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一章 陷阱.坦然
    一截残缺了一枚爪尖,却连带着腿部的爪子,就这么的出现在了秦然的眼前。
  
      【墓地之钥】,来自唯一称号副本【黎明之剑】内的奇物,拥有着开启‘坟墓’的力量。
  
      这些秦然都是熟记于心的。
  
      但他更加世袭的是在得到【墓地之钥】时,上面标注了,无法带出副本世界。
  
      “是因为我击伤了那个底层伟大之物,所以发生了异变吗?”
  
      “还是……”
  
      想到了什么的秦然猛地一眯双眼。
  
      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拿起了【墓地之钥】。
  
      【名称:异变的墓地之钥】
  
      【类型:杂物】
  
      【品质:???】
  
      【攻击力:???】
  
      【防御力:???】
  
      【属性:开启(以相契合的力量重新开启黎明之剑)】
  
      【特效:无】
  
      【需求:相契合的力量】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否】
  
      【备注:它被某种力量加持了,有了更加神奇的效果】
  
      ……
  
      看着系统文字的备注,秦然眯起的双眼中精光闪烁,然后,他试探性的用恶魔之炎接触【异变的墓地之钥】。
  
      立刻的,一条新的提示出现在眼前——
  
      【检测到特殊副本,是否进入?】
  
      ……
  
      “否!”
  
      没有任何的犹豫,秦然就选择了拒绝。
  
      秦然不但不相信巧合,同样更加不会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想要重新进入一个没有后续的副本世界需要付出多少,没有谁是比使用过【艾默德的交易】的秦然更加清楚的了。
  
      而现在,本该结束的【黎明之剑】副本突然的出现了后续,还是依靠着原本的【墓地之钥】,秦然几乎是下意识的想到了那只巨手。
  
      除了对方之外,秦然根本想不到其它。
  
      就算是‘掮客’,也不会拥有这样的力量。
  
      至于为什么?
  
      秦然看向了手中的另外一件物品:【芬里尔的头冠】。
  
      “不甘心吗?”
  
      “所以,出现了这种显而易见的陷阱。”
  
      秦然低声自语着。
  
      有陷阱,必有.诱.惑。
  
      他手中的【芬里尔的头冠】就是。
  
      这个‘头冠’不仅吸引着那个底层伟大之物,同样也在吸引着他。
  
      如果可以的话,秦然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芬里尔的头冠】中,那些问号所代表的意思。
  
      更何况,【黎明之剑】副本能还有更多值得挖掘的事情。
  
      说不定还能让称号‘黎明之剑’再次获得提升。
  
      诸多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可秦然却毫不动心。
  
      在实力没有强大到一定能程度前,秦然绝对不会再次开启【黎明之剑】。
  
      秦然十分清楚假如他再一次进入到【黎明之剑】副本内,没有了阿夫的帮助,面对那个底层伟大之物将会是什么下场。
  
      再大的收益,一旦没命了,那也是零。
  
      清醒的头脑让秦然隔绝着‘贪婪’的鼓噪,然后,直接将【异变的墓地之钥】和【芬里尔的头冠】一同装入了背包后,静静等待一切的恢复。
  
      这样的等待并没有多久。
  
      两秒后,星空消失了。
  
      秦然再次回到了自己在巨大城市的房间。
  
      同时,含羞草也出现在了秦然的身旁。
  
      场景的转换,对于胆怯的含羞草来说是永远不可能习惯的。
  
      几乎是下意识的,凭借着小动物的本能,含羞草准确的抓住了秦然的鸦羽斗篷,整个人迅捷的缩到了秦然身后。
  
      足足一秒钟后,这才探出头来,查探着四周。
  
      当发现是华尔威街13号时,这才松了口气,不过,抓着鸦羽斗篷的手,却没有松开。
  
      显然,沉浸在之前一幕中的含羞草,还是心有余悸。
  
      一想到那只巨大的手掌当头罩下的模样,含羞草整个人就颤抖起来。
  
      秦然看着颤抖的含羞草,眉头一挑。
  
      含羞草的胆怯他是知道的。
  
      但眼前的一幕,足以刷新他对含羞草胆怯程度的认知。
  
      被自己回忆快吓哭的人……真的是说胆小如鼠,都是在侮辱老鼠的人。
  
      秦然心底叹息了一声,抬手用力一拍含羞草的肩膀。
  
      啪!
  
      脆响带起的撞击感,令含羞草回神了,看着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感受着从掌心散发出的温度,含羞不安的心迅速的平静了下来。
  
      莫名的心安感,让含羞草再次向着秦然所在挪了挪脚步,不着痕迹的拉近着两人的距离。
  
      含羞草抬起头看着秦然那被系统遮掩的面容,心底自行拼画着。
  
      不自觉的一张画像就出现在了含羞草的心中。
  
      然后——
  
      “哈哈哈!”
  
      “2567,干得漂亮!”
  
      粗狂的笑声中,无法无天推门而入,在给了秦然一个熊抱后,就用力拍打着秦然的后背。
  
      足足十几下后,这才从上衣口袋拿出了一支雪茄。
  
      “上等货。”
  
      “我用瑞秋酿造的低度酒熏制的——千万别告诉瑞秋。”
  
      无法无天提醒着秦然。
  
      “好的。”
  
      秦然笑着一点头,接过了雪茄,抬手一簇火苗出现在了左手。
  
      雪茄微微靠近,就被迅速点燃了。
  
      浓郁的烟草味中,飘散着淡淡的果味酒香。
  
      当秦然重重的吸了一口后,丝丝甜味立刻充斥在口腔内,让人不舍得吐出。
  
      看着秦然略微享受的模样,无法无天再次笑了起来。
  
      相较于之前的笑声,这一次更加的畅快。
  
      “走,去丰收酒馆!”
  
      “那些家伙可是等待好久了!”
  
      无法无天说着就揽住秦然的肩膀向外走去。
  
      秦然没有拒绝。
  
      秦然能够感觉的到,无法无天是在用自己的方式为他的归来庆祝着。
  
      含羞草也能够感觉到这一点。
  
      所以,含羞草十分的羡慕。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这样的朋友。
  
      秦然?
  
      秦然在含羞草的心底早已超越了朋友的范畴。
  
      不过,就算是这样,含羞草也是略微忐忑的开口问道:“我能去吗?”
  
      “我说不行,你会松开2567的衣角?”
  
      “而且,你是2567现在的朋友,我曾经的雇主,我怎么拒绝你?”
  
      无法无天扫了一眼,自始至终都是抓着秦然的鸦羽风衣跟在他身后的含羞草,没好气的说道。
  
      “谢、谢谢。”
  
      含羞草结结巴巴的说道。
  
      那副模样,让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无法无天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悻悻的哼了一声,只能是转移了话题。
  
      “准备好了吗?”
  
      在迈出房门的那一刻,无法无天突然问道。
  
      秦然没有回答,只是一笑。
  
      他知道好友的意思。
  
      他和‘掮客’的矛盾,手握【黎明之剑(副卷)】的消息,对于资深玩家来说不是什么秘密。
  
      盯着他、守在他房间外的玩家自然是不知凡几。
  
      可这又和他有什么关系。
  
      只是一群不需理会的陌生人罢了。
  
      秦然坦然的迈步而出。
  
      迎着那些惊讶、畏惧,以及……崇拜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