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七章 打破
    冲天而起的火柱,是怎么也无法隐瞒的。
  
      至高之路附近的人全都看到了。
  
      其中自然包括老狩猎者燃.丹。
  
      看着被烈焰充斥着的天空,前行中的燃.丹突地停下了脚步,在老狩猎者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似怀念似期待似厌恶的复杂情绪。
  
      片刻后。
  
      “继续前进!”
  
      “天亮前赶到黄金城!”
  
      老狩猎者说道。
  
      “是,兄长(父亲)。”
  
      同行的家人面带严肃的回答着。
  
      狩猎者自然有着亲情,不然也不会接到伊微.丹的求援后,就纷纷出动赶来这里。
  
      只是,狩猎者的感情更加的隐秘和内敛。
  
      或许在没有外人的自己家中,有所表露。
  
      但在野外,哪怕周围都是家人的前提下,也是会以狩猎者的传统为基准。
  
      相较于狩猎者家族,狼人部族却要干脆多了。
  
      跟在老妇人身后的年轻狼人们一个个看着燃烧的天空,表达着自己的惊讶和不舒服。
  
      狼人不惧怕火焰。
  
      甚至,可以用火焰取暖。
  
      但狼人们绝对不亲近火焰。
  
      与他们的那些血亲一样。
  
      “好了,我们继续赶路。”
  
      老妇人的话语,让队伍马上安静下来,继续的前行。
  
      年轻狼人们对待自己的长老自然是言听计从的。
  
      所以,没有一个年轻狼人发现自己的长老脸上浮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
  
      “永生?”
  
      “这是真的?”
  
      “还是……”
  
      很少有事情能够打动拥有悠久寿命和不凡见识的老妇人。
  
      但永生绝对算是其中之一。
  
      特别是当这个永生和那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更是吸引了老妇人全部的注意力。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你在百年之前就看到了今天的景象吗?”
  
      “你真的对你的继承人这么有信心?”
  
      “永生……你真的不知道你这么做,会让你的继承人面对什么吗?”
  
      “又或者,这是你对你的继承人,进行着又一次的考验?”
  
      老妇人的心底,一个一个的疑问出现了。
  
      可都没有明确的答案。
  
      这让自誉为睿智的老妇人感到了无奈。
  
      “果然是你这个家伙的风格!”
  
      “你要是还活着的话,恐怕这个时候一定会大笑出声,看着我既丑陋、又出丑的模样吧?”
  
      老妇人叹息了一声。
  
      将纷乱的思绪全部都甩出了脑海。
  
      前行的队伍越发的快速了。
  
      一切!
  
      等见到那位继承人就全都知道了。
  
      ……
  
      就在至高之路附近的人对天空中的异状或惊叹或诧异的时候,一条条的信息通过各种隐秘的渠道送去了圣塞安达各地。
  
      尤其是圣塞安达的首都:黎明之都。
  
      一时间所有大人物都被这条消息吸引了。
  
      战斗到白热化的两位王子因为这条消息停止了争斗。
  
      两位王子目光对望,一错之后就开始约束手下,停止了战斗。
  
      他们很清楚。
  
      如果不解决这件突发的事件,就算他们拿到那件东西,最终还是会失败。
  
      毕竟,燃烧黎明才是圣塞安达皇室的心腹大患。
  
      合力对外,一直都是圣塞安达皇室的传统。
  
      特别是面对燃烧黎明的时候。
  
      两位王子重新的坐到了谈判桌前,秘密的商谈起来。
  
      商谈的内容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但风声鹤唳的圣塞安达皇宫并没有因为这次密谈变得有所放松,相反,越来越多的守卫出现在这里。
  
      ……
  
      砰!
  
      盛满酒液的酒杯被狠狠的砸在了墙壁上。
  
      猩红的酒液,在白皙的墙壁上留下了一道艳红。
  
      从开始就一直保持着风度的身影在接到消息的瞬间,就变得气急败坏起来。
  
      “该死!”
  
      “为什么恶魔血脉可以无视坟墓的诱.惑?”
  
      “该死!”
  
      “为什么那号角还在?”
  
      “我明明已经派人摧毁了……”
  
      身影低沉的咆哮声戛然而止。
  
      身影不清楚秦然用什么底牌阻挡了坟墓的诱.惑但派人摧毁,且确切的得到了被摧毁的消息,可【燃烧号角】却又一次出现了,只有一个可能。
  
      背叛!
  
      他的手下背叛了他。
  
      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背叛了他。
  
      “是‘掮客’的后手?”
  
      身影下意识的猜测着。
  
      然后,他发出了一阵冷笑。
  
      “就算这样,又怎么样?”
  
      “在进入这里后,我已经不受你的控制了,我的布局更是早已完成,就算出现了一点意外,又怎么样?”
  
      “最终的胜利者,一定是我!”
  
      “我将获得那件东西,获得唯一的称号,将高高在上的你从王座上拉下来,让你万劫不复!”
  
      身影大声吼着,宛如咆哮的声音在密室内回荡不休。
  
      ……
  
      含羞草脚步略显沉重的离开了燃烧侯爵的房间。
  
      他并没有获得支持。
  
      或者说,那位侯爵很冷漠的拒绝了他的要求。
  
      ‘2567不再是燃烧家族的人,也不是你的兄长。’
  
      简单、直接且不容置疑的话语,让含羞草完全的不知所措。
  
      他想到了会是一次很艰难的劝说,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会艰难到这种程度:燃烧侯爵根本不给他再次开口的机会,就将他驱逐了出来。
  
      然后,下令禁足。
  
      不过,含羞草并不打算放弃,在被明确的拒绝后,他就使用了一张底牌。
  
      现在,他将目光看向了身边的管家。
  
      含羞草打算再争取一下。
  
      “怀特管家……”
  
      “少爷请您不要为难我,也不要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侯爵大人的命令已经很清楚了。”
  
      “我只能服从大人的命令。”
  
      怀特面带无奈的说道。
  
      做为燃烧家族的人,怀特并不介意给予离家的大少爷一点帮助,哪怕放弃了名号,但在这位管家的心中,大少爷还是大少爷,不是什么2567。
  
      可同样的,做为燃烧家族的人,怀特无法违反燃烧侯爵的命令。
  
      “明白了。”
  
      含羞草深吸了口气。
  
      他已经准备动用另外一张底牌了。
  
      而就在含羞草的手掌摸向腰间包囊的时候,一个燃烧家族的侍从突然的从外面急匆匆的跑来。
  
      “管家阁下,军务大臣求见。”
  
      这个侍从刚刚说完,又有两位侍从跑来。
  
      “管家阁下,财政大臣求见。”
  
      “管家阁下,城卫军统领求见。”
  
      一连三声通报,让管家怀特一皱眉。
  
      要知道这三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哪怕在黎明之都内都算得上是大人物了,其中的军务大臣、财政大臣与燃烧侯爵相比较,地位也是不相上下的。
  
      而且,燃烧家族和这些大臣的关系并不好。
  
      事实上,燃烧家族因为燃烧黎明的关系和黎明之都内的大部分贵族关系都不好。
  
      冷漠就是黎明之都贵族们对待燃烧家族的态度。
  
      敌视更是屡见不鲜。
  
      发生了什么?
  
      疑惑、担忧出现在老管家的心底。
  
      但行动却不慢。
  
      “开门迎接三位大人。”
  
      老管家说道。
  
      话音刚落,又一位侍从跑来了。
  
      “管家阁下,陛下的礼官求见,还、还有……”
  
      “还有什么?”
  
      老管家不满家族侍从的吞吞吐吐,一点都没有燃烧家族的风范。
  
      “还有两位王子殿下和几位公主殿下。”
  
      刚刚心生不满的老管家,立刻愣住了。
  
      “两位王子、几位公主还有礼官……”
  
      “圣塞安达皇室想干什么?”
  
      “还有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管家眉头紧锁。
  
      这样的不解很快解开了。
  
      一封密函从燃烧侯爵的房间中由另外一位贴身侍从送到了老管家的手中。
  
      “以一敌万!”
  
      “一人破城!”
  
      “继承燃烧黎明!”
  
      “哈哈哈!”
  
      “燃烧家族将要再次崛起了——关门,告诉门外的那些人,侯爵大人不见客,谁也不见!”
  
      看着密函上的一条条消息,老管家的手都抖起来了。
  
      在一连串的大笑中,老管家径直吩咐道。
  
      一旁的含羞草也笑了。
  
      老管家看密函的时候,并没有阻挡含羞草的视线。
  
      所以,含羞草看得一清二楚。
  
      含羞草没有笑出声,但那种发自内心的微笑,却是饱含真诚、高兴。
  
      因为,他知道秦然抓住了那个机会。
  
      本来不该出现,却又出现的机会。
  
      虽然做为代价,他使用了一张祈愿卡,但他甘之如饴。
  
      “善于创造奇迹的2567。”
  
      含羞草在心底默默的夸赞着秦然。
  
      根本没有理会身旁的老管家说了什么。
  
      同样的,急匆匆的赶往燃烧侯爵房间的老管家也无法更多的关注含羞草。
  
      而整个燃烧侯爵的府邸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变得忙乱起来,也没有更多的人再关注含羞草。
  
      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面带微笑的含羞草,正一步步的靠近着围墙。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