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五章 堕落的高贵
嘎吱吱。.更新最快
  
  在一阵令人牙酸的响声中,完全是金属制成,足有三人高的神像开始扭曲起来,从原本的怪模怪样,变为了没有形状模样。
  
  如同是液体一般,神像扭曲着、旋转着,最终变成了一个漩涡。
  
  地面上的尸体,则被神像吸食。
  
  鲜血、残肢断臂,纷纷的被吞入其中。
  
  包括复生的亡灵大军。
  
  冲锋在前的亡灵们立足不稳的被吸入了漩涡内。
  
  那些距离稍远的奴隶们则还有机会抱住身边的建筑,寻找着一个立足点,对抗着这莫大的吸力。
  
  空中,恶魔化的秦然烈焰双翼微展,莫大的吸力就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他用燃烧的双眸查看着由神像所化的漩涡。
  
  当他看到其中的一些东西时,恶魔化的秦然毫不犹豫的冲入了漩涡中。
  
  呼!
  
  恶魔化的秦然一头砸入漩涡中后,狂风开始席卷大地。
  
  足足十几秒后,狂风停歇,奴隶们和远处赶到的燃烧黎明士兵们面面相觑,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过,有人知道。
  
  “哈哈哈!”
  
  “贪婪,果然是原罪!”
  
  “即使是燃烧家族的继承人又怎么样?”
  
  “面对着不可抵挡的诱.惑,还不是乖乖的去送死!”
  
  一个头戴王冠,身着华丽服饰的中年人笑着从宫殿内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后,有着大约一百全副武装的战士。
  
  不同于一般的士兵,这些人不仅装备更加的精良,身材也更加的高大,特别是气息,那种冷漠的感觉,足以令一般人心寒胆战。
  
  “诺尔丁!”
  
  卢塞克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那种恨意,完全是发自骨子里。
  
  “卢塞克,好久不见啊!”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时候碰面,上一次见面是我将你的两个下属斩首示众的时候吧?”
  
  “原本我以为你会冲动的来劫.法.场,可没有想到你冷静的和乌龟一样,一直缩到了现在。”
  
  “对了,你要称呼我为诺尔丁陛下!”
  
  “我早在十年前就是黄金城的统治者了!”
  
  “虽然你看起来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个破落的军汉……依靠着他人给予你的勇气,才敢出现在我面前的家伙,现在给我跪下!”
  
  诺尔丁笑了起来,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
  
  他用高傲的目光看着卢塞克和燃烧黎明最后的精锐。
  
  然后,他大声的说道。
  
  那声音极具威慑力。
  
  一位握着长剑的奴隶,手一抖,长剑就掉落在地。
  
  锵!
  
  金属的颤音中,奴隶面带恐惧。
  
  尤其是当诺尔丁将目光看向他的时候,奴隶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看看这是什么?”
  
  “一群有了自主意识的商品!”
  
  “放心,我会让你们的意识得到很好的贯彻我会把你们的头颅都砍下来做成酒杯,送给每一个来到黄金城的客人。”
  
  诺尔丁的话语可不是威吓。
  
  在对方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跟在对方身后的精锐战士就向着奴隶们冲去了。
  
  一方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战士。
  
  一方是刚刚解放、全凭热血的奴隶。
  
  谁会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而且,这将会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深知这一点的卢塞克就要下令阻止。
  
  但是诺尔丁已经挡在了卢塞克和燃烧黎明骑兵的身前。
  
  “卢塞克你知道吗?”
  
  “我早在十年前的时候,就想要一个人毁灭掉燃烧黎明最后的希望这样的想法,让我的内心备受煎熬,我每天入梦前,想的是如何做到干掉你们,每天清醒时,是想的如何干掉你们!”
  
  “现在我等待的机会来了!”
  
  “哪怕……我付出了一丁点代价。”
  
  “但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诺尔丁一字一句的说着。
  
  开始时,柔声细语,宛如面对好友。
  
  到了后来,却是面带疯狂。
  
  更加让诧异的是一道道黑色的气流从诺尔丁的身上溢出,迅速的将诺尔丁包裹其中,仅露出了猩红的双眼,让对方看起来就如同是一头漆黑的怪物般。
  
  “现在的我!”
  
  “早已不是从前的我!”
  
  “我的力量是最强的!”
  
  “而最强的我,必然不会再局限于黄金城!”
  
  “那些曾经觊觎这份力量的人!”
  
  “那些曾经给予我侮辱的人!”
  
  “那些曾经蔑视我的人!”
  
  “他们都会付出最惨重的代价!”
  
  “而你,卢塞克,就是第一个从你将我从燃烧黎明驱逐时,你想过这一天吗?你看到了现在的结局吗?”
  
  漆黑的怪物站在卢塞克面前大声的咆哮。
  
  哪怕是骑在战马上,卢塞克也不过是和对方的身高持平。
  
  而当对方的咆哮声响起时,卢塞克更是感到了头颅一阵阵的发晕,一抹若有若无的邪异呢喃声充斥在卢塞克的耳边,不仅考验着卢塞克的意志,还考验着卢塞克的……生命!
  
  淡淡的枯萎气息,犹如跗骨之蛆般,出现在卢塞克和燃烧黎明骑兵的身上。
  
  它缓慢却又诡异的吸收着卢塞克等人的生命精华。
  
  不过数秒钟,卢塞克等人就仿佛老了数岁一般。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卢塞克等人的意志。
  
  他们的意志如钢铁般坚硬。
  
  他们的回答更是比钢铁锻造的长剑还要锋锐。
  
  “我很庆幸当初因为你的卑躬屈膝而将你赶出了燃烧黎明,因为你的存在就是对燃烧黎明的侮辱。”
  
  “我很后悔我的心软让你变得越发肆意妄为,越发的堕落不堪!”
  
  “现在我要纠正这个错误!”
  
  卢塞克呼吸着。
  
  充斥着氧气的血液流转全身,让他全身的肌肉贲起。
  
  卢塞克手中的长剑,烈焰陡然升腾,灼热的温度扭曲了四周的空气。
  
  可这样的一幕,却引来了诺尔丁更多的嘲笑。
  
  “纠正错误?”
  
  “你以为你是谁?依靠着燃烧黎明的一点遗产,就自认为获得了一切?”
  
  “告诉你!”
  
  “燃烧黎明最大的秘密是在黄金城!”
  
  “不是在燃烧黎明里!”
  
  “不然你以为你依仗的那个家伙为什么会冲进去很多人都想要进去,但是进去了,就再也出不来了!”
  
  “他也不例外!”
  
  “而且,说起堕落,恶魔的血脉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高贵了?”
  
  “即使是堕落,他才是最堕落的那个!”
  
  “哈哈哈……呃!”
  
  诺尔丁大笑着。
  
  不过,笑声却在下一刻戛然而止了。
  
  一只被烈焰包裹的手掌就这么的撕碎了虚空,出现在诺尔丁的面前,一把捏住了诺尔丁漆黑怪物的身躯。
  
  然后……
  
  轰!
  
  漆黑的怪物燃烧了起来。
  
  就好似是一支大号的火炬。
  
  噼啪声不断,惨嚎声不断。
  
  但都无法掩盖恶魔化秦然如雷鸣的声音。
  
  “堕落不算高贵,但要好过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