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五十九章 不同
黄金城最精锐的骑兵队伍在与秦然碰撞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失败。
  
  双方完全不是一个层次上的较量。
  
  碾压!
  
  彻头彻尾的碾压。
  
  关注着最原始自然之力的冲锋,让秦然在两个呼吸间就凿穿了这支骑兵队伍,如同是刀子切豆腐般的轻而易举。
  
  然后……
  
  战斗宣告结束。
  
  屠杀宣告开始。
  
  比【狂妄之语】还略大的【艾莫硫斯之剑】出现在了秦然的左手中,他一手一剑,手腕微微用力,两把巨剑就平举身侧,左脚迈出,右脚随即跟上,秦然仿佛变成了一个陀螺,就这么旋转起来。
  
  一同旋转的还有【狂妄之语】和【艾莫硫斯之剑】。
  
  两把巨剑随着秦然而动,切割着秦然沿途经过的一切。
  
  不论是战马,还是人,都被一分为二。
  
  或者,更多分。
  
  手持【狂妄之语】和【艾莫硫斯之剑】旋转的秦然,在战场上就是一台不知疲倦的绞肉机。
  
  从左到右。
  
  从右到左。
  
  黄金城的精锐骑兵没有更多的反应,就死伤殆尽了。
  
  鲜血越来越多,泥土早已被浸透。
  
  尸体密密麻麻,层层叠叠间仿佛小山。
  
  秦然停下了杀戮。
  
  他站在尸山之巅峰,血海之间,冷冷的俯视着剩余的敌人。
  
  咚、咚咚!
  
  容纳着恶魔之力的心脏强劲而有力的跳动着。
  
  恶魔之力无比的兴奋、无比的欢畅。
  
  它热爱杀戮。
  
  它沉浸杀戮。
  
  它用杀戮证明一切,掠夺所有。
  
  它是…
  
  它是……
  
  它是………
  
  本该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却变为了呢喃。
  
  不仅声音低,还含糊不清。
  
  秦然无法听到它的名字。
  
  这让它生气、暴躁。
  
  愤怒的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秦然的体内随着血液流转。
  
  秦然身体内那些基础等级达到超凡而烙印下的秘法符文又一次亮了起来,不同于晨曦之力。
  
  恶魔之力要更加的蛮横,不讲道理。
  
  它几乎是以最野蛮的方式点亮了这些秘法符文。
  
  同时,也吞噬着秦然体内的黑暗。
  
  不是晨曦之力缓缓的驱逐,就是大刀阔斧的吞噬。
  
  如同是一头饿狼撕咬着猎物。
  
  秦然体内的黑暗退却了。
  
  如潮水般的退去。
  
  只有头颅附近的黑暗固若金汤。
  
  恶魔之力再一次的发动了冲锋。
  
  但,却被秦然阻止了。
  
  不同于身体的其它部位,有着大脑的头部,秦然可是深知其中的重要性,稍有不慎就是死亡的结局。
  
  而以恶魔之力的姿态,又怎么可能会谨慎?
  
  面对着秦然的阻止。
  
  愤怒的恶魔之力有些不管不顾。
  
  “停下!”
  
  秦然再次强调。
  
  晨曦之力、圣刺之力、瘟疫之力随着这一声齐齐而动。
  
  原罪之力也变得虎视眈眈起来。
  
  前冲的恶魔之力一顿,它发出了一声不甘的怒吼,彻底的沉寂下来。
  
  恶魔之力沉寂了。
  
  可随着恶魔之力的怒吼,外面却乱了套。
  
  浸透了大地的鲜血就这么凭空悬浮在了秦然头顶,一颗巨大的恶魔头颅迅速的成型,张嘴咆哮着。
  
  死去的尸体在亵渎的言语中一个个重新的爬了起来。
  
  自发的向着还活着的士兵冲去。
  
  顿时,混乱的黄金城营地,径直的炸了营。
  
  恐惧夹杂着绝望的目光,出现在一个个黄金城士兵的双眼中,他们的脸上充斥着不可置信。
  
  哪怕事实出现了,他们也不愿意相信,己方最强大的队伍,会在一个人的手中死伤殆尽。
  
  可更可怕的是……
  
  恶魔!
  
  那张嘴咆哮的恶魔头颅!
  
  “恶魔!”
  
  “燃烧黎明的恶魔又回来了!”
  
  惊慌失措的喊声,从一个士兵嘴中响起。
  
  古老相传,被当做玩笑的故事,浮现在每一个黄金城士兵的心底。
  
  他,冲锋陷阵。
  
  他,不可战胜。
  
  他,所向睥睨。
  
  他,在炼狱中诞生,却在人间肆虐。
  
  他,血脉中有着混乱,却维护着人间秩序。
  
  看,那恶魔的双角。
  
  听,那恶魔的咆哮。
  
  你的鼻中,是刺鼻的硫磺。
  
  你的嘴里,是甘美的鲜血。
  
  当烈焰的双翼张开时,就是燃烧之营冲锋时,就是敌人哀嚎时,就是一切被烈焰焚烧时。
  
  我们无法抵抗。
  
  我们无处躲藏。
  
  死亡也无法帮助我们。
  
  我们……
  
  选择臣服。
  
  ……
  
  一行行文字,闪过心头。
  
  一句句话语,耳边浮现。
  
  本就惊恐到不知所措的黄金城士兵们崩溃了。
  
  他们有的转身就跑,有的跪地求饶。
  
  但亡者对于生灵的厌恶,让跪地求饶者先死,让逃跑者后死。
  
  没有任何的反抗。
  
  被吓破胆的士兵们,只想要远离这里。
  
  秦然没有追赶。
  
  他的目的达到了。
  
  黄金城的这次攻击被彻底的瓦解了。
  
  在没有更多的利益时,他不会多此一举。
  
  更何况,他还有提防属于至高之路附近的特殊力量。
  
  恶魔之力可不属于他原本计划中要使用的力量。
  
  以至高之路附近特殊力量对其余力量的针对性、限制,秦然完全可以想象的到,他接下来会面对什么。
  
  事实上,这一次的力量远超秦然的想象。
  
  是之前的十倍,是第一次的百倍。
  
  隐晦、诡异的力量,犹如一枚炸弹,就这么的在秦然体内炸裂。
  
  轰!
  
  秦然耳边仿佛出现了爆炸声。
  
  眼前更是金星乱冒。
  
  与诅咒之力极为类似的力量,好像冲溃堤坝的洪水,就想要这么的将秦然淹没。
  
  到了这个时候,秦然再没有什么保留。
  
  两颗心脏以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有力的姿态跳动起来。
  
  温暖坚韧的晨曦之力。
  
  隐晦致命的瘟疫之力。
  
  暗藏锋芒的圣刺之力。
  
  桀骜疯狂的恶魔之力。
  
  欲望无限的原罪之力。
  
  种种力量联合在一起,化作新的大坝,拦截着突如其来的力量。
  
  不过,这可不是全部。
  
  稍微停歇后,恶魔之力就吹向了反攻的号角。
  
  原罪之力、圣刺之力、瘟疫之力紧随其后。
  
  晨曦之力则又一次开始冲刷着秦然暗藏危机的身躯。
  
  虽然那股类诅咒之力强大了十倍,但结果好似和之前没有什么不同。
  
  除了……
  
  指甲。
  
  被秦然放在背包内,外表模糊的水晶瓶里,那枚不完整的指甲,微微的抖动起来。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