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四章 燃烧侯爵

  不对劲!
  
  眼前‘巨人’达德的这场胜利来的太过简单了!
  
  而且,‘昂塞克德’也过于的鲁莽了。
  
  与秦然印象中的对方完全不一样。
  
  没错!
  
  按照奥托之前的话语,因为阻击‘巨人’达德,让‘昂塞克德’损失严重,但正因为这样的损失严重,对方才更加应该如同在至高之路附近的布置一样采取‘壁虎断尾’的做法,而不是冒险的潜入到‘巨人’达德的影子中。
  
  特别是在‘巨人’达德还有着准确的前提下。
  
  这已经不是所谓的冒险了。
  
  应该是去送死了。
  
  而且……
  
  ‘那位虽然很气愤,但是好像在顾忌着什么,一直没有亲自出手。’
  
  奥托的这句话,秦然可不会忘记。
  
  “既然之前还有顾忌,为什么现在没有了?”
  
  “难道就因为‘巨人’达德打到门上来了?”
  
  “不会的!”
  
  “对方的人手已经损失严重了,再损失下去又会损失什么?更何况还有什么损失,是比自己的生命更宝贵的?”
  
  “除非……”
  
  就在秦然想到什么的时候,一团烈焰冲向了‘巨人’达德。
  
  硫磺的味道,几乎是在刹那间充斥在了整个黎明之都内,让人们仿佛是置身在火山口一般。
  
  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血脉之感。
  
  咚、咚咚!
  
  秦然的心脏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跳动。
  
  恶魔之力,就这么的在秦然体内升腾而起。
  
  呼!
  
  房间内家具、墙壁,立刻被恶魔之炎附着。
  
  烈焰中,一道恶魔的虚影悄然出现在秦然身后。
  
  它昂着头,目带桀骜的看着空中飞翔而过的烈焰,从灵魂的深处,爆发出了令人心悸的战斗之吼。
  
  对于恶魔来说,同类可不代表友好。
  
  相近的血脉,也不代表亲昵。
  
  大多数的时候,同类与相近的血脉,只代表……战斗。
  
  “战!战!战!”
  
  低语声在秦然耳边响起。
  
  既带着蛊惑,又带着张扬,似乎只要听从这个声音,就可以获得一切般。
  
  可,秦然无动于衷。
  
  相较于‘原罪’们的技巧,恶魔的诱.惑真的是不值一提。
  
  秦然就这么面色淡然的看着那团烈焰狠狠的砸在‘巨人’达德的头颅上,看着那团爆裂开来的烈焰化为一道人影,看着那道人影将‘巨人’达德重重的按在地上,然后,又高高的抛起。
  
  然后……
  
  轰!
  
  一道火柱冲天而起。
  
  ‘巨人’达德的防御力场一触即碎。
  
  ‘巨人’达德强大的身躯一触即焦。
  
  烈焰冲击所蕴含的力量,不仅烧焦了‘巨人’达德的皮肤,更是让‘巨人’达德的肌肉撕裂、骨头断裂、内脏绞碎。
  
  但‘巨人’达德没有死。
  
  ‘巨人’血脉赋予达德的强大生命力,让达德还活着,意识也清醒着。
  
  所以,达德看到了燃烧侯爵手中突然聚集的烈焰,仿佛能够吸食光线的烈焰,就如同是一个黑洞,出现在了燃烧侯爵的手上。
  
  顿时,身在高空的‘巨人’达德就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
  
  “这怎么可能?!”
  
  ‘巨人’达德大吼着。
  
  然后,在黑洞般烈焰飞射向他的时候,达德的身躯迅速缩小。
  
  缩小的身躯,让达德避开了要害。
  
  但黑洞般的烈焰却是擦身而过。
  
  仅仅是擦身而过。
  
  达德的小半边身躯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气化?
  
  不!
  
  是吞噬!
  
  黑色的火焰中传来了狂意的笑声,冲入达德的耳中,让对方立刻就进入到了震慑状态,就这么的任由黑色火焰吞噬着身躯。
  
  直到……
  
  灰飞烟灭。
  
  黎明之都内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们无法相信,之前不可战胜的巨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但鼻中传来的烤肉味,却告知着他们一切都是事实。
  
  “怎、怎么可能?”
  
  圣塞安达皇室、贵族们惊骇、恐惧、敬畏的看着空中的那个在烈焰包裹下的身影。
  
  他们从没有想到燃烧侯爵会这么强大。
  
  一想到自身往日的做为,皇室的两位王子和那些贵族们就惶恐不安起来。
  
  秦然却面色不变。
  
  燃烧侯爵的强大,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或者说,这么强大的燃烧侯爵才能证明他猜测的正确。
  
  “昂塞克德吗?”
  
  秦然念叨着那个已经死亡、素未谋面的玩家名字,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特别是没有发现有关‘巨人’达德的死亡提示后,秦然笑容中更多了一分释然。
  
  “一切变得合理起来。”
  
  “接下来……”
  
  “就看看我们谁更快了!”
  
  带着心底的自语,秦然纵身跳出了窗户,融入了一片阴影后,快速的离去。
  
  虽然在体内的恶魔之力被激发的时候,秦然就知道无法瞒过对方的感知,但这并不代表秦然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的目光下。
  
  一路疾行,在进入燃烧侯爵府邸附近的范围后,秦然这才停下了脚步。
  
  就在秦然停下脚步的一刻,一道身影就这么的出现在了秦然的面前。
  
  没有了烈焰的衬托,但灼热却丝毫不减。
  
  对方红色的眼眸,比真正的烈焰还有灼热烧人,随意扫来就给人无与伦比的压迫感,黑色的长发就这么披肩而下,几乎与身上的黑色斗篷融为一体。
  
  风一吹过,黑色斗篷下暗红色的皮甲上,恶魔的家徽若隐若现。
  
  对方的气息所造成的压迫感,让人们下意识的忽略着对方的容貌与年龄,甚至,会产生恍惚感。
  
  秦然扫了一眼急速出现的一条条精神判定。
  
  目光停留在对方眼角泛起皱纹的面容上。
  
  虽然‘背景’中,双方应该是父子关系,但是双方的容貌一丁点儿都不相像。
  
  燃烧侯爵的容貌有着硬朗、冷冽的俊美感。
  
  秦然更偏向于普通。
  
  不过,双方的气质极为相似。
  
  尤其是当恶魔之力同时鼓荡时,硫磺的味道在两人间弥漫。
  
  “你感知到那件东西了?”
  
  燃烧侯爵冷冷的问道。
  
  冰冷的口吻,根本没有将秦然当做亲人。
  
  对此,秦然反而是松了口气。
  
  他来黎明之都前,十分害怕会出现什么纠缠不清的状况。
  
  而眼前燃烧侯爵的态度,则告知着秦然,他多虑了。
  
  “不光我一个人。”
  
  秦然回答着。
  
  松了口气的秦然语气是习惯性的淡然,与口吻冷冽的燃烧侯爵不相上下。
  
  “继承了燃烧黎明的你……变得有些胆大了。”
  
  燃烧侯爵眯起了眼,红色的眸子中闪烁着刺目光辉,恶魔的力量在这一刻高涨。
  
  嗡!
  
  强大了十倍的气息,就这么的向着秦然袭来。
  
  吼!
  
  秦然体内的恶魔之力面对这种挑衅,咆哮出声。
  
  这一次,秦然没有制止。
  
  他,松开了对恶魔之力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