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六章 暗藏
身躯僵直的卡尔斯、马克,早已被眼前连续的变化震惊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无法无天,他们认识。
  
  在两人的认知中,无法无天就是一个毫无威胁、缺心眼、爱烟爱酒,类似瑞秋跟班一般的人物。
  
  但,这是刚才之前。
  
  而现在?
  
  面对着无法无天他们如临大敌。
  
  一个跟班可不会有震慑两个入阶者的实力。
  
  至于含羞草?
  
  胆小的含羞草在某些方面来说,也是相当有名的,卡尔斯、马克也是知道的。
  
  只是他们从没有想过,传闻中胆小无害的含羞草,竟然会是这样的可怕。
  
  看着一步步走来而当含羞草,卡尔斯、马克僵直的身躯开始颤抖了。
  
  既因为恐惧。
  
  还因为本能。
  
  他们仿佛被食物链顶端的某只怪兽注意到了。
  
  更让他们恐惧的是……
  
  这只怪兽是食肉型的。
  
  “这里是瑞秋的房间,你们想过在这里出手的后果吗?”
  
  马克高声尖叫。
  
  舌头被无法无天抓住的对方,话语模糊不清,只能依靠尖叫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意思。
  
  “那有怎么样?”
  
  无法无天嘟囔着。
  
  含羞草发出了一声轻笑。
  
  无法无天的手掌在握紧。
  
  就如同他刚刚说的那样,他准备将两人的舌头拔出来。
  
  含羞草的身影在靠近。
  
  他准备将两人喂狗。
  
  至于两人所说的威胁?
  
  系统会随之而来的惩罚?
  
  很抱歉,不论是无法无天,还是含羞草,两个在醉酒状态下的人,都不在乎。
  
  前者在酒精的作用下,彻底的放开了平日中的对抗、压抑,将压抑的杀意、杀心全部的释放了出来。
  
  后者则更是干脆连性格都发生了转变。
  
  同样是压抑到极致的改变。
  
  同样是性格上的缺陷。
  
  以及……
  
  同样到让人怀疑人生的强大。
  
  
  在两人气息的波及中,两个入阶者就好似在海上遭遇到了暴风雨的小舢板,随时有着覆灭的危险。
  
  然后——
  
  啪!
  
  一个酒瓶拍在了无法无天的后脑上。
  
  “给我冷静点。”
  
  “还有你这个家伙。”
  
  瑞秋出现在了几人中间,一把拎起本就酒醉,又被酒瓶砸得晕乎乎的无法无天,然后,手中的另一个酒瓶塞入了含羞草的嘴里。
  
  咕咚、咕咚。
  
  一瓶不下于【烈焰冰湖】的烈酒,就这么的被含羞草喝了个干干净净。
  
  上一刻还散发着好似凶兽气息的含羞草,下一刻就摇晃了两下,彻底的醉倒在地,发出了阵阵鼾声。
  
  “一个两个都是不让人省心的家伙。”
  
  “你这个混蛋总是会引来这种奇奇怪怪的家伙。”
  
  “每次都要我给你擦屁股!”
  
  “告诉你,你欠老娘的账翻倍了!”
  
  酒馆女老板拎着无法无天的领口,大声的咆哮着。
  
  “嘿、嘿,瑞、瑞秋。”
  
  醉意朦胧的无法无天向酒馆女老板打着召唤,但这并没有让酒馆女老板选择原谅无法无天,本身是用来调酒的冰桶,就这么被酒馆女老板扣在了无法无天头顶。
  
  “给我好好的清醒一下。”
  
  冷哼了一声,酒馆女老板目光看向了站在原地的卡尔斯、马克。
  
  看到酒馆女老板的目光,卡尔斯、马克两人就是一抖。
  
  做为这个松散小组织的成员之一,卡尔斯、马克都是知道眼前这个女人究竟多么的强大。
  
  也正因为这样,他们这个松散组织的聚会地点才会是丰收酒馆,而不是其它地方。
  
  事实上,在瑞秋出现的刹那,被‘解去’束缚的两人,真的想要逃跑——假如,这里不是丰收酒馆,不是瑞秋的房间的话。
  
  系统一向是公平的。
  
  给予某些限制的同时,也会给予某些权利。
  
  就好似,他们进入这里时,需要瑞秋同意,而瑞秋不能够伤害进入到这里的他们,但在离开时,也需要瑞秋的同意一样。
  
  “我没有背叛你或者任何一个人。
  ”
  
  “我只是嫉妒2567。”
  
  面对着酒馆女老板的目光,卡尔斯很直白的说道。
  
  而这种看似直白的话语,则把马克推到了台前。
  
  马克向着卡尔斯投去了一记恨意的眼神后,就将双手高高举起。
  
  “好吧,我承认。”
  
  “我是背叛了大家,但我的背叛并没有让大家遭到实际的损失!”
  
  “所以,我愿意用行动来弥补我的过程。”
  
  马克略带狡辩的说道。
  
  “没有实际损失?”
  
  “与掮客暗通款曲,准备将我们一网打尽,不算实际损失吗?”
  
  “还是与那些守望者互通有无,出卖我们的行动消息,不算实际损失?”
  
  “如果这些都不算,那么,马克你认为所谓的实际损失是什么?”
  
  酒馆女老板的话一出口,马克被系统遮掩的面容就大变。
  
  马克根本没有想到,他所做的、自认为隐蔽的事情竟然都被瑞秋看在了眼中,而对方之所以没有说出来……
  
  “你在利用我?!”
  
  马克惊怒道。
  
  酒馆女老板没有回答,只是一抬手。
  
  顿时,马克消失在了眼前。
  
  并不是死亡。
  
  只是驱逐。
  
  驱逐离开属于自己的房间。
  
  然后,酒馆女老板转过头,看着卡尔斯。
  
  “嫉妒也有错吗?”
  
  “这是正常的情绪,任何人处在我的位置,都会有着类似的情绪。”
  
  卡尔斯再次解释着。
  
  酒馆女老板仿佛赞成的点了点头,可随即的话语就让卡尔斯哑口无言。
  
  “嫉妒当然没有错,任何人都会嫉妒,我也会有,但我会控制我的嫉妒,不会让嫉妒控制我做出一些不可饶恕的事情来。”
  
  “还是说,你本身就是带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加入我们的?”
  
  “‘魔女遗产’守护者之一的卡尔斯先生。”
  
  酒馆女老板的话语如同是惊雷一般在卡尔斯耳边回荡。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卡尔斯惊愕的看着酒馆女老板。
  
  
  “最开始的时候。”
  
  酒馆女老板回答着。
  
  “是因为吴?”
  
  “只会是吴……她的能力在某些方面就是无解的,即使我再怎么小心,也会被她一眼看穿。”
  
  卡尔斯没等酒馆女老板回答,就苦笑起来。
  
  然后,卡尔斯就陷入了沉默。
  
  卡尔斯知道,他早已被看穿了。
  
  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反而说的越多,暴露的就越多,失去的筹码就越多。
  
  酒馆女老板也没有再次开口,抱着肩膀靠在吧台上,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而这样的等待并不长,至多也就是两三秒钟。
  
  收到了信息的酒馆女老板一笑,给予了许可。
  
  丰收酒馆的门再次开启,杀意未散的秦然缓步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