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二章 聚会
    面对着这些目光,秦然无所畏惧,坦然走出。
  
      叼着雪茄的无法无天也是毫不在乎,自顾自的吞云吐雾。
  
      含羞草则是第一时间就缩到了秦然的背后,似乎秦然的背后,就是最为安全的地方。
  
      而事实也是如此。
  
      从含羞草的角度上来说,秦然的背后,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这里,他可以无视周围的一切。
  
      不论是目光,还是不怀好意的陷阱。
  
      眼前宽阔的后背,就是一个避风港。
  
      盯着秦然后背的含羞草,忘却了周围的视线,步履轻盈的跟在秦然身后登上了类火车。
  
      而或是隐藏、或是光明正大站在华尔威街13号外的玩家们目送着秦然一行离去后,却是径直的炸了锅。
  
      就在刚刚,有大胆的家伙已经给‘极’与‘巨人’达德发送了消息,可出现的回应却是系统提示。
  
      接收消息者已经死亡的系统提示。
  
      “2567是胜利者!”
  
      “又一个唯一称号玩家出现了!”
  
      ……
  
      这样的消息,犹如是在湖面扔下了一块巨石,溅起的浪潮向着四面八方而去。
  
      很快的,就传遍了整个巨大城市。
  
      在某个好似矮小憋仄的房间内,一位苦行僧般打扮的玩家面对着一副悬挂而起的明王画像盘膝而坐。
  
      对方双眼紧闭,呼吸悠长。
  
      每一次的呼气,吸气都持续了几十秒之久。
  
      而每一次的呼吸间,对面的明王画像都会略微抖动一下。
  
      似乎,那副画像是活的一般。
  
      叮!
  
      一个呼吸间隙时,消息传来的声音,令对方睁开了双眼,可看了看好友传来的消息,对方就再次闭上了双眼,仿佛根本没有接到过这个消息一般。
  
      一切都如之前一般。
  
      一呼一吸间,人如磐石。
  
      一呼一吸间,画像抖动。
  
      一呼一吸间,人画互换。
  
      画像上出现的不再是明王,而是僧人。
  
      端坐在地上的不再是僧人,而是明王。
  
      ……
  
      巨大城市边缘,模糊不清的边际之地。
  
      一个高大的男子挥舞着大锤,不停的敲击着手中的铁块。
  
      铛铛铛!
  
      彷如是铁匠的敲击声在这里回荡,可这里却没有任何铁匠的用具,更加不用说是铁匠最重要的道具:火炉。
  
      一样都没有。
  
      但对方手中的铁块却逐渐的变形,且越来越快。
  
      片刻后,一柄寒光四色的长剑就出现在了对方的手中。
  
      可对方根本看都没有看长剑一眼,而是细细端详着自己的大锤。
  
      至于那柄长剑?
  
      早已被对方顺手扔向了巨大城市边际的模糊一侧。
  
      嗖!
  
      带着响亮的破空声,长剑接触到模糊一侧时,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早已习惯了的对方,再次拿出了一枚铁矿,准备继续敲击。
  
      而在这个时候,消息提示音出现了。
  
      “‘黎明之剑’吗?”
  
      “值得期待。”
  
      嘴中说着这样的话语,但对方却是根本没有在意。
  
      对方只是用大锤敲击着。
  
      每一次的敲击,都是一次锤炼。
  
      每一次的锤炼,都让他越靠近目标。
  
      除了那个目标外……
  
      剩下的人,他从不会放在心底。
  
      ……
  
      漆黑的房间中,几个人围拢在桌子前,交谈着。
  
      “2567赢了?”
  
      “不仅获得了‘黎明之剑’,还让‘掮客’受了重伤?”
  
      “太好了!”
  
      “这是我们的机会!”
  
      “不着急。”
  
      “是真是假还不知道。”
  
      “将‘掮客’受了重伤的消息传出去,有的是人愿意替我们去试探,究竟是真是假。”
  
      “还有2567!”
  
      “我不相信他能够不付出代价就获得这次胜利。”
  
      “嗯。”
  
      “派人去试探一下就知道了。”
  
      “希望会有惊喜等着我们。”
  
      ……
  
      随着秦然的出现,诸多隐藏在巨大城市内的人有了不一样的反应。
  
      有的人无动于衷,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事情。
  
      有的人人冷笑连连,心底满怀恶意。
  
      而有的?
  
      更是开始了又一次的布局。
  
      不过,这些暂时和秦然没有什么关系了。
  
      在丰收酒馆的庆祝会上,当无法无天和一众熟人在酒精的作用下,都变得晕乎乎的时候,秦然拎着醉酒到昏迷的含羞草走到了吧台前。
  
      “你可是今天的主角,不应该拥有这副清醒的模样。”
  
      瑞秋笑着说道。
  
      “我习惯清醒。”
  
      “更何况,彻底醉了的人,有一个就够了。”
  
      秦然就好似拎宠物猫般,拎起含羞草的后脖领,朝着瑞秋晃动了两下,以做示意。
  
      整个过程,含羞草不仅没有清醒,反而是哼唧着用后脑蹭了两下秦然的手背后,陷入了更深沉的睡眠。
  
      秦然可以肯定含羞草是第一次参加这种聚会。
  
      虽然还是胆怯,可也饱含欣喜。
  
      因此,才会面对勒梅递来的酒来者不拒。
  
      ‘炼金师’勒梅除去高超的炼金术外,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身高和喜好烈酒。
  
      不足一米五的身高,喝着【烈焰冰湖】这样让无法无天都闻之色变的烈酒,与这样的人对干,含羞草能够坚持十轮,已经让秦然感到了惊讶。
  
      对于十轮后,干脆醉倒的含羞草,秦然也不意外。
  
      毕竟,曾经不服输的无法无天也和勒梅进行过一次友谊赛,在第四轮的时候,就醉得不省人事。
  
      而在此之前,无法无天是丰收酒馆中,最能喝的那个。
  
      “他是一个诚实的年轻人。”
  
      “不像你这样奸猾。”
  
      “免费赠送,可以快速醒酒——你可以选择自己喝,还是喂他。”
  
      “事先声明,今天我只调这一杯。”
  
      酒馆老板娘揶揄着端来了一杯夹杂着蜂蜜、柠檬的冰水。
  
      “谢谢。”
  
      秦然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真是干脆。”
  
      酒馆老板娘一边说着,一边面带微笑的看向了在远处悄悄望着这里的工匠。
  
      顿时,被发现的工匠就扭过了头,身上的气息越发的冷淡了。
  
      “怎么了?”
  
      被冷意刺了一个激灵的无法无天看向了工匠。
  
      “喝酒。”
  
      工匠拿起勒梅的【烈焰冰湖】,整瓶塞入了本就意识开始模糊的无法无天嘴里。
  
      咕咚、咕咚。
  
      两口之后,无法无天彻底的意识模糊,醉倒在了桌底。
  
      注视到这一幕的酒馆女老板娘,笑得越发开心了。
  
      她拉开了吧台一侧恶矮门,向着秦然示意道:“走了,带你参加一个聚会,那些家伙都想见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