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四章 信息
在葛瑞克里开始拷问劳尔利的时候,燃烧黎明的营地迅速的恢复了平静。
  
  大多数被感染狼瘟的人都是极有名望或者本身就是底层、中层的军官,再次接手燃烧黎明,完全没有任何的难度。
  
  特别是当瓦伦说出了之前发生的袭击都是迪尔德的‘阴谋’时,士兵们心中没有了任何的芥蒂。
  
  在普通士兵的眼中,克扣着他们应当军饷的迪尔德等人就是吸血鬼,就是十足的恶人。
  
  而被恶人迫害的人,自然是好人。
  
  更不用说这些人原本就是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同伴了。
  
  狼瘟让人惊惧。
  
  往日的情谊却犹在。
  
  淳朴的士兵们,远没有大人物们算计、顾忌的多,一声问候,一个拥抱,就让一切回归了正轨。
  
  抱着一大堆公文的瓦伦快步走过营地,感受着前所未有朝气的大营,整个人的脚步越发的快了。
  
  这位少校很清楚,燃烧黎明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是秦然。
  
  因此,对秦然吩咐的事情,这位少校是尽职尽责的完成着。
  
  “大人,这是您需要的,有关燃烧黎明近一年内的所有公文!”
  
  “十二周前那次‘黑暗’事件,我也询问了更多的人,进行了统计,放在了这些公文的最上方。”
  
  瓦伦如同一位真正的下属禀告着。
  
  虽然还没有来自黎明之都的公文,但是瓦伦已经认定秦然会接手燃烧黎明了。
  
  更何况,就算没有公文,又派来了新的将领,那又如何?
  
  瓦伦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坐在指挥所大厅一角,正在奋笔疾书,好似一个秘书的奥德弗。
  
  这么多年,燃烧黎明也该做出一些真正的改变了。
  
  “嗯。”
  
  “奥德弗,加快速度,我需要你尽快统计出军费交给瓦伦。”
  
  秦然点了点头,然后冲着奥德弗说道。
  
  “马上就好,大人。”
  
  奥德弗手中一边继续写着一边抬起头向秦然、瓦伦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
  
  能够活下去,对奥德弗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不要说充当秦然的秘书了,帮助秦然干点其他的,他也毫无怨言。
  
  就在奥德弗加快速度计算所欠军费的时候,一身鲜血的葛瑞克里走进了指挥所。
  
  身上还带着浓郁血腥味的葛瑞克里,让奥德弗全身都一抖,头埋的更低了,计算的速度也更快了。
  
  他可不想被对方拉出去毒打。
  
  要知道,刑讯室就在指挥所旁边。
  
  劳尔利的惨叫声刚刚还一直回荡在奥德弗的耳边。
  
  这让奥德弗不止一次诅咒他的前任,究竟是处于什么目的、爱好才把刑讯室放在了指挥所旁边。
  
  “真是变.态的混蛋!”
  
  “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
  
  奥德弗很自然的将他前任所欠的军费又加了一笔,他相信不会有人看出来,就算看出来,他也有办法解释。
  
  或者说,就算看出来了,在这里的人还会因为这个追究他吗?
  
  这里的人可是恨不得他的那些前任们去死,当然也包括他在内。
  
  所以,奥德弗变得越发谨小慎微了。
  
  但耳朵却是一直竖了起来。
  
  “大人,那家伙就是个软骨头,很简单就告知了我所有。”
  
  “十二周前的某天夜晚,圣塞安达十一世失踪了,最早得到消息的大王子一开始还试图掩盖消息,但随着倾向于二王子的几位宫廷礼官,包括一位侍女长在内,向外传递消息后,这样的事情已经无法隐瞒了。”
  
  “不过,还是控制在皇室之内。”
  
  “劳尔利就是那位二王子的人,打算借名义调燃烧黎明的人返回黎明之都逼迫自己的兄长。”
  
  葛瑞克里的话,让除去秦然之外的人眉头就是一皱。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黎明之都内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圣塞安达十一世竟然失踪了。
  
  相较于,他那些‘英明神武’的先祖,圣塞安达十一世虽然能力平平,但民间口碑还算不错。
  
  至少没有什么暴政、增税。
  
  秦然轻敲了两记椅子扶手后,眉头微皱。
  
  黎明之都出事,秦然不意外。
  
  圣塞安达皇室出事,秦然也不意外。
  
  这都是他预料之中的。
  
  劳尔利的出现足以让他做出一些猜测。
  
  真正让秦然意外的是,圣塞安达十一世失踪的时间和燃烧黎明遭遇袭击的时间十分的接近。
  
  这令不相信巧合的秦然十分的在意。
  
  因此,秦然马上追问道。
  
  “还有呢?”
  
  “还有,就是那家伙隐瞒了迪尔德勾结黄金城的消息——他自认为能够瞒得过我的眼睛,所以我就告诉了他肋骨折断的疼痛是什么样的,然后,他就老老实实的告诉了我迪尔德他们不仅要在燃烧黎明内制造混乱,还要让黄金城出兵接手燃烧黎明的军营。”
  
  “而且,这家伙原本还打算不理会这件事,以黎明之都为重,真的是太可恶,我实在忍不住就又敲断了他一根肋骨。”
  
  面对着秦然的追问,葛瑞克里如实的回答着。
  
  而一旁的瓦伦已经全身颤抖,愤怒让瓦伦的面色通红,要不是知道事有轻重缓急的话,瓦伦绝对会冲进审讯室将劳尔利的肋骨再敲断两根。
  
  “干的不错。”
  
  “记住一会儿,再帮我和瓦伦敲断那家伙的一根肋骨,然后,我需要你从劳尔利嘴中得到更加详细的关于黎明之都的消息。”
  
  扫了瓦伦一眼后,秦然再次吩咐道。
  
  “明白,大人!”
  
  没有什么是比帮到秦然更值得葛瑞克里自豪、得意的事情了。
  
  特别是有着秦然的夸奖时,葛瑞克里兴冲冲地,几乎是以狂奔的方式向外跑去。
  
  所有人都知道劳尔利要倒大霉了,但没有一个人会同情他。
  
  叛徒是可恶的。
  
  劳尔利这种自私自利到蔑视他人生死的家伙又能好到哪里去?
  
  就连奥德弗都在心底暗自鄙视着劳尔利这种人了。
  
  指挥所外一直偷听的三位女士也是如此。
  
  伊微.丹和莎尔丽更是齐齐向艾思芬妮发难。
  
  “这就是你的助手、仆人?”
  
  “拥有这样仆人的你,难怪2567对你不屑一顾!”
  
  “他完全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吧?”
  
  “不、不,是想过了,但却不在乎!”
  
  “自私到恶毒的家伙!”
  
  ‘猫’‘狗’开始合击‘狐狸’。
  
  “我也是被欺骗者。”
  
  “我从不知道劳尔利是这样的人。”
  
  骗子小姐面带凄苦,开始飙演技,然后,心底飞速转动着,准备转移话题。
  
  非常自然的,骗子小姐就随即叹了口气。
  
  “我好想帮助2567对付黄金城啊,可是我的力量太弱小了,而且,我只有一个人……”
  
  话语还没有说完,骗子小姐就看到‘猫’‘狗’的眼睛都亮了。
  
  然后,‘猫’‘狗’开始借故离开。
  
  一群狩猎者加上一群狼人,还有燃烧黎明的士兵……
  
  骗子小姐看着‘猫’‘狗’的背影,莫名的开始心疼黄金城的袭击者了。
  
  不过,马上的,骗子小姐就想到了正经事:邀功!
  
  她可是帮助秦然解决了大麻烦,怎么能没有奖赏呢?
  
  至于人手不是她出的?
  
  那又有什么关系?
  
  结果是不会变的。
  
  摇曳着身姿,仿佛晃动着不存在的狐狸尾巴,骗子小姐推门进入了指挥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