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章 查探
    有关至高之路、燃烧黎明的事情,很快的就在黎明之都传播开来。
  
      聚拢在燃烧家族门口的大人物们实在是太显眼了,根本无法瞒得过有心人的注视,更何况燃烧家族对于这件事情根本没有隐瞒的意思。
  
      因此,很快的,黎明之都就出现了关于秦然的传说。
  
      没错,是传说不是传闻。
  
      因为,不论是以一敌万,还是一人敌一城,对于这些久居和平之地的人来说,都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除了在史诗、传说中看到外,根本没有人见过、听说过。
  
      再加上秦然曾经燃烧家族庶长子的身份,更是令这份传说多出了神秘色彩。
  
      燃烧家族的血脉,在黎明之都的高层中可不是什么秘密。
  
      转世的恶魔。
  
      恶魔之子。
  
      这样的名号,一开始是在小规模的范围内传播。
  
      但很快的,就随着至高之路附近越发详尽的信息传来后,获得了诸多人士的认可。
  
      毕竟,如果不是恶魔的话,怎么会把敌人赶尽杀绝。
  
      黄金城的高层全部死亡。
  
      留下的俘虏,也不过是原本的十分之一。
  
      至于平民的伤亡?
  
      很抱歉,在这些大人物的心目中,平民的伤亡一向不在计算范围内,他们只关注自己或者和自己等级身份差不多的人。
  
       2567有违一位贵族的礼仪。
  
      这样的说法,很快获得了黎明之都上层人士的赞同。
  
      并且,他们还在完善着这个说法,想要借用这个说法,为自己谋取更多的、看得到的利益。
  
       2567在至高之路,在燃烧黎明的营地不假。
  
      但燃烧家族可是在黎明之都的。
  
      很快的,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贵族被推选出来,带着厚厚一摞‘罪责书’前往了燃烧家族。
  
      他们准备要斥责2567和燃烧侯爵。
  
      但……
  
      那位老贵族包括一同进入到燃烧侯爵府邸的人都没有出来。
  
      只有一阵阵哀嚎声出现在围观者的耳中。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
  
      他们完全无法想象燃烧侯爵竟然也无视贵族的礼仪。
  
      贵族们胆战心惊的看着燃烧侯爵的府邸,闻着那淡淡的硫磺味道,身体不由自主的发抖着。
  
      不过,更多的贵族愤怒。
  
      他们开始联合。
  
      有的是自发的。
  
      有的是人暗中推波助澜。
  
      自发者,义愤填膺,认为自己被冒犯。
  
      推波助澜者,暗自偷笑,等待着好戏上演。
  
      哪怕是一般的,生活在黎明之都的平民、商人,都知道燃烧侯爵有麻烦了,可就在人们把视线全都集中到燃烧侯爵府邸的时候,一场战斗突然爆发了。
  
      战斗发生在黎明大公的府邸内。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毁掉了大半个黎明大公的府邸,但有关战斗的详情,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战斗出现的突然,结束的更快。
  
      仅仅是几个呼吸间就停止了。
  
      如果不是黎明大公的府邸被毁坏的话,还是一副残垣断壁的模样,没有人会相信黎明大公的府邸竟然受到了袭击。
  
      异常的燃烧侯爵。
  
      受袭的黎明大公。
  
      本就暗流涌动的黎明之都,变得越发诡秘难测起来。
  
      “被袭击的黎明大公府邸吗?”
  
      阴影中,返回黎明之都已经数个小时的秦然,轻声自语着。
  
      数个小时的时间不足以让秦然熟悉整个黎明之都,可想要打探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却是不难。
  
      特别是在不缺少金币的前提下。
  
      抛开自己的事迹,黎明大公府邸被袭击,自然是最让秦然关注的。
  
      燃烧家族即将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黎明家族遭到了袭击,不要说秦然这种不相信巧合的人了。
  
      就算是再相信巧合的人,也会发现其中的不一般。
  
      不同于燃烧家族,虽然同样是组成燃烧黎明之一的家族,但黎明家族的血脉注定了会更容易让人接受。
  
      再加上当初那位黎明大公的妥协,圣塞安达皇室并没有过多的为难黎明家族。
  
      当然了,这也让燃烧家族和黎明家族的关系变得冷漠。
  
      对此,圣塞安达皇室是乐意见到。
  
      在之后的百年,都是扶持黎明家族,打压燃烧家族。
  
      哪怕黎明家族一直保持着低调,也总是会在恰当的时候,被圣塞安达皇室推到前台,进行一次又一次的表演。
  
      因此,在黎明之都,黎明家族或许没有足够多的子嗣、势力,但却是有着最多荣誉的那一个。
  
      而这样的一个家族被袭击,可是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是谁对黎明家族动的手?”
  
      “或者说……”
  
      “为什么要对黎明家族动手?”
  
      秦然思考着,目光却是看向远处的酒馆。
  
      当看到远处酒馆门前迅速聚集的城卫兵后,秦然眉头一皱。
  
      他并不是气愤酒馆老板的告密,他在打探前就知道那位老板会这么做,真正让秦然感到惊讶的是城卫兵的速度,比他预想中的还要快上一点。
  
      而这一幕透露出的信息,可不是秦然想要的。
  
      要知道,这么行动迅捷的队伍,完全不应该出现在城卫兵身上。
  
      “比想象中的还要风声鹤唳吗?”
  
      “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引来各方的关注!”
  
      皱眉的秦然彻底的隐入了阴影中,向着目的地前行。
  
      即使情况比他预计中的糟糕,也不会改变秦然原本的打算。
  
      ……
  
      上百的城卫兵守在一片废墟的黎明大公府邸周围。
  
      这些城卫兵按照队列或是巡逻,或是站岗,阻止着好奇者的靠近。
  
      而在废墟内,一些人的身影来回穿梭着。
  
      这些人是黎明家族的人。
  
      他们身着白色的皮甲,腰间挂着剑鞘是白色的长剑,胸前黎明家族的日出家徽更是极好辨认。
  
      这些人的脸上每一个都带着不言而喻的愤怒。
  
      他们没有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
  
      同样的,也正因为他们的存在,才让皇室、贵族的密探们,没有任何的收获。
  
      不过,那些密探可不会这么简单的放弃。
  
      在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里,关注着废墟内,看着黎明家族的一举一动。
  
      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了。
  
      其中自然包括秦然。
  
      可与躲藏的密探不同,在超凡之上的【潜行】与【暗之匿行术】的相互作用下,秦然借助着光与影的交错,就这么的走进了废墟中。
  
      然后……
  
      他有了意料之外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