
      而且,秦然也没有收敛气息的意思。
  
      很自然的,蛮横、混乱、邪异的气息就如同是无形的力场般,笼罩在了这位皇室特使身上。
  
      瞬间,劳尔利的身躯就颤抖起来,汗水遍布额头。
  
      不过,这位皇室特使还是咬着牙说道。
  
      “我是为了拯救您、拯救燃烧家族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