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三章 弟弟
谈判技巧,秦然见识了太多。
  
  现实中普通交易间的锱铢必较,副本世界内原住民间的尔虞我诈,巨大城市里玩家间的勾心斗角,都有着谈判技巧的存在。
  
  而谈判技巧中,秦然最熟悉的就是眼前这位皇室特使的‘先声夺人’。
  
  或者更加准确点说是吓唬、威吓。
  
  只要以一个莫大的名头吓住对手,一切都会变得极为顺利。
  
  但这需要一个前提:这个名头要有事实和依据,而不是谎言!
  
  因此,劳尔利说的应该是真的。
  
  至于有几分?
  
  那就需要秦然判断了。
  
  所以,秦然表现的完全没有在乎对方。
  
  甚至,是步步逼人的寻找着对方话语中的破绽。
  
  “拯救我?”
  
  “拯救燃烧家族?”
  
  “这可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啊?”
  
  “你在上次碎石镇与我见面的时候,还表现的是一位憨厚的护卫,没有暴露出自己真实的意图,而现在却又这样说,基于眼下的情况,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可能:你需要燃烧黎明!”
  
  说着秦然看向了劳尔利,后者苦笑的点了点头。
  
  “没错,我需要燃烧黎明。”
  
  “但拯救您和拯救燃烧家族也是真的。”
  
  劳尔利尽量以最为诚恳的语气说道。
  
  “黎明之都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圣塞安达的皇室连黎明之都都无法保护了?”
  
  秦然没有相信对方的说辞。
  
  就如同他之前说的那样,燃烧黎明和圣塞安达皇室之间,可不是什么和睦相处的关系。
  
  从某方面来说,双方还算是敌人。
  
  只不过,双方没有撕破脸罢了。
  
  在这样的关系下,一个出身圣塞安达皇室的特使,口口声声说要借用燃烧黎明来拯救燃烧家族,白痴都不会相信。
  
  所以,拯救燃烧家族是假的,拯救圣塞安达皇室才是真的。
  
  燃烧家族就是一个顺带。
  
  “嗯。”
  
  “黎明之都发生了一些事情,必须要依靠外部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麻烦,而燃烧黎明则是我们唯一能够想到的援兵。”
  
  面对着秦然的质问,劳尔利神情苦涩,可最终却不得不承认秦然所说的都是事实。
  
  “原来是这样。”
  
  秦然点了点头,然后,话锋一转。
  
  “可……这关我什么事?”
  
  “圣塞安达皇室的安危和我有什么关系?”
  
  “燃烧家族安危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已经用自己的家族姓氏换来了我要的,我现在早已不是燃烧家族的庶长子了,就是一个普通人。”
  
  一边说着,秦然一边冷笑着。
  
  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一样。
  
  假如有熟悉秦然的人在,这个时候,一定会发现秦然这是要狮子大开口了。
  
  可惜的是,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熟悉秦然的。
  
  他们看到的只是秦然对待敌人的残酷,对待周围人的冷漠,即使是最熟悉的人,也最多是礼貌性的微笑。
  
  而当这些都围绕在秦然自身实力的强大这一点上,立刻就形成了极为迷惑人的外表。
  
  事实上,这就是秦然需要的。
  
  陌生的环境,不熟悉的人,一个表现着善良、热情的家伙,会受到所有人的欢迎,包括那些坏人。
  
  秦然第三次的打工薪水被某些面带笑容的人‘骗’走后,秦然就学会了保持一定的冷漠。
  
  在巨大城市、副本世界中也不例外。
  
  最多,就是加入一些扮演角色的必要行为动作罢了。
  
  “2567阁下!”
  
  “您脱离了家族!我为此感到惋惜,但您依旧是圣塞安达的子民,在圣塞安达面对安慰前,您需要勇敢的站出来为它挡风遮雨才对!”
  
  劳尔利低喝一声,面容严肃的说道。
  
  “是啊,我们需要为圣塞安达挡风遮雨才对。”
  
  “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那位圣塞安达六世,他为什么要将年老的燃烧侯爵、黎明大公调离这里,让两人在黎明之都郁郁而终!”
  
  “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那位圣塞安达七世,他为什么要让燃烧黎明的士兵一次次自杀般的攻打黄金城,让那些真正的百战之兵几乎死伤殆尽!”
  
  “那你为什么不去问问现在的国王陛下,他为什么派出的一些将领会将燃烧黎明搞得乌烟瘴气!”
  
  “你问过没有?!”
  
  秦然大声喝问着,并且声音越来越高,最后一句更是毫无保留的怒吼出声,震得大厅内的屋顶、墙面都发出了颤抖。
  
  震得劳尔利脸色大变,连连后退。
  
  震得奥德弗爬在那簌簌发抖。
  
  震得艾思芬妮双眼一亮,骗子小姐第一次听到有人发表类似质问国王的言论,新奇的感觉让骗子小姐竖起了双耳。
  
  秦然的视线扫视过劳尔利、奥德弗两人,声音恢复了往常的音量,道:“劳尔利,你在我的眼中,和奥德弗没有任何的区别,知道吗?”
  
  “你们都是利用你们的身份、地位,来为自己谋取利益的家伙。”
  
  “你敢发誓,你充当着这次特使,就真的只是单纯为了圣塞安达吗?”
  
  “里面没有一丁点考虑到如果成功可以获得的奖赏吗?”
  
  没有回答。
  
  劳尔利几次张了张嘴,都没有说出任何一个词汇。
  
  因为,秦然说的都是事实。
  
  他能够冒险来到至高之路附近,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解决了这次危机后,他能够获得的奖赏,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出于公正、怜悯和所谓的正义。
  
  你说哄骗秦然?
  
  劳尔利不是没有想过,可当他看到秦然盯着他的眼神时,这样的想法就不翼而飞了。
  
  秦然眼神中浮现的是冰冷。
  
  如果他说谎的话,那冰冷将会化为实质,将他一剑枭首。
  
  虽然只是一种可能,但劳尔利不敢冒险。
  
  在秦然冰冷的眼神下,劳尔利连续做着深呼吸。
  
  不仅是那饱含杀意的眼神让他有了极大的压力,还因为他需要调整自己的思路,想办法说服秦然。
  
  可思来想去,根本没有任何有效可行的办法。
  
  除了……
  
  这个办法,劳尔利不想用。
  
  因为,他清楚用了这个,双方的关系就会下降到冰点,再没有了一丝一毫挽回的机会。
  
  可是……
  
  左思右想的劳尔利,最终一咬牙。
  
  他决定冒险一试。
  
  本身,劳尔利就是一个爱冒险的人。
  
  不然也不会一个人离开表面上看起来还算和平的黎明之都。
  
  “您难道就不顾及您的弟弟了吗?”
  
  “斯坦贝克阁下,可是还在黎明之都的!”
  
  “一旦黎明之都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身为燃烧家族的次子,斯坦贝克阁下一定会被波及。”
  
  “不过,您放心,我们的人随时在保护着斯坦贝克阁下,您……”
  
  砰!
  
  劳尔利的话语并没有说完,就被秦然一脚踢在了脸上。
  
  皇室特使的牙齿全部的碎裂,整个人更是飞了出去,砸在外面的操场上。
  
  “葛瑞克里给我好好的拷问他!”
  
  “我要知道他脑子里的一切!”
  
  皇室特使落地时,秦然的声音从指挥所内传来。
  
  疼痛、昏沉充斥在劳尔利的身上。
  
  他根本不相信秦然竟然直接出手了。
  
  他想过这么做会很危险,但没有想到的是,会危险到这种程度。
  
  “斯坦贝克比我们想象中还要重要!”
  
  劳尔利心底浮现着这样的猜测。
  
  但马上的,他就顾及不到这些了。
  
  得到了秦然命令的葛瑞克里,带着狞笑,大踏步的向着他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