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八章 再现
坐在类火车的座椅中,秦然打开了手中来自燃烧瓶的请帖。
  
  与封面上单一的组织标记一样,请帖内部也很简练。
  
  塞隆耳小道19号。
  
  在请帖内,只有这样一个地址。
  
  但这对于秦然来说,却足够了。
  
  他只需要一个地址。
  
  然后,前往这个地址,从对方嘴里得到想要的信息后,再将对方干掉。
  
  至于和解?
  
  别开玩笑了,对方之前那种饱含杀意的恶意,秦然不认为双方有和解的可能。
  
  不过,有一点秦然是没有预料到。
  
  燃烧瓶的首领希顿竟然会和‘魔女遗产’的守护者有关系。
  
  按照卡尔斯所说,希顿不仅是守护者之一,还是一个有着一定身份的头目。
  
  “那么……”
  
  “燃烧瓶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存在呢?还是守护者的一个外围组织?”
  
  秦然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扶手。
  
  从现有的消息来猜测,秦然是倾向于后者的。
  
  而正因为这样,秦然对于‘魔女遗产’守护者这个组织越发的好奇了。
  
  “好似蒲公英般随风散落,然后生根发芽。”
  
  “但,最初的根源在哪?”
  
  秦然思考着。
  
  这个根源,并不是指‘魔女’。
  
  ‘魔女’实在是太明显了。
  
  秦然想要寻找的根源是:第一个‘魔女遗产’守护是建立了‘魔女遗产’守护者组织的人。
  
  对方为什么要建立这个组织?
  
  对方和‘魔女’是什么关系?
  
  还是说,对方已经接触到了‘魔女遗产’?
  
  诸多的猜测,开始在秦然脑海中浮现。
  
  一直到‘列车长’提醒他下车,秦然才从椅子中站了起来,走下了类火车。
  
  车站是在一个小巷子口对面,当类火车离开后,秦然一眼就看到了对面立着的街牌,以及街牌上的塞隆耳小道19号的字样。
  
  字迹有些模糊了,就如同站在街牌下的人一样。
  
  黑色的帽兜斗篷明显拥有着特殊的效果,不仅加强了对方的隐蔽效果,还让对方的气息变得若有若无。
  
  不过,在秦然的目光扫视而来时,对方却是主动的站了出来。
  
  “2567?”
  
  对方这样的问道,接着,就好似非常肯定一般,完全没有等秦然回答的意思,径直的说道:“跟我来。”
  
  说完,对方转身进入到了小巷,而且,脚步极快。
  
  当秦然穿过街道来到小巷子口的时候,对方早已没有了踪影。
  
  面对这样的一幕,秦然冷笑出声。
  
  就如同他猜测的那样。
  
  对方邀请他来,并不是打算和解的。
  
  在秦然的感知中,能够清晰的察觉到有三个人埋伏在小巷子内,包括那个领路人在内,三人都散发着显而易见的恶意。
  
  而在巷子的尽头,一股更强、更浓郁的恶意正在散发出来。
  
  与记忆中的恶意气息一般无二。
  
  燃烧瓶,希顿!
  
  没有犹豫,略微计算了距离后,秦然迈步走进了巷子。
  
  啪!
  
  啪啪!
  
  靴子踩在潮湿、留有积水的地面上,发出了声声脆响,回荡在遍布着无色无味毒烟的小巷内。
  
  在光线的遮蔽下,数只蝎子、蜘蛛好似变色龙般融入了周围,静静的等待着秦然的靠近。
  
  站在一处阴影内的领路者,紧盯着秦然。
  
  他在计算着秦然毒发的时间和秦然的步伐。
  
  这种无色无味的毒烟是希顿的收藏之一,具有极高价值的一次性物品。
  
  “就算是达到了SSS级别的体质,在这些毒烟中也会受到影响,更加不用说还有他们操纵的那些毒虫了!”
  
  “你会在毒烟中衰弱,而那些毒虫却是会增强!”
  
  “只不过是一个走运达到入阶的家伙,竟然敢小觑我们燃烧瓶,我们一定会好好教训你的!”
  
  心中暗自发狠的领路者握紧了手中的匕首。
  
  此刻,秦然距离他的最佳出手点,只有五步了,距离那些毒虫更是只剩下两步不到。
  
  可就在这时,一直缓步前行的秦然却是脚步一顿。
  
  然后,身影就这么消失了。
  
  领路者瞪大了双眼,战斗的本能让他下意识的就要启动防御力场,可这个念头刚刚浮现,领路者整个人就完全的失去了反应。
  
  嘶、嘶嘶!
  
  头顶生长着一根根细角的毒蛇幻影,就这样的将领路者、埋伏在巷子内的人和巷子尽头的希顿,都笼罩其中。
  
  这是之前秦然的计算。
  
  他没有时间和这些连入阶者都不是普通资深者纠缠。
  
  同样的,从卡尔斯那里得到了希顿详细信息的他,也没有时间和希顿玩什么迂回游戏。
  
  万蛇的嘶鸣在巷子内回荡。
  
  烈焰的焚烧在巷子内升腾。
  
  入阶级别的恶魔之炎从秦然左手中不断飞出,呼吸间,整个小巷就变为了一片火海。
  
  领路者和那些埋伏在巷子内的人、毒虫,瞬间的化为了飞灰,而希顿则在烈焰中发出了连续的怒吼。
  
  防火的魔法符文在希顿身上闪烁。
  
  令希顿没有第一时间受到恶魔之炎的伤害。
  
  可这些符文也仅仅是支持了片刻,就变得摇摇欲坠了。
  
  希顿预料到了秦然火焰的强大,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些火焰竟然强大到这种程度,连他特意准备的防火装备都无法抗衡。
  
  不能再等下去了!
  
  心底做出决定的希顿一声大喊,出动了底牌。
  
  “2567!”
  
  在喊声中,希顿从身后抽出了一支标枪,径直的投掷而出。
  
  嗖!
  
  带着破空声,希顿扔出的标枪就这么的消失了。
  
  当标枪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变为了十根!
  
  它们如同暴雨般,从秦然的四面八方射来,带着完全超出传说、史诗级别装备、道具的威势。
  
  “入阶者可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的!”
  
  “不单单是属性,还要有某件入阶级别的装备、道具时,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入阶者!”
  
  “甚至,后者才是最为重要的!”
  
  “一件入阶级别的装备,足以扭转一场战斗!”
  
  “这是你这种半吊子入阶者所不能知晓的!”
  
  希顿看着被标枪包围的秦然,大声的喊道。
  
  声音中说不出的得意与骄傲。
  
  一件入阶级别的装备、道具,即使是对于入阶是相当宝贵的。
  
  而他也正是因为这件装备,才有资格成为守护者中的头目,获得着普通玩家难以想象的资源。
  
  “现在,给我去死吧!”
  
  “而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了!”
  
  希顿一边说着,一边抬起了右手,摘下了手套。
  
  顿时,一个赤红色线条围绕着的诡异笑脸在烈焰中闪现。
  
  搜索引擎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