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十七章 主动
恶魔之炎的灼热高温,烧灼着空气,扭曲着周围的视线。
  
  那位跟踪者脸色一变,开始急速后退。
  
  至于战斗?
  
  在目睹了秦然与燃烧侯爵的‘战斗’后,对方就彻底的没有了这样的想法。
  
  不过,对于逃离这场战斗,对方还是有信心的。
  
  毕竟,对方不是一个人。
  
  嗖嗖嗖!
  
  一阵箭矢的破空声中。
  
  十余支箭矢破空而来。
  
  每一支箭矢都是凌厉的,呼啸声让人头皮发麻的,而且,还带着一种莫名的、不断改变的弧线,让人根本无法真正意义上的判断出箭矢的轨迹。
  
  这箭矢宛如……活的一般。
  
  但这又有什么用?
  
  活着的小鸡仔依旧是小鸡仔,在面对猛虎的时候,它们依旧是毫无反抗之力。
  
  轰!
  
  凝聚在秦然手中的恶魔之炎陡然变大。
  
  不仅将飞射而来的箭矢吞噬,还余势不懈的射向了跟踪者。
  
  感受到身后的高温,跟踪者瞳孔一缩。
  
  死亡的威胁不断的涌上心头,在这一刻,对方完全顾不上什么仪态了,平日训练中最为拿手的躲闪动作,顺势而出。
  
  翻滚!
  
  不停的翻滚!
  
  跟踪者犹如钻入了泥潭的泥鳅,躲开了飞射而来的恶魔之炎。
  
  可是……
  
  跟踪者没有躲开秦然的脚掌。
  
  翻滚中的对方看到了眼前的靴子。
  
  接着,一股沛然难挡的力量出现在了后背上。
  
  不想要被踩断脊椎骨的跟踪者马上配合的停下了行动。
  
  “2567阁下,我没有恶意!”
  
  “我有斯坦贝克阁下的消息!”
  
  对方这样的高喊着。
  
  不过,这样的话语并没有打动秦然。
  
  喀嚓。
  
  骨头清脆的响声中。
  
  跟踪者的脊椎被秦然踩断了,连带着胸腔内的脏器,一起粉碎。
  
  鲜血从跟踪者的嘴里喷出,对方眼中不可置信的眼神迅速的黯淡着,倒映着秦然冲向了其余袭击者的背影。
  
  黑色的皮甲,由三层牛皮硝制缝合,足以抵挡普通刀剑的劈砍。
  
  黑色的帽兜斗篷边缘处,有着暗色的花纹,花纹繁复,散发着非同一般的气息。
  
  黑色的长弓与佩剑,更是锐气逼人,还没有靠近,就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寒气。
  
  无疑,这支袭击者队伍是一支不下于燃烧黎明精锐的队伍。
  
  除去人数不够多外,它没有任何的缺点,放在任何时候,都足以成为一支奇兵。
  
  甚至,决定战场的走向。
  
  可惜的是……
  
  他们选错了对手。
  
  或者说,那位布置了这一切的人,错误估计了秦然的反应与果断。
  
  秦然迈步走进了这支队伍中,与每个人擦肩而过。
  
  那些人对于秦然视若无睹。
  
  邪异的呢喃声早已充斥在了这支精锐的耳中响起。
  
  他们也许是沙场老兵,也许经历了无数次的战斗,相较于普通人而言,他们更是心智坚定。
  
  但面对着被秦然放开了‘束缚’的原罪们。
  
  这些士兵并不够看。
  
  漆黑的火焰从这支精锐的身体内部燃起。
  
  火焰以内脏、血肉为燃料,迅速的吞噬了每一个人。
  
  他们犹如火把一样熊熊燃烧。
  
  没有哀嚎声。
  
  更没有求饶声。
  
  因为,在黑色火焰出现的那一刻,他们的灵魂就被吞噬了。
  
  不同于‘傲慢’对此的不屑一顾。
  
  剩余的原罪中,除了‘懒惰’之外,对于灵魂的美味可是念念不忘。
  
  “更多的灵魂!”
  
  “我们要更多!”
  
  “给我们更多,我们给与你超出想象的强大!”
  
  它们催促着秦然。
  
  希望品尝更多。
  
  但下一刻来自秦然的‘束缚’,就让这些原罪们纷纷闭嘴了。
  
  秦然放开‘束缚’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目的,但这并不代表他会因此而迷失自己,更不会相信原罪们的话语。
  
  对于‘原罪’,没有谁比秦然更加清楚它们的不可靠了。
  
  完全就是奸诈商人与反复无常小人的结合体。
  
  每一个,都是。
  
  “他们是仅有的一批?”
  
  “还是第一批?”
  
  “你应该快要出现了吧?”
  
  秦然目光扫过地面上的灰烬后,转身向着黎明之都外走去。
  
  不论是否还有下一批人马,秦然都不打算等下去。
  
  一步步跟着对方的计划走,看着对方的‘展示’,这可不是秦然的风格。
  
  他更擅长主动出击。
  
  而在秦然离去的片刻后,一群人陆续出现在了这个小巷内。
  
  他们打量着周围的痕迹。
  
  领头的燃.丹更是抬起手向着灰烬灰烬抹去。
  
  嗡!
  
  残余的邪异力量,马上升腾而起,向着上了年纪的狩猎者的手中钻去,不过,刚刚接触到燃.丹的掌心,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震飞了。
  
  飞扬的灰烬中,一抹异样的高温一闪即逝。
  
  却足以让在场的狩猎者越发的郑重对待。
  
  “2567的血脉来自恶魔,这样的情况是正常的。”
  
  站在家人中的伊微.丹这样的说道。
  
  她清楚狩猎者的传统与规矩。
  
  所以,她必须要替秦然说些什么,不然的话,一切都将不可收拾。
  
  哪怕在平时,她十分讨厌这种墨守成规的传统。
  
  “他所做的事情都是为了其他人!”
  
  “他为至高之路带来了和平!”
  
  “虽然他高傲,对他人不屑一顾,但他的高傲足以让他没有任何威胁!”
  
  伊微.丹特别强调着。
  
  “没有任何威胁?”
  
  “为黎明之都带来灾祸的男人!”
  
  “伊微.丹你不应该学会这种睁眼说瞎话的做法。”
  
  “这会让你远离狩猎者的荣誉!”
  
  一个年轻却故作成熟的男子开口道。
  
  “艾利.丹你才是睁眼说瞎话,刚刚的一切,难道你没有‘看’到吗?”
  
  “是他们先惹到了2567!”
  
  “不是2567先出手的!”
  
  面对着兄长的斥责,伊微.丹瞬间炸毛。
  
  她之所以离开家族所在,其中这位兄长的功劳真的是功不可没。
  
  一切都向着父亲学习,但却远远没有父亲的能力与公正。
  
  实在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一旁的幼子,家中最小的里克.丹看着兄长和姐姐,很无奈的一耸肩,然后,将目光看向了父亲。
  
  做为家中最小的幼子,他很清楚。
  
  即使兄长和姐姐因为这件事打起来了,最终的决定权依旧是自己的父亲。
  
  年长的杰克.丹和自己的妻子更是早早的等待着兄长的吩咐。
  
  不过,出乎众人预料的是,一向果决的燃.丹却犹豫了。
  
  燃.丹不得不犹豫。
  
  不仅是秦然的身份,还因为秦然表现出的力量,都让他犹豫了。
  
  那是远超他想象中继承者的力量。
  
  此刻,燃丹已经后悔带着家人一起出来了。
  
  所以,他打算纠正这个错误。
  
  “你们全部离开黎明之都,返回家里,等我……”
  
  嗷呜呜!
  
  燃.丹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狼嚎打断了。
  
  感受着狼嚎中所蕴含的力量,燃.丹脸色激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