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三章 ‘燃烧’
烈焰熊熊,窜起十几米高。
  
  热浪翻滚,灼热的气流仿佛十级飓风,吹飞了高台附近的黄金城士兵。
  
  而高台上的黄金城营地的军官们?
  
  早已在烈焰下,化为了飞灰。
  
  一道阴影就这么的笼罩在了前哨营地的上空。
  
  前哨营地内的所有士兵都看到了那壮硕的熔岩身躯,都看到了那满是繁复玄奥秘法文字的烈焰双眼,都看到了那冲天而起的恶魔之角。
  
  “恶、恶魔!”
  
  假如恶魔的虚影让人恐惧、颤抖的话,真正恶魔降临的时候,带来的必然是绝望。
  
  看着飞翔半空的恶魔,黄金城前哨营地内的士兵溃败了。
  
  那些从前线大营逃回来的士兵,带动了这次溃败。
  
  即使有一些意志坚韧的士兵想要反抗,看到身边同伴的逃跑后,也变得犹豫起来,最终……
  
  他们也选择了逃跑。
  
  狮子带领的羊群,会让羊群变得如同狮子般勇敢。
  
  绵羊带领的狮群,则会让狮群变得如同绵羊一般软弱。
  
  当然了,前提是狮子不吃羊。
  
  不过,就算是面对对着狮子率领的狮群,又算得了什么呢?
  
  恶魔化的秦然张开双翼。
  
  一道烈焰冲击波,一扫而过后,径直的将整个前哨营地一分为二。
  
  然后,又是一道烈焰冲击波。
  
  黄金城的前哨营地,就如同是一块蛋糕,被竖切了一刀后,又被横切了一刀,整整齐齐的分为了四块。
  
  在切割路线上的黄金城士兵,自然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剩下的人,无疑跑的更快。
  
  恶魔化的秦然一个俯冲,就来到了所有逃兵的最前面。
  
  他不打算放过这些逃兵。
  
  既因为双方对立的身份,还因为之后的……计划。
  
  每一个与恶魔化秦然对视的逃兵,本就充斥恐惧的内心,在这个时候,十分干脆的被【恐惧灵光】震慑了。
  
  一幕幕的幻境,在这些士兵眼前浮现。
  
  他们看到了无尽黑暗中浮现的由尸山血海构筑的王座。
  
  他们看到了端坐王座之上的恶魔领主。
  
  熔岩为铠,挥炎成袍。
  
  双角为冠,巨剑为杖。
  
  他有王者之姿。
  
  他有王者之仪。
  
  他有王者之威。
  
  “臣服!”
  
  轰隆!
  
  如同雷鸣般的响声,在天地间回响。
  
  震得他们内心颤抖。
  
  震得他们身躯颤抖。
  
  震得他们肝胆俱裂。
  
  噗、噗噗!
  
  一个又一个黄金城逃兵,就这样的吐血倒地了。
  
  他们是最没有坚韧意志的人。
  
  也是秦然最需要的人。
  
  烈焰的双眸扫了一眼,陷入混乱不分敌我厮杀,意志还算坚韧的士兵,恶魔化秦然的嘴中响起了【亵渎之语】。
  
  死亡的士兵,一个个的复生了。
  
  从他们变为了它们。
  
  它们如同卑微的奴隶,聚集在恶魔化的秦然脚下。
  
  它们聆听着秦然的声音。
  
  如同聆听着圣言。
  
  “冲!”
  
  恶魔化的秦然指向了黄金城所在的方向。
  
  吼!
  
  吼吼!
  
  亡灵生物一个个仰天咆哮后,四肢着地,如同野兽一般,飞速的向着黄金城方向奔驰而去。
  
  在至高之路特殊的环境下,本就因为吞噬类诅咒之力而强大了一分的恶魔之力,完全是呈数倍的增长着。
  
  不仅仅是恶魔化后的秦然强大了数倍,那些恶魔化后的技能更是等级激增。
  
  【处于混乱区域,玩家恶魔化获得临时强化,全属性+3,变身时间延长……】
  
  【恶魔领主体质+3】
  
  【烈焰冲击等级+3】
  
  【斩首烈焰剑等级+3】
  
  【亵渎之语等级+3】
  
  【硫磺之烈等级+3】
  
  【恐惧灵光等级+3】
  
  【恶魔天平等级+3】
  
  【临时开启特殊属性:役使】
  
  ……
  
  【役使:以自身的恶魔等级驱使周围低级别的恶魔类生物】
  
  ……
  
  属性、技能的增幅是最直观的表现。
  
  就如同刚刚使用的【烈焰冲击】、【恐惧灵光】和【亵渎之语】。
  
  【烈焰冲击Ⅴ:以扇动烈焰双翼形成一道面前140°、80米内持续1秒的火焰冲击波,烈焰判定为Ⅲ、冲击力判定为Ⅲ,3次/每次变身】
  
  【恐惧灵光Ⅴ:任何与你对视的生灵,都需要进行一次精神不低于S-和A+级的判定(判定额外还包括意志检测),两次判定未通过直接死亡(意志判定通过,可免除死亡),一次判定未通过将陷入到恐惧震慑和混乱中!】
  
  【亵渎之语Ⅴ:被你击杀的生物,你可以让他们再次为你战斗,他们将获得增幅(精神额外判定,入阶+10%,由此类推),且持续时间10+(精神额外判定,入阶+1,由此类推)分钟,1次/变身】
  
  ……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变化,秦然很干脆的做出了一个决定:直推黄金城。
  
  他很清楚,一旦他离开前往黎明之都,如果黄金城反扑的话,燃烧黎明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局面。
  
  因此,还不如直接将黄金城打残。
  
  特别是在占据天时地利人和时。
  
  远处的号角再一次被吹响了。
  
  地面上的亡灵如同潮水一般向着黄金城冲去。
  
  半空中,恶魔化的秦然双翅展开,俯视着远处地平线上的目标。
  
  在他身后的地面燃烧黎明的骑兵总长激动的看着这一幕。
  
  他向着身旁的副官高声喊道:“发信号!让后面的人全速赶到这里!我们的反攻开始了!”
  
  “反攻!反攻!反攻!”
  
  身后的骑兵敲击着手臂上的圆盾。
  
  一枚信号弹带着靓丽的尾焰急速升空。
  
  砰!
  
  啪!
  
  闷响中,信号弹炸裂开来。
  
  一团烈焰浮现空中。
  
  烈焰翻滚,最终变为了一颗额生双角的头颅。
  
  笔直的双角如剑,要刺破苍穹。
  
  熔岩般的面容,狰狞恐怖。
  
  可这对燃烧黎明来说,却有着别样的意义。
  
  燃烧营!
  
  恶魔麾下冲锋的骑兵:燃烧营!
  
  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燃烧营!
  
  百年间,再也没有出现在战场上的……燃烧营!
  
  阳光,也无法遮挡那团如血般的烈焰。
  
  恶魔的头颅再咆哮。
  
  他们宣告着它的归来。
  
  而它宣告着世间
  
  它回来了!
  
  ……
  
  “看!”
  
  “燃烧营!”
  
  “是燃烧营的冲锋之令!”
  
  “冲!”
  
  “冲!”
  
  “我们要和那位大人汇合!”
  
  “燃烧的火焰,无惧黑暗。”
  
  “燃烧的意志,无惧恐惧。”
  
  “燃烧的心灵,无惧绝望。”
  
  在至高之路上,正急速前行的燃烧黎明骑兵队伍,看到了那咆哮的恶魔头颅,他们精神一震。
  
  口口相传的秘闻,深知这代表了什么的骑兵们,一个个宛如打了鸡血般,开始玩命赶路了。
  
  而在他们的嘴中更是传来了好似咏叹调般的朗诵。
  
  从杂乱无章的喃喃自语,到整齐划一,慷慨激昂的朗诵,没有经过任何的演练,仅仅是三次后,就达到了令人惊诧的程度。
  
  不仅是因为他们心生敬仰,早已将传说当做了信仰的支柱。
  
  还因为,真正无形的力量苏醒了。
  
  加持在他们的身上。
  
  让他们如有‘神’助。
  
  ……
  
  守在北营地内的瓦伦,尽管已经尽全力的将能够做到的事情,全都做完了。
  
  弓弩、石块、沸水等守城器械更是检查了不止一遍。
  
  但不安的内心,依旧让他想要做点什么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因此,瓦伦又一次的开始了检查。
  
  “大人,您应该休息一下。”
  
  “如果真的爆发了战争,您这样的状态只会让自己的处境变得更糟糕。”
  
  来自碎石镇的培达尔提醒着瓦伦。
  
  “我当然知道。”
  
  “只是我……”
  
  瓦伦说着摇头叹息着。
  
  他能说什么。
  
  难道他要坦言告诉眼前的士兵,他好不容易看到了燃烧黎明崛起的希望,下定决心要干一番大事的时候,那位大人一意孤行的去以一敌万了吗?
  
  虽然他不会怀疑那位大人的实力,但真正万人的战斗,会是那么容易吗?
  
  担忧让瓦伦分外的煎熬。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饥饿的人被扔到了冰箱前,却发现冰箱上了锁一般。
  
  瓦伦再次深吸了口气,开始调整着自己。
  
  哪怕没什么用。
  
  “大人!大人!”
  
  “看那里!”
  
  “那是不是燃烧营的冲锋之令?”
  
  培达尔不太确定的话语,吸引了瓦伦的注意力。
  
  当瓦伦看到咆哮的恶魔头颅时,径直全身一颤的呆愣在原地。
  
  “真的是燃烧营!”
  
  “真的是冲锋之令!”
  
  “卢塞克那家伙怎么敢……”
  
  “不、不!”
  
  “卢塞克不是那种不知道轻重的人,他这么做必然是有着缘由,而眼前……难道2567大人真的能以一敌万?”
  
  “要是这样的话……”
  
  一个又一个猜测出现在了瓦伦脑海中,让瓦伦的大脑变得混乱一片,甚至因为缺氧而出现了眩晕感。
  
  但马上的,瓦伦就振奋起来。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
  
  就如同他相信好友卢塞克一般。
  
  “升起‘燃烧’‘黎明’的战旗!”
  
  瓦伦大声喊道。
  
  传令官将这个命令一道一道的传了下去。
  
  是‘燃烧’‘黎明’的战旗,并不是燃烧黎明的战旗。
  
  燃烧,恶魔咆哮,冲锋在前。
  
  黎明,光辉笼罩,守护后方。
  
  两面战旗被小心的捧到了瓦伦面前。
  
  燃烧黎明的士兵不自觉的站直了身躯。
  
  瓦伦也是这样。
  
  不过,比普通士兵,他更加的小心、谨慎,且带着尊敬走到了旗杆下,抬手抚摸着旗帜。
  
  然后
  
  “升旗!”
  
  猩红的恶魔头颅。
  
  黎明日出光照大地。
  
  两面颜色各异,风格各异的旗帜再次升起了。
  
  犹如百年前一般。
  
  而就在两面旗帜升起的一刻,突然起风了。
  
  哗!
  
  两面旗帜顿时迎风招展。
  
  ……
  
  碎石镇、燃烧黎明哨所、至高之路附近的人、生物,都看到了燃烧营的冲锋之令。
  
  当看到那咆哮的恶魔头颅时,有的人恍然、有的人回忆、有的人恐惧。
  
  不过,更多的却是不可置信。
  
  尤其是一些知道历史秘辛的人、生物更是。
  
  披着斗篷,背着大剑的燃.丹带领着家族的人走在至高之路的小道上。
  
  为了追回小女儿,这位上了年纪的老狩猎者不得不再次拿起武器,虽然他非常乐意这样做,但他表面上还得维持家长的严肃。
  
  所以,一路上都是沉着脸。
  
  让他的弟弟、弟媳、长子、长女、次子都是大气都不敢出。
  
  往日的威严,早已让这位老狩猎者获得了绝对的权威。
  
  可这个时候,‘丹’家族的成员突然发现了这位老狩猎者正瞪大了双眼的模样。
  
  “怎么可能?”
  
  “燃烧黎明的没落是必然的,怎么还会出现燃烧营的冲锋之令?”
  
  “而且,不是虚有其表。”
  
  “是真正的共鸣……继承者出现了吗?”
  
  “恶魔的继承者,你是维持叛逆的善,还是选择传统的恶?”
  
  老狩猎者下意识的握紧了剑柄。
  
  ……
  
  一位披着兽皮,用树叶、藤蔓做为装饰的老妇人带着一行人走在某处山野。
  
  这一行人都有着相同的一点:高大、强壮、以及毛发旺盛。
  
  老妇人的年纪让她早已失去了在峭壁上如履平地的能力,不过,悠久的寿命和时间,让她学会了一些其它神奇的技巧。
  
  那些做为装饰的树叶、藤蔓好似最灵巧、结实的手臂、脚掌,不仅让老妇人快速的行走在峭壁间,还非常的平稳。
  
  不过,当燃烧营的冲锋之令升空的时候,被充当手臂、脚掌的树叶、藤蔓却都是齐齐一颤,犹如遇到了天地般,恐惧不安。
  
  “燃烧营?!”
  
  老妇人抬起头,浑浊的目光,在这一刻精光四射。
  
  她拿起三粒橡树果实壳扔向了地面。
  
  当看到碎裂而又站立的橡树果实壳时,老妇人的眉头紧皱。
  
  “一个我行我素的继承人?”
  
  老妇人还想要知道更多。
  
  但!
  
  呼!
  
  恶魔的火焰突然燃起,不仅瞬间吞噬了橡树果实壳,还径直的向着老妇人喷吐着烈焰之舌。
  
  这可不是什么警告。
  
  而是干脆的攻击。
  
  老妇人完全舍弃了一根缠绕在手臂上的藤蔓,才摆脱了这样的焚烧。
  
  “还是那么霸道。”
  
  “不过,这让我越发的想要看看你们的继承人是什么模样了!”
  
  老妇人说着,抬手一挥。
  
  立刻一行速度就加快了数倍。
  
  ……
  
  秦然抬起头看着那熟悉的,曾在燃烧家族马车上见过的徽章。
  
  对此并不意外。
  
  燃烧黎明本身就是燃烧家族、黎明家族的集合。
  
  出现燃烧家族的纹章实在是太正常了。
  
  只是令秦然没有想到的是
  
  【混乱区域能量大爆发……】
  
  【检测玩家拥有恶魔血脉……】
  
  【判定玩家获得临时强化,全属性+3,技能+3,获得临时技能恶魔之门,变身时间延长……】
  
  【恶魔之门:以一千敌人的血肉构筑一道临时的大门,召唤更多的恶魔下属进入到此界,大门持续1分钟,经过大门的恶魔下属,随着大门消失而返回深渊】
  
  ……
  
  越发充沛的力量汇聚到了秦然的身上。
  
  此刻的秦然,有种神在面前都可以弄死对方的感觉。
  
  可惜的是,秦然的对手不是宿命之敌:神。
  
  而是一群普通人。
  
  或者准确点说是:普通人中的精锐。
  
  至多会有一个特殊的存在。
  
  “希望你此刻还有勇气出手。”
  
  恶魔化的秦然默默的期待着。
  
  秦然期待与‘极’的交手。
  
  虽然不知道‘极’的身份,但是按照历史上圣塞安达七世被黄金城派出的刺客所刺杀的事实,‘极’十分有可能和黄金城有关系。
  
  就和他因为血脉而被划入了燃烧黎明的阵营一样。
  
  至于含羞草?
  
  或许含羞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但手持主卷的含羞草早已注定了不同。
  
  而剩下的那两位?
  
  ‘巨人’达德必然有着自己相符的身份。
  
  局限与信息,秦然暂时还不得而知。
  
  那位‘掮客’的棋子,更是隐藏在暗处,令秦然越发的谨慎小心。
  
  恶魔化的秦然吐出了一口灼热的烈焰。
  
  他以此刻强大无比的感知搜索着周围。
  
  而他的目光更是牢牢锁定了越来越近的城市。
  
  黄金城。
  
  近在咫尺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