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六章 奥义再现
    “毁灭?”
  
      秦然勉力倚在【狂妄之语】的剑柄上,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极具嘲讽的笑容。
  
      秦然不知道对方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但秦然知道,对方也不过是‘掮客’在这场算计中的一颗棋子。
  
      至多……是最大的那颗罢了。
  
      在来到黎明之都,发现黎明大公遇袭时,秦然虽然心有疑惑,但并没有更加直接的证据来证实心中的疑惑。
  
      不过,随着‘巨人’达德的出现,燃烧侯爵的出击,‘巨人’达德重伤败退开始,更多的信息出现在了秦然的眼前,尤其是昂塞克德的轻易‘死亡’,燃烧侯爵没有将‘巨人’达德赶尽杀绝时,秦然心中就有了一个猜测:昂塞克德和燃烧侯爵联盟了。
  
      这个猜测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可除了这个猜测外,秦然想不到其它的可能。
  
      因为,一切都太恰到好处了。
  
      ‘巨人’达德轻松的干掉了昂塞克德,且没有对黎明之都造成什么大的破坏,就被燃烧侯爵打成了重伤。
  
      那样轻松的死亡,和昂塞克德一直以来给予秦然的印象完全的不符,更加不用说是燃烧侯爵了。
  
      尽管与燃烧侯爵只是短暂的接触,但对方那种狂傲不可一世的感觉,秦然可是记忆犹新的。
  
      先不说对方这样的人会不会因为别人的请求就轻易出手,单单是对方出手了,就不可能再手下留情,必然是一击必杀,不可能留有活口。
  
      对此,秦然深有体会。
  
      在与燃烧侯爵对峙的时候,对方身上的杀意是极为明显的,假如不是因为管家怀特出现,带来了含羞草失踪的消息。
  
      那么,两人之间的一场大战是不可避免的。
  
      面对稍微违逆自己的‘儿子’就可以不管不顾下死手的燃烧侯爵却放任陌生的、冒犯了他的‘巨人’达德离开了。
  
      如果说其中没有什么猫腻的话,秦然说什么也是不信的。
  
      而其中,更让秦然在意的是含羞草的失踪。
  
      先不说含羞草是怎么失踪的,单单是管家怀特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就足以让秦然心生疑窦。
  
      太巧合了。
  
      巧合到就和有人事先安排一样。
  
      而事实也是如此。
  
      这一切就是有人安排的。
  
      管家怀特自然没有问题,对方对于燃烧家族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可正因为这样,才更加的好利用。
  
      只需要一些隐晦的提示,管家怀特就会做出对方想要的行为。
  
      毕竟,这是能够阻止燃烧侯爵和家族庶长子内斗的大事。
  
      秦然无法断定是哪个人给予了管家怀特‘隐晦的提示’,燃烧侯爵的府邸太大了,仆人太多了,想要从中找到一两个心怀叵测的人,秦然可没有那样的时间,但这并不妨碍秦然‘配合’对方演下去。
  
      他很自然的让圣塞安达皇室、贵族们搜寻含羞草的下落。
  
      不出预料的,那些人有了意外的收获:那位黎明大公之子莱因霍尔德。
  
      事情到这里,都是昂塞克德的计划。
  
      在大部分人看来显得十分合情合理。
  
      要不是失踪的人是含羞草。
  
      要不是秦然在寻找含羞草时出现了一个跟踪者,还是一个带来了一支训练有素队伍的跟踪者的话,秦然说不定就真的认为一切都是昂塞克德的计划。
  
      含羞草,软弱可欺。
  
      说是胆小如鼠,都已经是在污蔑老鼠,但就算是这样,任谁也不能够否认含羞草的强大。
  
      依靠财富堆砌出的装备、道具。
  
      还有那个包囊内的存在,足以让含羞草对任何人说不。
  
      简单的说,有人想要带走含羞草,必须是含羞草自己同意才行,不然根本不可能。
  
      而据秦然所知,在眼前的副本世界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两个。
  
      第一个是他。
  
      第二个是……‘掮客’。
  
      含羞草与‘掮客’的契约,秦然无法得知全部,但做出一些猜测还是可以的,就如同他坚信‘掮客’对眼前副本世界有着后手一样。
  
      而那个带着一支精锐队伍的跟踪者更是显眼了。
  
      在黎明之都内,出现这样的一支队伍,并且要独立在圣塞安达皇室、贵族,黎明、燃烧家族之外,基本是不可能的。
  
      黎明之都是一座城市,不是无人烟的荒野。
  
      街道上随处可见的路人,足以让陌生人无处藏身。
  
      除非对方本就是融入了黎明之都内,周围都熟悉的人。
  
      再加上精良的装备和训练,这些人来自哪里,也就呼之欲出了。
  
      圣塞安达皇室!
  
      只有圣塞安达皇室才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供养一支秘密的精锐队伍。
  
      而且,不是圣塞安达皇室现有的那些外强中干的人,应该是一直躲藏在某处的人,才有可能。
  
      恰好的是,那位圣塞安达十一世在燃烧黎明遇到袭击时,失踪了。
  
       当然,黎明、燃烧家族或许会有类似的近卫,但肯定不会在他寻找含羞草时,做出跟踪的举动。
  
      对此,秦然最初是疑惑不解的。
  
      因为,在秦然看来,对方这样的行为是多此一举的。
  
      可随着‘掮客’身份的揭示,秦然却明白了对方的作用:一个容器,一个有着独立思维,但在关键时刻会被替换的容器。
  
      可这样的容器,却不符合‘掮客’的行为习惯。
  
      ‘掮客’会不会以身涉险?
  
      会!
  
      想想当初面对杀手玩家时的表演,秦然十分赞同这一点。
  
      同样赞同的是,‘掮客’这样的冒险,必然是有着绝对的保险,以及极大的收益。
  
      就如同是天空中那个缓缓下压的巨手。
  
      如果说这只巨手和‘掮客’没有任何联系,秦然说什么也是不信的。
  
      而且,秦然无比肯定,他接下来会怎么做,也都在对方的预料中,但‘掮客’有一点没有想到。
  
      并不是对方计算有所遗漏。
  
      而是真正的意外。
  
      所以,秦然按照对方设想的那样,向着远处高声喊道。
  
      “含羞草!”
  
      喊声后,天空更加的漆黑了。
  
      汪!
  
      汪汪!
  
      连续的狗叫声出现在空中。
  
      半空中巨大的手掌,被同样巨大的一只狗嘴咬在了手掌上。
  
      惊天动地的惨呼声响起。
  
      惨呼声中那具融合着燃烧侯爵、‘极’、圣塞安达十一世和‘掮客’一丝灵魂的身躯,呆滞的双眼,出现了一点灵光。
  
      惨呼声中,狮吼依然低沉有力,金色的狮子睁开了双眼,晃动着狮鬃,令秦然暴走的血脉瞬间正常。
  
      秦然一挥【狂妄之语】向着对方斩去。
  
      噗!
  
      毫无反抗之力的对方,被一剑两断。
  
      但那属于‘掮客’的眼神却依旧满是讥讽。
  
      秦然眼神平静的回应着对方。
  
      在两人不远处的地面上,黑铁打造的‘头冠’没有沾染一丝尘埃,即使是黑暗也无法遮掩属于它的光辉。
  
      一道半透明的身影正急速的靠近着它。
  
      可……
  
      混血霜狼幼崽的速度更快。

Ps:书友们,我是颓废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