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恶魔囚笼 > 第十一章 擦肩而过
    跟在吴的身后,秦然走到了连接小厅与酒馆前厅的走廊内。
  
      吴站在那盏壁灯下,暗红色的地毯在灯光中,散发着一种淡淡的柔和感。
  
      “你的披风不错。”
  
      “乌鸦的羽毛,很耀眼。”
  
      吴缓缓的说道。
  
      “是斗篷。”
  
      秦然眉头一皱,矫正着对方话语中的错误。
  
      “斗篷?”
  
      “没有帽兜的斗篷,也真是奇特,就和我在这里遇到了你一样……2567你相信命运吗?”
  
      吴用低沉沙哑的语调,变得越发的缓慢了,似乎整个人都陷入到了回忆之中。
  
      秦然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可以清晰的察觉到,对方刚刚是故意那样说的,为的就是引出所谓的‘命运’。
  
      命运?
  
      秦然是不信的。
  
      就如同他相信人生而不等一般。
  
      或许残酷,但这就是现实。
  
      不过,秦然并不喜欢和一个陌生人谈论这些,也不希望陷入对方的节奏中。
  
      “那张【幸运卡】是真实的?”
  
      “还是一个玩笑?”
  
      秦然斟酌用词,将‘陷阱’变为了‘玩笑’。
  
      当然了,如果真的是玩笑,哪怕有着瑞秋在中间调和,对方也必然会上秦然的黑名单。
  
      庆幸的是,这并不是一个玩笑。
  
      吴静静的看了秦然两秒,仿佛是想要穿过系统的遮掩,看到秦然真实的面容一般。
  
      “不是玩笑。”
  
      “我只是想要和你多说几句话而已。”
  
      话语中,吴发起了交易。
  
      【幸运卡】出现在了交易栏内,而且,吴已经点击了确定。
  
      这个时候,只需要秦然点击确定,【幸运卡】就到手了。
  
      完全就是白送!
  
      可秦然却没有这么做。
  
      他抬起头扫了吴一眼后,就将身上所有的积分、技能点,还有【达尼昂之握】【幻影之刺】放入了交易栏。
  
      然后,点击了确认。
  
      秦然长久一来养成的谨慎习惯,压抑着躁动的吝啬之心。
  
      秦然不知道吴为什么这么做。
  
      但他知道【幸运卡】的价值。
  
      他也知道自己和吴的关系,只是陌生人。
  
      对于秦然来说,有着这两点就足够了。
  
      哪怕是再大的价值、利益,可面对一个陌生人,秦然还是知道该如何做的。
  
      他不会平白无故的接受一个陌生人的给予。
  
      毕竟,这已经超出了怜悯、施舍的范畴。
  
      更何况,就算是怜悯、施舍,秦然同样也会选择拒绝。
  
      为什么?
  
      自尊心吧。
  
      可怜、可笑的自尊心。
  
      那是秦然唯一的、仅有的东西了。
  
      秦然不想要再失去了。
  
      “或许会有误差,但不会太大。”
  
      “如果不符合你心底的价位,我可以补差价。”
  
      秦然说道。
  
      “不用了,刚好够了。”
  
      吴摇了摇头。
  
      “嗯,再会。”
  
      秦然一点头,转身就向门走去。
  
      吴看着秦然的背影,直到秦然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后,这才呢喃自语起来:“一模一样、一模一样……这是命运的恩赐吗?”
  
      卡牌随着呢喃声从吴的袖口中飞出。
  
      十二张卡牌围绕着吴飞舞,牌面不停的变幻,仿佛是花丛中的蝴蝶。
  
      最终,十二章卡牌一同定格。
  
      十二张不同的牌面分为左右,出现在吴的面前。
  
      左面依次为:云端、河流、森林、旷野、山巅、晨曦。
  
      右面依次为:饥饿、战乱、灾害、瘟疫、黑暗、混沌。
  
      ……
  
      没有一张卡牌是相同的。
  
      而这并没有结束。
  
      十二张卡牌迅速的重叠交替、来回变幻。
  
      它们中有骑士、恶魔、野兽。
  
      它们中还有宫殿、权杖、王冠。
  
      最终化为了……
  
      ……
  
      身后的门关上了,秦然没有再理会吴。
  
      在秦然的心中,对方就是进行了一次交易的玩家,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了。
  
      绕过吧台。
  
      爬在那里的含羞草,立刻就跳了起来。
  
      “2567!”
  
      “我、我……”
  
      含羞草想要解释一下,关于之前他醉酒的事情,但话语到了嘴边,却是尴尬、羞涩的什么都说不出来。
  
      甚至,整个人都向着旁边缩了缩。
  
      完全一副胆小、无害的模样。
  
      正常状态下的含羞草,就是这副令被形容成胆小的动物们都鄙视的模样。
  
      但这种状态下的含羞草,却是秦然最为熟悉的。
  
      同样,熟悉的还有无法无天。
  
      身上水迹未干的无法无天,坐在高脚圆凳子上,背部靠着吧台,手也搭在上面,嘴里叼着的雪茄,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话语。
  
      “怎么样?”
  
      “里面怎么样?”
  
      “瑞秋那小气的家伙,完全不让我进去。”
  
      “真是该死的规矩。”
  
      无法无天抱怨着。
  
      “很一般,没有这里好。”
  
      秦然说着向周围的几个熟人打着招呼,然后将之前打包的战利品全都交给了无法无天。
  
      “老规矩。”
  
      秦然说道。
  
      “知道了。”
  
      无法无天比划了一个放心的手势后,就开始联系买家。
  
      而含羞草则是在旁边忐忑的看着秦然。
  
      含羞草不知道醉酒之后发生了什么。
  
      但含羞草知道,他醉酒后就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不论是他的亲人,还是他那些虚伪的朋友们,在他唯一一次醉酒后,就再也不让他碰酒了。
  
      虽然他的酒量真的很好……
  
      “走了。”
  
      秦然说道。
  
      “嗯?”
  
      含羞草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秦然。
  
      “走了,送你回家。”
  
      “巨大城市内虽然有着机械执法者,但是漏洞太大了。”
  
      秦然说着就迈步向前走去。
  
      含羞草看着前行的秦然,愣了两三秒,当秦然的手碰到酒馆大门时,这才反应了过来。
  
      “等等我,2567!”
  
      含羞草快步的追了上去。
  
      两人的身影一同消失在了酒馆的门后。
  
      ……
  
      哼着莫名的语调。
  
      一道身影步伐轻快的行走在街道上,他的目的地是丰收酒馆。
  
      一个令他不喜欢,却不讨厌的地方。
  
      “能够进去喝一杯真是太好了。”
  
      对方自语着,哼唱的语调越发的愉快了。
  
      哪怕看到了一同走出来的秦然、含羞草时,也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就是两个事不关己的人。
  
      双方擦肩而过。
  
      那人脚步不停的进入到了丰收酒馆内。
  
      秦然的脚步却是一顿。
  
      “怎么了?”
  
      含羞草问道。
  
      “没什么。”
  
      秦然眉头一皱,不过,却没有多说什么,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就再次迈步前行。
  
      含羞草这一次紧紧的跟了上去。
  
      一步不落。