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五章 恶魔之争
吼!
  
  恶魔的吼声在耳畔回响。
  
  恶魔的虚影在身后浮现。
  
  强壮有力的熔岩之躯,符文闪烁的烈焰双翼,还有……笔直如剑欲刺破苍穹的双角。
  
  桀骜、混乱的气息如同火山喷发般撕扯着燃烧侯爵压在秦然身上的气息。
  
  嗡!
  
  空气一阵抖动。
  
  犹如高温般的扭曲下,黑色出现在两人之间。
  
  深邃的黑暗,彷如深渊。
  
  “嗯?”
  
  燃烧侯爵一怔。
  
  他十分诧异的看着自己的长子。
  
  从手下那里得到的消息,他知道自己的长子因为经历了种种不公平后,血脉中的桀骜有了更大的突破,实力必然获得增长。
  
  只是没有想到,在他松开一半气息下,还能够坚持。
  
  “是燃烧黎明的继承吗?”
  
  “先祖啊!”
  
  “您真是爱开玩笑!”
  
  心底带着这样想法的燃烧侯爵没有顾忌,就这么的彻底松开了对自身气息的限制。
  
  轰!
  
  轰轰!
  
  燃烧侯爵府邸周围的地面连续颤抖起来。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一声连着一声,一声响过一声。
  
  出现在眼前的黑暗,仿佛是潮水,将周围彻底的覆盖了。
  
  “发生什么了?”
  
  “天为什么黑了?”
  
  阵阵嘈杂的响声从燃烧侯爵的府邸和周围的民居中传来,特别是那些赶来巴结燃烧侯爵的圣塞安达皇室、贵族们更是一个个惊慌失措。
  
  他们今天经历了太多。
  
  多到超出了他们一生的想象。
  
  多到了让他们无法面对。
  
  “该死!”
  
  “我要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会发疯的!”
  
  ……
  
  “杀!杀了他们我就是唯一的!”
  
  “混蛋,为什么你们还不去死?”
  
  “去死!去死!”
  
  ……
  
  一道接着一道声音在黑暗中传来。
  
  一开始还有着丝丝理智。
  
  到了后来,则干脆的变成了癫狂。
  
  黑暗带着恐惧。
  
  恐惧滋生着绝望。
  
  有的人在绝望中俯首称臣。
  
  有的人却在绝望中获得养分,茁壮成长。
  
  秦然是后者。
  
  他直视绝望、对抗绝望、战胜绝望。
  
  所以,他习惯了面对绝望。
  
  甚至是……
  
  享受战胜绝望的过程、结果。
  
  不过,这并不包括那道恶魔虚影。
  
  在绝望的刺激下,那道恶魔虚影越发的愤怒。
  
  它连连咆哮出声。
  
  它感受到了侮辱!
  
  彻骨的、刻入灵魂的侮辱!
  
  然后,它泯灭到仅剩一丝的记忆涌上了秦然的心头。
  
  一望无际的黑色平原上。
  
  没有植物。
  
  没有石头。
  
  脚下的大地都是用尸骸铺成。
  
  剧毒的沼气充斥在天地间。
  
  一道高大的身影如山峰般屹立在黑色平原正中央,他的呼吸带来烈焰,他的视线带来恐惧。
  
  他的身影带来绝望。
  
  亦如他的尊号:绝望之主。
  
  在他视线触及的范围内,所有生物向他卑躬屈膝,天地也向他表示臣服。
  
  他是绝望平原的王!
  
  他是绝望平原的主宰!
  
  他端坐在自己的王座下,统治着他看到的一切!
  
  他怎么可以被一个混血侮辱?
  
  他怎么可以被一个混血轻蔑?
  
  呼!
  
  宛如实质的烈焰光辉在秦然背后的恶魔虚影上闪烁着。
  
  愤怒早已消失不见。
  
  它变得淡然。
  
  亦如他的模样。
  
  它昂着头,挺着胸,以更加蔑视的目光注视着以气息改变了现实的燃烧侯爵。
  
  对方是强大的。
  
  即使是放在深渊内,也应该有着一席之地。
  
  但是……
  
  对方不敢招惹真正的恶魔之王!
  
  黑色中光芒出现了。
  
  星星点点的烈焰光辉在呼吸间就变得如同倒挂的银河般,倾泄而下。
  
  黑暗瞬间支离破碎。
  
  被黑暗笼罩着的人们重见了光明。
  
  可这样的光明并不是绝望中诞生的救赎。
  
  而是深渊更深处抬起的魔掌,将他们一把拉了下去。
  
  臣服。
  
  或者死亡。
  
  由你选择。
  
  没有考虑的时间。
  
  没有反悔的机会。
  
  臣服者免于一死,簌簌发抖。
  
  反抗者必将一死,尸骨无存。
  
  砰!砰砰!
  
  一声声的闷响中,一些自认为幻觉的贵族带着家族的骄傲做出了选择,他们很不屑的观看着这处闹剧,等待着最终的正常。
  
  但是他们等不到了。
  
  爆炸的头颅、身躯,剩下的就是血肉、骨头渣子。
  
  周围的一切,都被活着的人们看在了眼中,他们变得没有选择了。
  
  事实上,如果让他们选择的话,他们宁愿待在刚刚才诅咒了一百遍的黑暗中慢慢的被折磨,而不是被这种摧枯拉朽的方式‘拷问’。
  
  圣塞安达皇室、贵族们匍匐在地。
  
  他们想要活着。
  
  他们别无选择。
  
  感受着那股绝望所带来的压力,看着匍匐在地的众人,燃烧侯爵笑了。
  
  他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
  
  “很好!”
  
  “做为先祖的继承人,做为我血脉的延续……你合格了。”
  
  说不清是夸赞,还是自夸的声音中,燃烧侯爵身上属于恶魔的气息越发的浓郁了。
  
  不同于秦然背后的虚影。
  
  眼前的侯爵身上,一些属于恶魔的特征开始显现。
  
  黑色的长发变得与双眸一样赤红,皮肤上冒出了成片带着焚烧感的热气,以及额前出现了角。
  
  烈焰又一次的包裹着燃烧侯爵的身躯。
  
  对方变为了击败‘巨人’达德的姿态。
  
  仿佛一颗坠下的流星向着秦然砸去。
  
  秦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越来越近的火球。
  
  而在他身后的恶魔虚影,则是狞笑出声。
  
  它等待了太久。
  
  它早已迫不及待。
  
  它要教训这个混血。
  
  它,出手了!
  
  一把燃烧的烈焰巨剑,被它从虚空中抽出,直直的朝着飞来的火球斩去。
  
  当这把烈焰巨剑挥动时,呼啸的破空声,震动着周围生灵的灵魂,从剑刃上弥漫开来的高温,让附近的水蒸气开始急速的消失,大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裂。
  
  砰!
  
  烈焰巨剑斩在了火球上。
  
  势不可挡的火球如同撞在了一面不可摧毁的城墙上。
  
  双方僵持、胶着。
  
  犹如两头愤怒的公牛,誓要将对方挑在角下。
  
  假如……
  
  没有人阻止的话。
  
  “侯爵大人!”
  
  “2567少爷!”
  
  “斯坦贝克少爷失踪了!”
  
  管家怀特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带着毫不掩饰的焦急。
  
  静!
  
  争斗的秦然、燃烧侯爵不约而同的一静。
  
  然后,两股令人感到恐惧、绝望,夹杂着前所未有杀意的恶魔之力冲天而起。
  
  整个黎明之都在这一刻仿佛置身于两头真正从深渊内爬出的恶魔注视下。
  
  它,濒临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