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八章 协奏
“是主将大人!”
  
  “还有副将大人!”
  
  拎着头颅的秦然刚走出帐篷,聚拢在外的士兵们就纷纷惊呼WwW..lā
  
  不过,这样的惊呼声,下一刻就被头颅飞射而出的呼啸声压制了。
  
  呜!呜呜!
  
  如同是巨人挥舞的大锤,三颗头颅带着响亮的破空声径直砸向了人群中,几个身着军官服的黄金城人。
  
  立刻,人仰马翻,骨断筋折的声音连成了一片。
  
  被直接命中的目标,瞬间就没有了声息,而被波及到的,则是呻吟一片。
  
  “上校!”
  
  “中校!”
  
  “上尉!”
  
  ……
  
  各种不同的称谓,带来的却都是一样的死亡结局。
  
  很明显,秦然是有意的。
  
  在做出要‘以一敌万’的决定时,秦然就有了这样的想法。
  
  相较于,直接砸开大营的拼杀,秦然并不介意先干掉对方的指挥官和足够多的中层将领。
  
  没有谁比亲身经历过冷兵器战争的秦然更加明白,一支部队中指挥官、中层将领的重要性。
  
  即使是一支精锐部队,再失去了指挥官和中层将领后,也不过是一盘散沙。
  
  所以,扔出了手中头颅的秦然,就冲进了人群中专找军官下手。
  
  嗖嗖嗖!
  
  砰砰砰!
  
  身影一闪而过,腿影漫天暴起,好似是绽放的曼陀罗,炫目,而又无比致命。
  
  一道又一道的人影在人群中飞起。
  
  每一个都如同是被重型卡车撞击般,不仅自身在巨大的撞击力道下变得粉身碎骨,而且还给予了被二次撞击的人致命危机。
  
  人们并不傻。
  
  经历了最初的慌张无措后,很快就有聪明人发现了这一点。
  
  这些人开始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与军官们的距离。
  
  聪明人行动了。
  
  愚笨的人看到了。
  
  所以,愚笨的人也跟着一起行动。
  
  而这给予了秦然足够的方便。
  
  一个又一个的军官就这么暴露在了秦然的面前。
  
  那些军官惊骇的看着冲来的秦然。
  
  有的大声训斥士兵。
  
  有的满脸惊慌。
  
  有的咬牙一搏。
  
  可结果却依旧一样:死亡。
  
  一次又一次的死亡。
  
  一具又一具的尸体。
  
  它们不停的堆砌。
  
  它们不停的积累。
  
  堆砌着恐惧。
  
  积累着绝望。
  
  鸦羽斗篷在秦然的飞奔、闪击中,在烈日下绽放着属于黑色的……不祥之光。
  
  他化身黑色的死神。
  
  他名为告死之鸟。
  
  在烈日下展翅翱翔,遮蔽着太阳的光辉。
  
  在大地上仰天长鸣,震裂大地直达深渊。
  
  目睹着秦然身姿的黄金城士兵,内心迅速被恐惧占据。
  
  士气迅速低落。
  
  “跑啊!”
  
  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了这样的话语。
  
  聚拢在周围的人一哄而散。
  
  秦然没有追赶。
  
  他站在混杂着鲜血的泥土上,目光漠然的注视着一切。
  
  在他身旁装饰华贵且高大不凡的指挥帐篷早已倒地,而黄金城守卫最为森严的大营中间,更是变得狼藉一片。
  
  突然——
  
  嗖、嗖嗖!
  
  一阵密集的箭雨当头落下。
  
  不仅是秦然,还有那些逃跑的士兵都被笼罩其中。
  
  一声声戛然而止的惨叫声响起、停止。
  
  一具具尸体被钉在地面上不住的抽搐、抖动。
  
  更多的鲜血,如同泉涌一般喷散而出,滋润着抖动的大地。
  
  哒、哒哒。
  
  马蹄声如密集的鼓点,黑压压、乌泱泱一片骑兵从侧营沿着预留的跑马道,蜂拥而至。
  
  明亮的金属盔甲,包括着马上的骑士和战马本身。
  
  骑士们双眼冰冷,看着在箭雨下毫发无损的秦然。
  
  他们并没有被眼前的一幕吓到。
  
  要知道!
  
  他们可是黄金城最精锐的士兵!
  
  是被誉为曾经的燃烧黎明之后,最强的骑兵!
  
  他们在这片土地上,面对任何同等数量、两倍数量、乃至三倍数量的敌人,都是不可战胜的。
  
  更加不用说是一个人了!
  
  虽然这个人有些特殊,做为黄金城的精锐,他们的见识足够的多,知道该如何同这样的人物交手,也有信心战胜这样的人物。
  
  毕竟,在最初的时候,他们就是为了应付这样的人物而诞生的。
  
  哪怕此刻早已偏离了最初的目的。
  
  可战斗的技巧早已成为了本能。
  
  “黄金之角!”
  
  “战无不胜!”
  
  领头的骑兵一声高喊。
  
  身后的骑兵齐声附和。
  
  声浪滚滚,在奇异的节奏中,这些声音汇聚成了一道时,钢制的马蹄铁上,一道道秘法符文亮了起来。
  
  就如同是一个开关,在马蹄铁亮起的一刹那。
  
  一股特殊的气势聚拢在了这支骑兵身上。
  
  如山峰般挺拔。
  
  如泥沼般沉重。
  
  而当这支骑兵奔行起来时,山峰就变得是从天而降,要狠狠砸在秦然身上,让秦然粉身碎骨。
  
  泥沼更是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秦然的脚下,拉扯着秦然的身躯,要让其沉入地底。
  
  一道道力量、体质、精神的判定出现在秦然的视网膜上。
  
  这样的力量足以束缚大部分人,并且让体质不够出色的人被压断骨头,根本不需要后续骑兵的冲锋。
  
  但更重要的是精神震慑!
  
  “即使有着再出众的力量、体质,没有足够强大的精神,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支骑兵越来越近,直至被踩成肉泥。”
  
  “已经有了接近魔法种的实力,不愧是黄金城最精锐的骑兵。”
  
  秦然看着一道道战斗提示,目光又看向了冲来的骑兵,他一抬手,从【财富之收纳】中抽出了【狂妄之语】。
  
  就如同秦然分析的那样。
  
  面对着这支骑兵不仅需要出众的力量、体质,还需要强大的精神,不然任何一个人,一个数量较少的部队,挑战这支骑兵,都会以惨败收场。
  
  但,秦然是个例外。
  
  秦然有着出众的力量,足够强大的体质,还有着非常强大的精神。
  
  以及……
  
  足以应付眼前局面的技巧。
  
  嗡!
  
  【狂妄之语】宽大的剑刃一阵抖动。
  
  响亮的剑鸣声中,最原始野性自然之力,犹如海纳百川般的向着秦然身躯中极速汇聚着。
  
  当这股野性的自然之力突破一个极限时,巨大犀牛的身影出现在了秦然的身后。
  
  大地颤抖的越发频繁、剧烈。
  
  因为,秦然也向着黄金城的骑兵们发动了冲锋。
  
  双方就如同是两头史前的怪兽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下一刻——
  
  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