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七章 隐匿
    为什么秦然会从外面进入酒馆?
  
      为什么秦然身上杀意未散?
  
      几乎是一个瞬间,卡尔斯就猜到了。
  
      然后,卡尔斯越发的苦涩了。
  
      这就是一个陷阱。
  
      彻头彻尾,针对他和马克的陷阱。
  
      一开始聚会时,没有出现其他人,他就已经心有疑惑,但是随着吴的出现,他的疑惑又被抛开了。
  
      因为,在这个松散的小组织内,所有人都很清楚:吴是没有战斗力的。
  
      或许,在某些方面,吴的强大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但相对的,那样的‘强大’,换来了必然是致命的弱点。
  
      所以,任何、可能会爆发冲突、战斗的地方,吴都不会出现。
  
      尤其是,在传来了游戏房间也不是绝对安全后,吴的出现,会让这个松散小组织内的所有人认为是安全的。
  
      卡尔斯也不例外。
  
      并且,卡尔斯继续按照计划试探着吴。
  
      不仅是因为守护者们想要知道吴的能力上限在哪里,卡尔斯也想要知道。
  
      毕竟,这种仿佛‘预言’般的能力,实在是太罕见了。
  
      罕见到,即使是在巨大城市,都绝无仅有的地步。
  
      不然的话,守护者组织也不会‘主动’露出破绽,还派出他潜入到这种松散的小组织中。
  
      不过,这些现在都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该怎么样才能够活下去。
  
      卡尔斯不会怀疑眼前瑞秋的心狠手辣
  
      就和他不会去怀疑秦然的杀伐果断一样,只要是收集过秦然信息的人,就都知道这一点。
  
      面对这样的局面,卡尔斯不打算再等下去了。
  
      他不希望用自己的生命去测试秦然的耐心。
  
      “我可以用一个消息来换回自己的生命!”
  
      “我保证这个消息是物超所值的!”
  
      “相信我,当你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的诚意——只要2567、瑞秋你们愿意和我签订一份互不伤害的契约。”
  
      卡尔斯看着秦然、瑞秋非常干脆的说道。
  
      每个人都不希望面对死亡。
  
      哪怕是入阶的卡尔斯也不例外。
  
      甚至可以说,正因为他入阶了,站到了普通玩家无法站到的位置上,他才会更加的珍惜自己的小命。
  
      “一个消息?”
  
      “这可不够。”
  
      瑞秋笑着开口了。
  
      秦然则是将这种交涉完全交给了专业人士。
  
      他相信瑞秋会给他和自己谋求到最大的利益。
  
      就如同瑞秋相信他会很好的解决马克,从而为他开启了一条‘密道’一样。
  
      秦然弯下腰,将完全醉倒的含羞草抱到了一旁的椅子中,然后,再把哪怕戴着冰桶,都犯迷糊的无法无天拉到了旁边,看着两人的模样,秦然暗自叹息了一声。
  
      秦然不是傻瓜,当那条‘密道’出现的时候,他就明白过来,无法无天、含羞草两人突如其来的爆发,打乱了瑞秋的布局。
  
      秦然不知道瑞秋最终想要做什么。
  
      可他知道,治疗名单上要多出一个名字了。
  
      “暗藏杀机的食人花吗?”
  
      看着发出鼾声的含羞草,秦然轻声自语着,目光看向了走来的酒馆女老板。
  
      酒馆女老板轻盈的步伐,代表着对方不错的心情。
  
      而能有着这样的心情,自然是收获不错。
  
      “请你的。”
  
      “蜂蜜水配了一些我自己种植的薄荷。”
  
      酒馆女老板将一杯饮料推到了秦然面前。
  
      “如果有下次需要我配合,请提前告知。”
  
      秦然端起杯子,微微抿了口。
  
      浓郁的甜味立刻充斥在了口腔内,但却没有单纯糖类发腻的感觉,有着的只是蜂蜜本身的香味,配合着丝丝薄荷的清凉,秦然忍不住的又喝了一口。
  
      感受着甜味与凉意在舌头上的碰撞,秦然不由惬意的眯起了双眼。
  
      不过,他并没有忘记提醒对方。
  
      “我保证,这是一个意外!”
  
      “我没有任何要把你搅进来的意思。”
  
      “在我的计划中,你和他们的交际只有之前在小厅内的那一次,之后会是和其他人的见面……”
  
      “谁知道这两个家伙会突然发疯。”
  
      酒馆女老板看了看挚友无法无天,又看了看含羞草,最终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厨刀。
  
      当然,并不是就这样算了。
  
      而是面对两个醉酒的人,这样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至少,要等到两人醒酒。
  
      “是的,这是一次意外。”
  
      “所以,我才坐在这里喝着你调制的饮料。”
  
      秦然点了点头这样的说道。
  
      既是提醒,也是警告。
  
      他愿意相信对方,因为无法无天,也因为对方一直以来表现出的善意,但这并不代表秦然会无动于衷到无视这次事情。
  
      “抱歉。”
  
      瑞秋再次的表示了歉意后,迅速的给予了实际补偿。
  
      【玩家瑞秋向你交易噩梦套索,是/否同意?】
  
      “同意。”
  
      秦然给与了肯定的回答。
  
      一件传说级别的装备、道具,远比任何话语来的有力。
  
      “这是我能做主的道具。”
  
      “剩下的,是吴必要的支出。”
  
      酒馆女老板说道。
  
      必要的支出?
  
      使用那种卡牌占卜需要耗费传说级别装备?
  
      秦然心底猜测着。
  
      不过,却没有问出口。
  
      玩家间的规矩,秦然是知道的。
  
      没人喜欢被窥探隐私。
  
      巨大城市内的玩家们尤为如此。
  
      因此,在面对某些事或者在某些场合时,玩家们更愿意用私信交流。
  
      酒馆女老板、秦然也不例外。
  
      瑞秋:卡尔斯用两个消息换回了自己的小命。
  
      瑞秋:两个消息和我们都有关。
  
       2567 :我们?
  
      瑞秋:嗯,我们。
  
      瑞秋:燃烧瓶!希顿!
  
      ……
  
      酒馆女老板用私信回答着。
  
      秦然的双眼瞬间眯了起来,内里精光闪烁。
  
      ……
  
      巨大城市,某处隐秘居所内,‘掮客’揉着太阳穴。
  
      分出的一丝灵魂被干掉,即使对于‘掮客’来说也是极为严重的伤势,而且,还伴随着令人不堪忍受的后遗症。
  
      灵魂的切割,是超过肉.体十倍、百倍的。
  
      但在承受着这样疼痛时,‘掮客’却是笑着的。
  
      “虽然失败了,但也算是成功了。”
  
      “接下来……”
  
      “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2567真是让人意外吃惊的对手,那些所谓的守护者,真想要看看你们面对他时的表情啊!”
  
      “可惜,我暂时看不到了。”
  
      ‘掮客’自语着站了起来。
  
      一旁的登记者立刻将一杯酒端了过来。
  
      “【俄塞里斯之酿】,我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它的味道了。”
  
      说完,‘掮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接着,‘掮客’整个人就软倒在了椅子中,陷入了最深层次的睡眠。
  
      而在‘掮客’陷入沉睡时,巨大城市的某个小巷子内,一个人却突然的醒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