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四章 复活
    疯狂、暴虐而又集合了整个黎明之都变得无比浩大的阴影能量,在彻底的淹没了这个宝库后,开始向着地面宣泄。X23US.COM更新最快
  
      轰!
  
      轰轰!
  
      又是一阵轰鸣。
  
      黎明之都内,圣塞安达皇室的皇宫消失了。
  
      不单单是圣塞安达皇室的皇宫,包括皇宫前阅兵、举办宴会的广场和附近驻扎禁军的兵营,以及连带着的二十四座箭塔和所有内城建筑,就这么的消失了。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达百米,直径过千米的坑洞。
  
      残余的阴影能量还在不停的肆虐,带起了阵阵令人颤抖的寒风。
  
      黑色的斗篷完全的消失,暗红色的皮甲破烂不堪,恶魔的家徽只剩一半。
  
      鲜血从燃烧侯爵的嘴角流下。
  
      他的手中捏着莱因霍尔德的脖颈,恶魔之炎的余温让莱因霍尔德感到了窒息和死亡,但燃烧侯爵的手掌却无力在捏紧一分。
  
      因为……
  
      一柄完全由阴影组成的长剑贯穿了燃烧侯爵的.胸.口。
  
      经过了数次改变,在目标明了的情况下,莱因霍尔德怎么会不做出一些针对性的布置。
  
      特别是在获得了莱因霍尔德这副身躯后。
  
      一些针对的布置,就是必然的了。
  
      但莱因霍尔德也绝不轻松。
  
      就算是有着崭新的身躯,强大、潜力无穷的血脉,他也是几近死亡了。
  
      莱因霍尔德知道自身的状态。
  
      知道自己必须要休息,服下治疗的药剂,但莱因霍尔德根本不敢松开握着阴影长剑的手。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他放松了,他马上就会死亡。
  
      “出乎预料吗?”
  
      被捏着喉咙的莱因霍尔德艰难的说道。
  
      “哼。”
  
      燃烧侯爵冷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即是不屑,也是不能。
  
      双方的伤势,从外表上看,肢体不全,身躯残破的莱因霍尔德要严重的多,但实际上,燃烧侯爵的体内正有着一股特别的力量在肆虐着。
  
      燃烧侯爵的内脏、肌肉、骨头,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而这已经是燃烧侯爵调集所有的血脉之力与之对抗的结果。
  
      但相较于自身的伤势,燃烧侯爵更加在意的是圣塞安达十一世。
  
      从刚刚阴影能量爆发开始,燃烧侯爵的感知中圣塞安达十一世就变得若隐若现起来,就好似一个人从视野中完全消失了,但是影子还在般的诡异。
  
      不过,更让燃烧侯爵在意的是……
  
      危险!
  
      一股浓郁的危险气息,弥漫在燃烧侯爵的心底。
  
      令他有着不好的预感。
  
      莱因霍尔德却没有这样的感知。
  
      获得了新的身躯,实力本身就大减,经历刚刚的‘爆发’后,实力再次减弱的莱因霍尔德眼中只有一个敌人:燃烧侯爵。
  
      至于圣塞安达十一世?
  
      在莱因霍尔德的眼中,圣塞安达十一世一定死了。
  
      莱因霍尔德不相信圣塞安达十一世还能活着。
  
      即使圣塞安达十一世提前开启了皇室的秘密宝库也一样。
  
      圣塞安达皇室的珍藏内,绝对没有对抗刚刚力量的道具。
  
      ‘头冠’自然是可以抵御的。
  
      但圣塞安达十一世如果能够使用‘头冠’的话,根本不会韬光养晦这么多年,或者说眼前副本世界内,燃烧、黎明、圣塞安达皇室中任意一方能够使用‘头冠’的话,都不会出现后续的事情。
  
      而‘秘钥’?
  
      就更加的不可能了。
  
      如同它的名称,是开启‘坟墓’的钥匙,不是开启庇护所。
  
      任何想要进入其中的人,都不会有任何的好下场。
  
      “看看我们之中谁的命大……呃!”
  
      莱因霍尔德凶狠的看着燃烧侯爵。
  
      可惜话语还没有说完,头颅就被斩下了。
  
      一柄利剑带着一抹寒光掠过了莱因霍尔德的脖颈,连带着燃烧侯爵的手指也斩下了数根。
  
      “哎呀呀,抱歉,误伤了。”
  
      油滑、没有任何诚意的声音中,握剑的圣塞安达十一世出现在了燃烧侯爵的面前,正用一种打量货物般的眼神看着燃烧侯爵。
  
      这样的感觉自然是让燃烧侯爵不舒服的。
  
      可更让燃烧侯爵不舒服的还是圣塞安达十一世的气息。
  
      原本的圣塞安达十一世已经是一个老人,或许老谋深算,但是年纪却相当的老了,但是眼前的圣塞安达十一世给燃烧侯爵的感觉,却是一个年轻人的气息。
  
      更怪异的是,这本该相冲突的感觉,却给人恰如其分的合适,似乎是看到了一个拥有着年轻心态的老者。
  
      但越是这样,燃烧侯爵就越是不舒舒服。
  
      仿佛……
  
      看到了某种披着人皮的怪物。
  
      “再一次的回到这里……真是怀念。”
  
      “尽管再建造好这个宝库的那刻起,我就知道它一定会破灭,但是真的破灭了,还是让我有些舍不得。”
  
      圣塞安达十一世打量着周围的狼藉,这样的说着。
  
      “你是谁?!”
  
      燃烧侯爵沉声问道。
  
      “我是谁?”
  
      “你可以称呼我为圣塞安达六世。”
  
      “也可以称呼我为‘月之子’。”
  
      “还可以称呼我为……‘掮客’。”
  
      ‘掮客’包含着恶趣味的声音中,握紧了那柄阴影能量组成的长剑剑柄,丝毫不在意阴影能量的侵蚀,就这么的向上用力。
  
      噗!
  
      燃烧侯爵的半边身躯就被切开了。
  
      鲜血喷散而出。
  
      ‘掮客’抬手接住了一抹鲜血。
  
      轻轻嗅了一口后,如沉醉般的叹息着。
  
      “令人赞叹的恶魔之血,最污.秽的鲜血之一。”
  
      “也是复活罪恶者必不可少的材料。”
  
      ‘掮客’似自语,又似解释着。
  
      一滩肉泥凭空出现在了‘掮客’的面前。
  
      “你要复活他?”
  
      凭借血脉的强大,被切开小半身躯的燃烧侯爵苟延残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根据血肉上残余的力量,燃烧侯爵可以断定,这就是那个被炸裂的刺客血肉,但眼前这个人为什么这么做却让燃烧侯爵不解。
  
      “嗯。”
  
      “我当然要复活他。”
  
      “毕竟,我布置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复活他!”
  
      “为了我的‘乐园’,我们需要加快速度了,不然那碍事的家伙就要出现了。”
  
      ‘掮客’毫不在意的回答着。
  
      就如同‘掮客’布置的复活意识一样。
  
      一切都是那么的随.性。
  
      但又是那么的有效。
  
      黯淡令人作呕的光辉中,‘极’的血肉开始蠕动了。
  
      血肉好似活了一般,向着燃烧侯爵爬去,最先被覆盖的是躯干。
  
      接着,是四肢。
  
      最后则是头颅。
  
      看着已经被覆盖大半的头颅,‘掮客’发出了饱含期待的轻哼。
  
      轻哼声应该是一种曲调。
  
      带着欢快感,就如同‘掮客’这个时候的心情。
  
      不过,马上的,‘掮客’这样愉快的心情就被破坏殆尽。
  
      一柄粗大的光剑,刺破了黎明的黑暗。
  
      以锐不可挡之势,从天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