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六章 跟踪
    燃烧侯爵又一次笑了。
  
      不同于之前任何一次的狂笑,这一次是低沉的笑。
  
      可这样的笑声却更加的让人感到压抑。
  
      “竟然真有人敢动燃烧家族的人,想必你们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过,不知道你们的家人、朋友是否和你们一样?”
  
      “放心吧!”
  
      “不论你们怎么对待我的儿子,我都会十倍、百倍报复给你们,还有你们的家人、朋友。”
  
      低沉的笑声后,燃烧侯爵的声音如同雷鸣般,开始在黎明之都上空回荡。
  
      每一个听到这声音的人,都不寒而栗。
  
      可相较于之后的气息却又是小巫见大巫了。
  
      桀骜、混乱的恶魔气息中,丝丝邪异闪现。
  
      被秦然放开了‘束缚’,尽情展示自己的‘愤怒’,自然不会放过机会。
  
      “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你懂得我在说什么。”
  
      “所以,你要好好保证他安然无恙。”
  
      愤怒的呐喊声,在一个人的心底爆炸开来。
  
      然后,马上就传给了第二个人。
  
      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
  
      在‘原罪’特殊的力量下,这愤怒的声音,如同是瘟疫一般席卷着黎明之都。
  
      人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更加不理解话语中的意思。
  
      不过,每一个‘听’到这声音的人都捂着胸口身形踉跄。
  
      他们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尤其是距离秦然最近的圣塞安达皇室、贵族等人,更是摇晃倒地。
  
      即使是一些努力站着的人,看到走来的秦然时,也忍不住的匍匐在地。
  
      被恶魔之力影响到的他们,此刻看到秦然,无疑是老鼠见到了猫。
  
      “在明天日出前,我需要得到有关斯坦贝克下落的消息。”
  
      秦然这样的说道。
  
      说完,秦然就径直的向着燃烧侯爵府邸走去。
  
      没有任何的威胁。
  
      但却比任何威胁都要让人恐惧。
  
      看着秦然的背影,圣塞安达皇室、贵族等人却是惊恐的从地上爬起来,开始吩咐周围的下属。
  
      “找到斯坦贝克!”
  
      “给我拼尽全力的去找!”
  
      “找不到?”
  
      “我死了!你们一个都不要想活下来!”
  
      类似的声音,几乎是以咆哮的方式响了起来。
  
      整个黎明之都的皇室、贵族势力开始行动起来。
  
      而依附在这些势力下的小势力们,更是闻风而动。
  
      大街小巷都是各方密探和搜寻的人群。
  
      任何可疑的人,都会被不由分说的按倒在地,当下就进行拷问。
  
      一时间,黎明之都内鸡飞狗跳。
  
      但这些都和秦然没有任何关系了。
  
      在燃烧侯爵府邸内,他在管家怀特的带领下,走到了对方最后一次见含羞草的地方。
  
      “就是这里!”
  
      “那天当接到有关大少爷您的信息后,我就急匆匆的向着侯爵大人那里赶去,等我完成了侯爵大人的吩咐后,才发现小少爷不见了。”
  
      “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老管家怀特一脸自责。
  
      秦然没有理会,更不会质问对方为什么不安排其他人手看管含羞草。
  
      因为,他很清楚,当时的燃烧侯爵府邸根本就没有了可以安排的人手。
  
      整个内部十分的空虚。
  
      这才让含羞草轻而易举的离开了本该守卫森严的府邸。
  
      在超凡级别的【追踪】之下,即使是数天前含羞草留下的痕迹,秦然也清晰的看到了。
  
      没有其他人的胁迫。
  
      含羞草是自己翻墙出去的。
  
      “胆量比想象中的大了一点,竟然敢翻墙了。”
  
      秦然站在墙根上,看着墙面上的蹬踏痕迹,一跺脚就纵身飞了出去。
  
      外面的墙壁、地上,留着更多含羞草的痕迹。
  
      甚至,根据墙面和地面上留下的大片摩擦痕迹,秦然完全可以想象当时攀上了墙头的含羞草是多么狼狈的半爬半滚下来的。
  
      而且,还扭伤了脚和擦伤了手。
  
      “笨拙的家伙!”
  
      秦然目光扫过地上一脚深一脚浅和残留的鲜血痕迹后,眉头一挑,继续的沿着痕迹寻找了下去。
  
      很快的,他来到了燃烧侯爵府邸与黎明之都其它街区相连接的位置。
  
      在这里,含羞草的痕迹戛然而止了。
  
      地面上有着一个驻足不前的痕迹。
  
      “脚尖冲前,脚跟位置也没有扭动的迹象,说明当时的人是出现在了含羞草的面前,而且,对方是早就针对性的等待在这里。”
  
      “不仅有着充裕的时间处理自己留下的痕迹,还能够无声无息的掳走含羞草,不触发‘阿夫’。”
  
      “用的什么方法?”
  
      秦然双眼微眯。
  
      阿夫无疑是含羞草最大的底牌。
  
      知道这个底牌的人并不多,尤其是眼前的副本世界内,原住民更是不可能有人知道,只能是一同的玩家。
  
      不过,即使是知道,想要对付‘阿夫’也是不容易的。
  
      至少,秦然没有把握面对那只含羞草的宠物。
  
      所以,秦然相信其他人一定是用了他所不知道的取巧的方式。
  
      就好似几乎变成了废墟的黎明大公的府邸一般。
  
      秦然起身扫了身后不远处的燃烧侯爵府邸一眼,就这么的大踏步离开了这里。
  
      秦然没有打算返回燃烧侯爵府邸,与那位燃烧侯爵细细的谈一谈。
  
      哪怕他清楚的知道燃烧侯爵和黎明大公府邸遭遇袭击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
  
      但秦然没有质问对方的打算。
  
      双方的关系达不到那样的程度,虽然名义上他是对方的儿子,可谁要真把这样的关系当做是真实的,那谁就是傻子了。
  
      秦然不会将燃烧侯爵当做父亲。
  
      燃烧侯爵更不会把秦然当做儿子。
  
      他与含羞草可是不同的。
  
      “被‘掮客’篡改了的副本世界后,主卷有着非同一般的优势吗?”
  
      秦然心底自语着,快步的拐入了一条街道小巷内,然后,就这么的站在那,静静的等待着。
  
      大约十秒钟后,一道人影在巷子口出现。
  
      看着站在巷子内的秦然,对方一愣后,马上就装作若无其事的转身,准备离开。
  
      可对方才一转身,还没有迈步,就又一次愣在了原地。
  
      不知何时,秦然已经出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我只是在寻找斯坦贝克,不是有意跟踪你的!”
  
      对方狡猾的说道。
  
      脸上的表情也是十分逼真。
  
      假如秦然不是通过火鸦的视野,确认对方在他到达燃烧侯爵府邸附近,和燃烧侯爵碰面前,就一直在跟踪他的话,秦然还真的会相信对方所说。
  
      而现在?
  
      呼。
  
      恶魔之炎出现在了秦然的手中。
  
      破防盗章节,请用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